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那用木属性气息还是耗费了一些魔气,到了现在有是只能省一些,拿出了背在后背上的灵枪,也是直接在这人群中开始了杀戮。

    最用的管的还是我这灵枪,一直陪伴了我这么长的时间,我和她之间的熟练度高到了不行,这厮杀起来也是能发挥出我自身全部的实力。

    一个人能发挥的力量只有一瓢水,而有了极为适合自己的武器之后,这能发挥的这么说都要有一缸那么多,这就是有一把适合自己武器的重要,而越好的武器就能发挥的越多,这一缸水也不是极限。

    拿着灵枪挥舞了一圈,这四周就倒下了一圈的尸体,就算那些的盔甲在过得坚硬,但我的实力摆在这里,再加上我这灵枪也不是吃素的,这要了结他们的性命太简单。

    我们几个人在这人群当中不断地杀戮,外面的那些人也在朝着这城市进攻,那些人在枭沥的指挥下要比我的亲自指挥要好的多,毕竟我也没那么指挥过别人,都是自己单独行动,而枭沥她们可是一个村子的领头人,要没点指挥能力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再说那个女人的智商也是高的离谱。

    我们在这杀了一会的时间,这一大批的人马也是又赶了过来,这批来的不再是一群的小兵,而是他们的头领,这在那城墙上见到的头领领着一帮人也是赶了过来,这前面的人群中那次困住红色野兽的人都在。

    看着这一帮人,这大概就是城市里面最为上层力量了吧,你说你们在外面为难那些士兵多好,既能让他们浴血奋战一次,亲自动手杀了自己恨的人,就算活下来几个,也肯定都能成为人上人,我这计划弄得好好的,你却来找我,看来你这性命注定是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啊。

    他们的头领过来了之后,这群围绕着我们的士兵也是朝着外面扩散,给我和他们的头领留出了面对面的空间,虽然这么多人,我也是一点的不慌,而我这枭凌显得就是更不慌了,银牙紧咬,朝着这四周的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身上都被这死去的人染了一身的血迹,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发狂的小老虎,这要不是我抓着她的衣服的话,这孩子朝着人家领头的就冲了上去。

    枭凌的身世我是知道,也不知那次的场面到底给了她什么变化,一直拼命提升着实力,而有了实力之后就去不断的杀人杀人,这不管谁,多么的强大,见到就想上,根本是一点的都不怕死,如果不是我一直在保护,这丫头也不知死了多少次。

    这领头的骑着坐骑走到了我们的面前,跟着的就是那几个人,这层次高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一个个骑着的猛兽都是凶的厉害,而且和看起来充满了力量,比起那么些士兵都坐着的坐骑看上去就不知是强大过了多少倍。

    这城主先是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我们四周满地的尸体,然后再把目光转移到我后面的那些木桩上面,看到那么多的人死,这城主没有一点的不悦,反而还是很高兴,脸上一副平静的面孔也是露出了微笑。

    “我们这魔域中,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这样厉害的角色我怎么不知道啊”,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笑着与他交谈,“不敢当不敢当,再说了,城主也许早就见过我了”,“这怎么可能,实力这么强的人物我肯定会记住,尤其是眼见得,那更是忘不得。你杀了我那么多的手下,不给我些交代这恐怕不好吧”,“那城主想要什么交代呢”,“来我这里,做我的手下,我会给你个好的位置坐”,“好的位置,那城主这个位置可以吗”,我这句话的说出,他的脸色当时也是瞬间凝固,不过并没持续多长时间,“哈哈哈,我就欣赏你这样有目标的人,只要你有本事,这个位置你也能做”。

    看着眼前的这个笑面虎,脸上笑的很是没有威胁,但在那刚才脸色凝固的那一下我估计他都有要杀死我的心里,不管是手段还是心性,这样的人都恐怖到了极点,为了自己的位置让城中的一多半的士兵去送死,可想而知他对现在的这个位置是有多么的看重,我龙毅活了这么多年,很多的事情都已经见过,尤其是这样的更是不少,再说了,我身边还有枭沥那个智商更为恐怖的人在,他这点的小聪明怎么可能会难住我,再说了,我的这一身实力,可不是吃素的。

    “那城主真是抱歉了,除了城主这个位置我对其它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兴趣”,我的话说完了之后,他脸上的笑容也是渐渐消失,“我看你小子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服从我的选择就是死”,在他说完了之后那一批围着我的士兵也都是再次冲了过来。

    体内的火属性气息慢慢转动,瞬间两手的手指上就出现了两股小小的蓝色火焰,还没等我动手这四周人的人群就要攻击到了我的身上,还没等我动弹,我这身边的两个木人也是直接把这些人打飞了出去,这一幕也是映在了城主的脑中。

    两股的蓝色火焰往着这两个木人的身上一扔,瞬间这两个木人就如同穿上了一副火焰铠甲,在这周围的人群中不断地杀戮,我抬脚往前走,这木人也是攻击挡住我们的敌人,本身木人的实力就很强,再加上这些士兵碰不得的蓝火更加的强大,消灭这些士兵也只是瞬间的事。

    走了这一会我和枭凌也是直接来到了这城主面前两米左右的位置,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城主,“来些有意思的吧,你这些的手下可给不了我什么乐子”。

    本就是愤怒的人,现在被我的话语激怒的更加厉害,身子上紫色的气势不断地从自己的身上浮现,也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却被他旁边的人打住,“城主,这不劳您所动手,交给我们吧”,听到了他的话,那城主才是收敛了些气势,“我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