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虎仿佛是刚生来还并没有多久的样子,虽然说它现在在地上不断地趴着滋滋丫丫的叫着,但是那行动和整个的样子看起来也并没有生出来超过几个月。

    回头看了看那个巨虎,再看看这个红虎,它们样子也未免差的太多了吧,虽然说它们的样子都是虎一类,但这小东西的毛发比那个颜色深得太多,而且这骨骼上去也明显有着不同,最重要的是,这一头还在自己玩耍的红虎头上却有着一只蓝色的角。

    深红色的剃毛,配上一个蓝色的角这小东西长得未免也是太过的神奇,不过和小家伙独自玩了一会就到处乱跑,嗷嗷嗷的大叫了起来。

    看着它的那样子,我也不知道它要干什么,同时那个头巨虎也是张着嘴嗷嗷的冲我吼着,听起来很是虚弱,但就这样它还张着嘴叫喊着。

    伸手微微一动,它身上的那些木属性气息做出来的木藤直接被我弄了下来,这巨虎没了那禁锢之后也是想要站起来,不过此时虚弱的它早就已经没有那站起来的力量,看着这样子,这样也就离死不远了。

    看着他的那样子一直注视着那头小虎,过去抓着那小虎就一把把它扛上,一跳也是直接来到了那头巨虎的旁边,把这小虎放到了它的旁边。

    这巨虎现在已经站不起来,哪舌头不停的一直在舔着这小虎,这时间不断的过去,那巨虎身上感觉也是越来越虚弱,而那感觉到能量异常多的地方就是那巨虎的舌头上。

    那些的能量由那舌头一直不断的在小虎的身上舔着,这能量也是不断的朝着小虎的身上输送,小虎渐渐的睡了过去,而那巨虎却是渐渐的连喘息都难,再到了最后直接死去。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还是让我有些触动,一个不知道是母亲还是什么的能把自己的所用力量生气都转到这个小家伙的身上,着实还是让我有些感动,现在也不能把这东西直接扔在这里,也许它长大了会有很大的实力,但是现在那正睡觉的小老虎却没有。

    走到了这东西的身边想要把这家伙抱走,但就这样让这头巨虎爆死在这里感觉也不能么好,在这山洞里面挖了个大坑,把这巨虎也是直接放了进去,不过在这过程中却感觉到这巨虎的脑袋中还存在着什么特别的能量。

    在手上聚集起红黑色的能量,直接从这巨虎的后面划开了进去,一颗红色的足有半米长,半米宽的圆球就在它的哪里放着,伸手也是把这东西直接拿了出来。

    把这头巨虎安葬了之后也是扛着这头红色的虎朝着山洞的方向走去,不过我怎么感觉着这一幕似曾相识呢,对了,我以前在天域的时候还见到过一匹银狼,它的处境也和这头红色的老虎处境差不多,想起来也是真的对不起那银狼,一位要去学院什么的,很多的事情都没来的急做,那银狼也是都没怎么照顾边扔给父母不怎么管了,也不知道那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扛着这东西往回走着,这到了那山洞前的时候,抬头朝着瀑布上看去,嘿,没想到那小家伙竟然从那上面逃脱了。

    这放下了这老虎也是左瞧右瞧的去找那丫头,可这半天也是没看到她的纵有,不过这还没有两步便看到水上有东西在浮现,走到了那东西的身边才看到那枭凌已经昏倒了在了水面上。

    要是我傻一点,看着这躺在水面上的枭凌我没准还真的吓坏了,但这家伙,这河水怎么说都收处于流淌的状态,而这家伙却一直浮在水面上,还在这一个位置半天不动弹,你说这要是昏了过去可能会这样子吗。

    围着这家伙饶了一圈,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一只小手正在抓着这下面的一根水草,看到了这一幕我也是显得有些好笑。

    伸手就朝着她的小鼻子上捏了过去,这家伙也是挺能忍的,不过这忍了一会也是忍不住了,双手直接抱住了我的这只胳膊,双腿也是直接一窜狠狠地夹住了我的脖子,刚才还在那水面上漂着的人现在就把我给缠住了。

    不得不说这女孩最近的实力也是有了不少的上涨啊,这感受着我脖子上的力量也是明显比以前大了很多。

    这丫头要是缠着普通人,像是那城市里面的士兵没准会被她直接夹死,但是要对付泓岳枭沥枭凛那样的人的话,虽然能给造成一定的压力,不过这力量对于她们还并不致命,这想想办法还是能弄开的,但是对于我呢,这枭凌给我的压力真的可以说的上是少的可怜。

    左手扛着这丫头也是一路朝着山洞的方向走去,那头的老虎也是被我直接抓到了山洞里面还在呼呼大睡,看着之外地面上的食物也是做起了烤肉。

    我这一边烤着肉,心纯也是瞪着大眼睛朝着烤肉看去,那口水都一滴滴的滴在了地面上,这足以见得这家伙得是贪吃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这肉烤好了之后,心纯也是大吃了起来,而那枭凌却还在使劲的压着我的脖子,“喂,你吃不吃东西,不吃的话我们可都吃了”,我这说着话朝着那枭凌看去,没想到哪丫头小脸直接扭了过去看都不看我,看着她那样子,我也没办法,你不吃那我们就都吃喽。

    我们这吃了一会,也是听到了肚子咕咕响的声音,一会也是感觉到脖子上的压力变小了,一个女孩也是坐在旁边拿起来烤肉就大肆的吃了起来。

    看着枭凌的那样子我也是显得有些好笑,不过这丫头却是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把小脸转了过来,张着手说到,“把我的武器黑给我”她这么一说我也是才想到了这件事把那一对的铁爪和匕首给了她,她看了看之后却对我说,“少了一个”。

    看着她那样子,少了一个,除了这武器还有别的东西吗这想了半天也是想不出个结果,对了那时候我说要给她哥个新的武器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