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父亲去和那个人说了,而那个人的反应呢”,说到了这,枭沥脸上的表情也是笑得更加的灿烂,灿烂的有些过头了,“那个人他同意了”。

    听着枭沥的话,我的心底也是变得更加的低落,“如果那个人也答应了的话,那么你们一年多的时间肯定还是得回去的吧”,“不回去也没有办法,我们的父亲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记,当我们的生命受到很大的威胁的时候便出来保护我们,然后我的父亲肯定也就不会这么放任我们在这里的自由了,那个时候的我们也许就直接被父亲抓回去了”。

    听着枭沥慢慢的说着,说着说着她的声音有了些变化,朝着她看去,脸上的面容上已经挂上了两道的泪痕,大眼睛也是红扑扑的,这时的枭沥也是又开口了,“龙毅如果你想的话,相信我们两个去求父亲的话,父亲还是会帮你打开着通往天域的道...”,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又被我打住了,“枭沥,在你得眼里我龙毅是那种靠着朋友的苦难去成就自己的愿望的人吗”。

    这样的时间仿佛开始停止了下来,天上的月亮还在挂的老高,地面的那些人还在睡着觉打着呼噜,“把这件事忘了吧”,说完枭沥也是摸了摸眼里朝着回去的方向走去。

    看着那高挑,平时看去上去极其平和的身影如今却是显得那么的冷落,转个身靠在这墙上,“如果我到时候有了一定的实力,帮助你们战胜前面的第一千六百小魔域,那么你的父亲还会把你们去给那个人当小妾吗”,“我不知道,就算当时有你的帮助我们这一次存活了下来,不过你也不可能每次都能参加到下一次,我们的命运终究还是没法改变,毕竟我们只是女性,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地方就只有被当做交换品所用。”

    当她再要转身抬脚走的时候,我也是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她说的都是实话没错,她说的很严重也没错,因为这个女人就是想要我到时候不要去管她们的事,毕竟我这一踏入也许就真的出不来了,但是我龙毅可不是那种看到朋友有危险不去救的人,如果连这点的事情都办不好,怎么回去去复仇,拿什么去找凰心绮和韩玉,拿什么走上自己的道路。

    “枭沥你放心,只要我龙毅还在这里,你们就不可能去有那样的命运,而且到时候就算是我走了,我也不会让你们的人生过得那么的凄惨,如果你说这就是你们的命运,那我就要扭碎这命运给你看!”,我的这些话都是大声的说出来的,以为此时我的心情真的可是说的上是激昂了,人有多少次可以去拼,可以去赌,一帆风顺的人生我并不喜欢,不管堵得是对是错,起码我到时候失败,再回想起决定的时候,我不曾后悔!

    “龙毅,谢谢你”,听我说完枭沥也是捂着嘴眼泪哗哗的往下落,身子都被这哭泣带得颤抖,伸手抱住了这我怀中微微啜泣的枭沥,至于那心纯被我直接扔进了风袋里面。

    短暂的时间过后,枭沥也是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也是用通红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着,我也是低头看着这枭沥,“是不是被我的个人魅力所征服了啊”,我这也是开着玩笑,也就在这时候枭沥在我的侧脸上微微的亲了一口,然后便直接抬脚走了回去。

    看着那背影,我也是摸了摸脸颊,哈,谁叫我龙毅太帅了呢,我这愣了一会也是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而那心纯也是从风袋里面又跳了出来,被我接到了怀里,找了半天也是没找到自己的那屋子在哪,这随便找了一个屋子也是直接的躺下,这里面有这么多的屋子,干脆还不如找个离大厅近一些的地方,省得到时候连找个地方都很是费劲。

    这一夜的时间慢慢过去,这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和太阳都照到了身上,感受着这温暖的阳光,我这再睡一觉的冲动又是在脑袋里面微微闪动着,不过这一想我这都是这一城之主了,想睡还是以后再睡吧,这些天肯定是有些很多东西要忙。

    我这一翻了个身,也是看到了旁边心纯那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朝着我看着,看着心纯,我也是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这里就是我们今后一段时间的住处了,今天出去绕绕吧”,听到我的话,心纯也是点了点头,小脸伸到我的怀里也是蹭啊蹭。

    这带着心纯一会就到了这大厅的地方,昨天的那些倒下的人群早就已经没了踪影,不过这桌子上却有着些许的饭菜,我和心纯也是没客气,这有人准备饭菜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想想我平常都是起的早早地去给枭凛她们做饭吃,这到了这里之后,没想到这打扫着这里的仆人都有了,想想以后这住着城堡,有人伺候的日子就是美滋滋。

    这朝着外面走去,这朝着天上看去太阳也是都升到了正中央的位置,看来这一觉睡得时间还是有些长的啊,这脑海里的感觉微微一控制,传来的的影响全部都响应在了脑海中,这不管事地上地下的木人都没看到过有人进出这城市的样子,看来那些的逃兵也是都没离开这个城市,那么也就说他们还都在和城市里面了。

    既然这确定没在外面,在这城市里面就好训查了,没猜错的话他们的那一群人应该都回到自己的家庭当中了,不过这想逃哪里是那么容易就逃得,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微地控制一个个巴掌大小的木人出来了三四十个,这找了个旁边的人就发了下去,一个个人带着这些木人也是直接去一个个的屋子里训查了,虽然说我和那些的人没什么恩怨,不过这作为这城市另一派的人这惩罚怎么说都还是要有的吧,你们有家人,你当你们在这城市吃喝玩乐的时候,不知有的人已经在外面淤浴血奋战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