说去那时答应给枭凌的新武器,是真的我现在这里还真的没有好的武器给她,不过我也不是空手说白话,既然说枭凌的战斗方法很适合当一个刺客,那么一直不断的增加他的实力还不如教她如何的去当一名刺客,虽然说我也是半斤八两吧但这一点的技巧还是可以传授的。

    “先吃饭吧,一会一定会给你些好东西”,我这说完也是继续的吃起了东西,不过枭凌那面容还是一直的盯着我看,这个脾气倔的丫头我还真的没什么办法,从风袋里面掏了掏,也是直接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袋子,拿着就往旁边到倒了起来,这掉出来的武器不说有上百件,但还是有七八十件的。

    这一堆的武器里面,什么刀枪棍棒,大锤小锤双锤什么的,应有尽有,想想当初我在月火学院的时候,可是抢了不少人的武器财宝什么的,不过那些东西到了现在也都用不上,不过此时的这些武器到是能派上些用场。

    枭凌看到了这一堆武器,两眼也是冒着光,一头钻了进去也是来回不断地找,但是这找完了之后却是一脸要杀了我的样子。

    要是不给她个交代以她的那样子即使不杀了我也要消掉我的一层皮,我这脸色也是虎了起来,“枭凛,我想了一段的时间,你个各方面才能都是偏靠着刺客,暗杀一类的,所以今天,这些的无武器你都要给我好好练习,运用,以防到时候有什么不测之需”。

    这平常的跟着枭凌好好说话,她都是代答不理的,但是我这一虎着脸,我这顿时间的严肃感觉上了很多,这丫头也是才听我的话,这果然话说完了之后她也是一直盯着这些武器不停的看着。

    我这拿起了肉吃着,吃了一会也是走到了这堆的武器面前,拿起了一个打锤子就乱耍了起来,这一番的耍过之后,我也是不知道我到底是干了什么东西,不过这看着的枭凌的脸上却深入了一番的思考。

    这些的武器我虽然没有用过,但是结合着我以前的看到了那些战斗,再加上我的这一身实力虽然说是多余的动作很多吧,但有了这力量大多数的东西还都是能演变出来,个个的武器都给枭凌耍了几遍,看着那丫头沉思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他懂了多少。

    这一番的功夫下来,还是有些疲惫的坐在这里也是朝着枭凌看起“你尊我这都是和以前的那些对手战斗中磨炼出来的,这些的东西可是一笔很是宝贵的财富,当年多少人要你尊我传授我都没教,如今把这些东西都穿给了你,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说完我也是战起了身走去了出,然后飞快的找到一棵树就爬了上去。

    说实话,我还真的是怕枭凌在问我什么不懂得地方的,我这半斤八两的技术,要在高手的面肯定不够看,但是这多多少少也都是能让枭凌从中学到些什么东西吧。

    看着那山洞里面半天没个动静,我也是渐渐的在这棵树上睡着了,这一眨眼的功夫,也是直接倒了下午,这正头上的太阳已经变换了位置,这夕阳的光辉洒了下来,这当然不是我自己醒的,而是感觉这棵树有了颤抖的。

    有了这股的感觉,难道说那鸭丫头来找我抗议了,想想我也是头疼,难道说让城市里面的其他人教教她吗。

    “我说,枭凌啊”,我这转头朝着树下面说去枭凌那家伙的身影我没看到,但却看到了一个浑身血红色的虎在这树洗面把着,看到了我之后也是冲我嗷嗷的叫着,没想到这小家伙醒了。

    这直接的跳到了树洗面,这家伙两只爪子把在我的身上就朝着我一顿的舔啊舔啊,时不时的还在我的旁边转几圈,冲着我嗷嗷的叫。

    看着它的这样子,哪有她母亲那样的雄壮,这家伙现在的样子就和我当年的那头银狼一样,不过我的那银狼也没说有它这样子。

    从旁边的树上弄了一根的树枝朝着前面的地方就扔了过去,这家伙看到了之后也是直接一溜烟的跑出去追了,没一会也是跑了回来,嘴里面把那东西放在了我的面前。

    仔细的盯着这老虎看了一会,这家伙的父亲不会是一条狗吧,老虎威武的样子在这家伙的身上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来来回回的扔了几回,这样子和狗真没什么区别,那到时候就送给枭凛当动物养着吧。

    在这里打了个哈欠,这扔出去半天了的树枝也没见那老虎回来,这抬脚朝着它走了过去,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真是给我吓了个不行,这家伙半天没回来,这原来是脑袋卡在了竖叉上。

    我扔出去的那木枝就在她头上两三厘米的地方,它的脑袋卡在了那树枝中间,不管它怎么的张嘴去咬啊,就是咬不到,这费了半天的力气好不容易咬到了,这他喵的四只爪子不断地在这空抓着就是抓不到任何东西,脑袋卡在那树枝中间嗷嗷嗷的叫个不停。

    看着它我对她它也是有了个新的认识,真的,把它说成狗都算是我夸它了,这家伙看起来真的是比狗都要蠢的太多太多了。

    伸手削掉了那树枝这老虎也世直接掉了下来,被我一把给接住,这把嘴里面的树枝放到了我的怀里,伸着舌头也是不断的在舔着我的脸。

    把这家伙放了下来也是一直在粘着我,不断的在我身边蹭着,这突如其来的从旁边的草丛中窜出了一头野兽,我看到没没什么反应,但当时直接是给这老虎吓了个够呛,钻到了我后面就是冲着我们前面的那野兽就是狂叫。

    那野兽也是直接朝着我们扑了过来,而我这后面的红色老虎当时就不淡定了,干脆直接缩到了我后面发抖了,我看着这东西也是无可奈何,挥手间直接把这冲来的野兽撕成了两段,带着这老虎也是朝着枭凌哪里走去。

    这不知不觉间天色都已经变得漆黑,我也没有要在这里过夜的习惯,家里面的那床睡着多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