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百多个人的同时的一句话,一样的动作,也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我这也是不知不觉间从几个人的队伍变成了几百人的军团,这虽然没当过这么多人的首领,不过这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既然当了他们的领头的,那怎么说都得为这些魔人负责,虽然没当过头领,不过现在还是得表态的,“咳咳,既然你们愿意相信他,相信我,那么我定然不会让你们失望,那好你们的武器,骑上你们的坐骑,现在,我们去夺回我们的东西,抢回我们自己的家人!”,一声令下,下面也是全员激愤。

    我这也是朝后面走去,既然要去占领更好的地方,这地方当然要换咯,这也是得回去跟枭沥她们招呼一声。

    我这一走,他也是要跟着我,不过被我挥挥手拒绝了,“你还是下去好好跟你的那群士兵呆着吧,毕竟你这个将军在这时候得起很大的作用”,听到我的话,他也是拜谢之后离开了。

    现在往回慢慢的走着,没做多远也是碰到了枭沥她们一行人,枭沥枭凛枭凌全都都朝着我走了过来,“你们要去干什么”,我这不解的问道,听到我的话,枭凛也是翻了个白眼,“你要去住更舒服的城市了,难不成要抛弃我们啊”,听到这枭凛的话,这没想到我还没去通知就都知道,“那魔量...”,我这还没说完,枭凛她们几个也是拍了拍我给她们的风袋,朝着枭沥看去,那一副微笑的面孔下却是有着让我胆寒的聪明才智,我也是摇了摇头,这果然什么都逃不出她的眼睛啊。

    我们这一行人朝外面走去,我这一推开了大门之后,一个整整齐齐,很是森严的士兵都在我们的面前半跪抱着拳,这一副的阵势光是看上去就是有很大冲击感啊。

    不仅我看着舒服,枭凛她们几个看的眼睛也是有了些变化,不过那枭沥却是平静无比,这女人未免也太过的强大,虽然实力没有太高,但是这城府真的太深,要是把这么一个女人放在身边,到时也许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现在为首的那人也是直接变成了泓岳,看来这家伙说的果然没错,要让这大批的指挥权直接在转交到他的手上,这他在哪个城中得是有多么的威严,“全军!随我去救出你们的家人!”挥手之间,满人应和,大战随之接近。

    我和枭沥她们几个坐着坐骑在前面走着,而他们的那些人也是在后面跟着,我在最前,枭沥枭凛枭凌她们在我后面一点,而她们的后面才是那泓岳所带着的部队,这别的先不说,这见识还是很有的嘛。

    我这这一走当然也不是说直接到了那城市,而是把这路过的城市都先抢夺一边,我都没怎么出手,靠的全是枭凌枭凛带着的那一群士兵冲锋陷阵,那泓岳在部队里面指挥,而枭沥在这我的这旁边指挥,除了枭沥的命令,那枭凛枭凌真的就是什么也不管,就知道冲进去杀杀杀,不停地杀,看着这一场面,也是没我什么事了,手里面捏出了一团红黑色的能量就朝着那城门打去,这这老远的距离被我这能量打中的大门也是瞬间破碎,这是这士兵们也是往里面不断地冲锋。

    我们路过的这几座城,都还是那个人所管辖的城池的,这里面的士兵也全都换成了那个人自己的手下看守,这他们杀起来也是没有任何的阻碍,不过可惜的就是这些城市里面的魔量都被搬完了,这打了半天一座城池的魔量都没有剩下,不过也不怕,毕竟吧老窝端了,那么不就是一切都有了吗。

    在休息了片刻之后也是带着大军朝着那座城市里面进发,就在这快到城市里面的时候,我也是离开了队伍,枭沥也大概知道了我想的什么,跟她交流了几句之后这我的第一批部队也是交给了她掌管。

    他们那些人屈从正面进攻,我当然就是去救他们的家人喽,要是我们都正面打过去的话,那用他们的家人一要挟,这还打个屁啊,没准到时候又把武器指向了我们,虽然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但这心里面还是有些不痛快的。

    我这绕开了他们之后也是丢弃了坐骑,这坐骑的速度虽然还行,但是比起我来就差了一些,我这独自跑着要比这他们快了很多,我还是得需要在他们开战前去做这些事情的,慢些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来到了那目标城池的旁边,不得不说这城市比我见过的那些城市豪华了不少之外,这城市的面积也是变得很大,这一座城起码顶的上拍这座城后面一个城的一个半之大了,这么大的城要放下那么多人也就不怎么奇怪了。

    这里面人多,肯定守卫也是很是森严,这不能从上面走,那满满的人会打草惊蛇,所以这直接把目标转到了这城墙旁边的土下,这力量大了,这挖起土来也是飞快,这没一会的时间也是直接在这城墙下面打穿了一个洞,我这刚钻进去,发现这洞里面竟然还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我这手一张上面也是出现了一团蓝色的火焰,当然看到那东西之后也是给我惊得不行。

    这先是一个小脑袋,然后便是小小的身子,然后便是,便是枭凌本人了,看到了她也顿时给我惊得要死,我说你不去跟着部队来跟着我做什么,我这一脸气急败坏的看着她,不过她的那样子我也说不了她什么,也不可能现在把她赶回去吧,先不说她会不会回去,就算要回去也跟不上队伍,一个人在后面再出点什么意外,不过看着她那一副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也是给我气的不行。

    “你既然来了,要紧紧的跟着我知道吗”,我这悄声的跟她说,对于她这样的倔脾气我还真没什么办法,听到我的话,她也是点了点头,双手带着我给她的那一副铁爪,腰间还插着一把匕首,十足像一个此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