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碎了这个人的脖子,结束了他的性命才使我的心情好了一点,虽然我现在的位置在他们这人群中的中间,就连那城主都没离我多远,但我的眼神却朝着枭凌看去,那弱小的身子在那个人的手中不断挣扎着。

    虽然想给枭凌一些很大的考验,但这样的考验未免也太过的严重了,我这样出手的时候,这也是突然从旁边来了几个人围住了我,这几个人也就是那领头的几个人,就他们的实力我还真不放在心上,我先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枭凌。

    我这双手上聚集起了红黑色的能量,正准备我要朝着那巨人扔过去的事后,枭凌那里却是有了反应。

    只见那紧紧攥住枭凌的两个手指中突然出现了些许的血液,而且这血液还在不断的往出流,越流越多,越流越多,慢慢的那个巨人的手指都开始松动,随着一个手指突然的落下,那巨人也是直接惨叫了起来。

    从哪掉落下来的手指中也是能够看到枭凌的双腿中夹着我给她的那把匕首,而且这匕首现在正在刺这捏着她的其它手指。

    这一场的较量也是又开始了,那巨人掉了手指之后也是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去捏那个枭凌,而枭凌也是再用夹在退间的匕首再去刺这他的其它手指。

    这一会枭凌也是慢慢的坚持不住,本就弱小的身子显得很是呼吸困难,但是那个巨人也是承受不了这继续的伤害,直接把枭凌扔了出去。

    要是这样的疼痛那个巨人应该还能接受,但是这枭凌就比较厉害了,她刺掉了两只手指之后,就去刺那掉落手指的伤口处,你说这刺不刺激,别人都是往伤口上撒盐,她这直接往伤口上在添加新的伤口,这就问你受不受得了。

    这巨人吧枭凌扔出去后,枭凌也是受了些许的伤势,可能是以为那手指的掉落,那个人病没给枭凌造成骨折什么的,主要造成的伤害还是对于胸口的挤压,这没了那压力之后,枭凌大口的喘了两口气息也是直接的站了起来,拿起了匕首再次朝那个巨人跑了过去。

    这巨人刚刚站起来,就又要面对着枭凌新的一波攻势,本来这战斗就并不是那么的平衡,毕竟枭凌的条件上高出他很多,而现在的手上又少了两根手指,虽然说影响并不是那么的大,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的。

    这身上的伤势伤口虽然修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这枭凌再次的进攻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处处的血迹,这伤势的增加远远要比原来留下的要多的多了。

    现在这巨人,打也打不到,一直干受着伤势,尽管的他的怒气再大,没别人的帮助他就是奈何不了这心纯丝毫。

    这时间慢慢的过去,那巨人的身上已经被鲜血所染红,现在不管是挥拳还是什么的,这速度和力量都在大幅度的下降,这疲惫不堪的身子,满是伤口的血迹,这巨人也是坚持不住要倒下,枭凌也是趁着这机会从面跳上了他的脖子,拿起了匕首就准备着最后一击,但是此时的这围着我的人中趋势激动不行,从袖子里拿出了几根针就朝着枭凌射了过去。

    这有了第一次我这还能让你有第二次啊,控制那还在打斗中的木人就动了,朝着那枭凌一挥手,那身上的蓝色火焰直接朝着枭凌那边飞了出去,就在那钢针要碰到枭凌的时候,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把蓝火烧的直接融化,掉到了地上,而此时的枭凌也是把那匕首送进了那巨人的脖子当中,整个的匕首全部都刺入了进去。

    现在的那巨人真的实力连反抗的气力都没有,张了张嘴直接朝着前面倒下,而枭凌也是把这匕首在他的脖子当中又扭了扭,这个巨人也是死的不能再死。

    拿起了这个人的头,那枭凌也是冲着我这边挥了挥手,小脸上显得满是骄傲,看着这样子我也是笑了笑,“干得好!回去再给你把武器用!”,我说完了话,枭凌也是把那脑袋扔在了一边直接躺下,什么也都不管,什么也都不顾。

    这几个人的兄弟死在了那女孩的手中之后也是显得极其的愤怒拿起武器就想朝枭凌冲过去,不过我这徒弟哪里是你们说能打扰就能打扰的,用脚使劲的一踏地板,那个人的前面直接出现了一块木板,这突如其来带我东西也是直接使他撞到了上面。

    “够了快把他给我杀了!”那个城主一发话,这几个人的脚下也是出现了波纹,然后一个个的手掌也使直接冲着我,一只手在手张上划着东西,那看似燃烧着的金色光忙却是对我没有任何的的灼烧感,这一次次的射到了我的身上之后,仿佛是变成了一个个的水泥墙壁,直接用那些东西把我包谷在这了这里面。

    想想我现在的感觉,和那当时红色野兽身上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四周的东西虽然说对我有这一种若有若无的困住的感觉,但是除此之外没任何的效果。

    看到了这一幕我也是很奇怪,伸出拳头一拳打在了这上面,这身上各处感觉到的封印感觉就变得更加强烈,一拳拳在这上面打着,这封印的禁锢感觉就变得越强,看到这里我也是明白了为什么当时那些人要不断地激怒那红色的野兽,这原来们是早有自己的打算,那怪物的力量越大,这给的四周这东西造成的攻击力量也就越大,所以那怪物进来之后肯定会不断地攻击这东西啊,所以就被禁锢弄得越来越近,直至完全被禁锢。

    这个东西在意义上来说很强啊,要出去这东西就要对这造成伤害,不管造成的伤害只会使自己的禁锢感变强,要想从这东西出去还得想另外的办法。

    这想了半天也真的使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好了,看来这还是靠自己的力量打开这东西吧,而且我也希望这东西能承受住我所有的力量,要不然现在还真的没什么方式能看到我全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