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乐呵呵的看着下面的人群,有的酒量少的人不防都已经在桌子上丶椅子上睡了过去,尽管是这样他们的手中还都拿着酒杯,脸上还挂着微笑,足以见得他们是有多么的高兴。

    这场宴会不仅我们喝酒了,那几个女的也是都喝了一些酒,这当中喝的最傻的就是那枭凌了,边吃着肉,一边拿起了酒就直接往下灌,这还没吃一会就躺在眼前的那肉盘子上面睡着了。

    枭凛喝的也有点多,这拉着我就非要跟我和,这里面最平静的就是枭沥了,这喝了半天脸上只显现了些许的红晕,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大的反应,不过这脸上添加了一些微红,显得是更加的诱人了。

    看着看着渐渐的都看出了神,不过突如其来的就被一个人用手搂住了脖子,这朝着旁边看去也是又看到了喝多了的枭凛,这无奈又继续的喝了起来。

    这一会人都倒下,这枭凛也是不例外,这力量高,体质好,虽然说会醉的慢些,也还是会醉的,这靠着我旁边的椅子躺着就睡着了,有了这么多的手下,也是又多了一份职责,想想以后要对这些的人负责,脑袋也是涨涨的,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再有枭沥和那泓岳两个人帮着管理,详细这也是并不怎么难。

    转头朝着枭沥看去,那个座位上早就已经没有了那个身影,摇摇晃晃的抱着心纯朝着外面走去,看了一圈也是没看到枭沥的影子,这抬头朝这上面看去的时候,一个曼妙的身影,楚楚动人的脸庞,抬着小脸看着月亮也不知再想着什么。

    这走了走,来到了这城堡顶层的台子上,看着那短发的漂亮的身影也是感觉心跳都开始加快了。

    抱着心纯两步的来到了她的身边,也是跟她一样看着天上的月亮,不得不说这虽然是到了魔域,但这月亮和天域的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更大更漂亮了。

    “怎么了,我们的枭沥大姐也有烦心的事了”,听到我的话,她也是微微一笑,“哪有什么烦心事,只是觉得这月色很好,上来看看罢了”,“我还真么见过我们枭家大小姐会平白无故的上来看月亮,让我想想,是关于家人的对不对”,我这说完勒之后,枭沥也是没什么反应,犹豫了一会还是张嘴说道,“是的”。

    “一对武力高强,武器又那么特殊,虽然枭凛的身上看见的少,但你的身上却能看出一副大家闺秀的,举止间都跟这里的女性差了太多,而且这领导能力,指挥这一类也不是开玩笑的,一般的那么靠后的村子我可不觉得能出现这么一个厉害的女人啊”。

    听我说完了之后她也是微微一笑,“原来我们的龙毅,龙大少爷看人还能这么仔细的啊”,“那当然了,我龙毅是谁啊,天域落天城,龙家的少族长,未来的组长好不好”,看着枭沥的微小的样子,也是少有的那种心跳的感觉再次出现。

    我这看着看着,她也是突然地把头转了过来看着我,这也是弄得我一脸尴尬,“龙毅你到时如果真的有那样的力量之后,你就会回到天域吗”。

    她的一句话真的是问出了我最不想想的问题,这题我不愿去想,因为这里面牵扯的东西越来越多,要考虑的事情也是也是越来越多,到时候如果我真的有那么高的力量,估计都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紧密相连,有着一帮的手下,或许还有着这里喜欢的人,还有着其它跟我特别好的人,这里的一切我都放不下,而要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天域,我的这一样子和一身的本事会不会让人觉得是一种异类般的存在,跟我亲近的那些人没准那时候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生活,我这突然的出现会不会打破些什么东西,这些的事情真的是越想越多,越想越脑袋疼。

    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能够隔着些许的时日就能来回的穿越一回,不过想想也是太不现实,如果要是能不断的来穿越的话也不会把那个什么魔君开辟一这一个东西消耗成那个样子,说到底都是实力,没有了那么多的实力,也许这到时候一回去真的变成永恒了。

    “龙毅,你要真的是很急着回去的话,我也许可以有办法帮你”,“什么办法”,“我父亲是管辖这第一千七百魔域的魔君”。

    她说完了之后也是转头来看了看我,不过这个答案我心里面早就有个数了,一双极其强大的姐妹,会出现在那一个那么靠后的地方完完全全靠两姐妹撑起来的城市,一个平民哪里会生出这么厉害的人,如果不是魔君的孩子的话,那差不多也会很相近。

    有的人实力强大靠努力成为强者是一部分,靠机遇强大也是一部分,最多的还是靠着自己上留下来的血脉,那些极为高强的人,这身上流淌着的血液都是强大无比,这身下了孩子之后,这孩子的身上就会拥有自己身上很多的血脉,这样修炼起来也不是一般的快,这魔族也肯定并不例外,一个平民生出这么强大的孩子,这几率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龙毅你...”,“枭沥你的烦恼是不是就在你的家人那里”,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我打断了,听到我的话她也是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由于我们现在这里是第一千七百小魔域,这再有一年多的时间,这排行靠后的三百小魔域都将被抹去,我们这里的实力是这最靠后的小魔域,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要去战胜前面的哪一个小魔域还是很难的,所以父亲就想要把我们两个去给第一千五百魔域的魔君当小妾,换取我们这些魔域存亡,我们姐妹没听所以这就跑出来了。”

    听到她的话,我的心情也是很是低落,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难处,为了这一百个小魔域的存亡用自己的两个女儿去换,这要是放在我的身上的话,我也不知该作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