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了身,我这刚要答应,这突然进来的人也是打断了我要说的,“你的家人是你自己的事,你们来攻打我们,现在又要求我们来帮助你,先不说还留你一条性命,就你们来攻打我们这事,我们也没理由要帮你们”,这枭沥冷冰冰的说着,这截然是和我平常看到枭沥差的太多太多。(书^屋*小}说+网)

    枭沥的这一番话,也是让他低下了头,毕竟枭沥说的全在理上,如果不是我们强大的话,现在也许我么都已经被你们杀死了,而你现在又要来求我帮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这一番话是彻底的打击到了那个人,不过在他想了想之后又是抬起了头,直冲冲的对我说道,“只要城主能帮我,就算就不出来我这泓岳生也誓死追随大人”,他这也是能看出这里谁执掌大全,尽管枭沥对他说的再怎么样,这决定权还是在我这里。

    “你的性命值得我们冒着危险去帮你救人吗”,枭沥在旁边再次开了口,也是又把他推向了悬崖,“大人,我泓岳实在是无以回报,不过这真的是不可奈何,就算大人您不帮我,只要给我一把武器,放我出去就算战死在了那城门口我都死的心甘情愿”,这话说的很是肯定,在这枭沥要再话的时候,也是被我直接攥住了手打住了,我知道枭沥这是为我在争取更多的好处,毕竟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个心思很是紧密,知觉很是准的女人早就差不多猜出了我想的什么,这大幅度给我增加好处也是让我很是感激。

    “那好吧,我可以答应去帮你救人”,听到我这句话,当时看他的表情就能看出他激动地要死,但是考验还是得还是得有些的,毕竟他的本是不值得我去救人,那么我在这个魔域可没心底好到像天域一样善良。

    伸手一挥一团绿色气息在空中慢慢浮现,在我的控制下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小木人,再一伸手一把的蓝火扔在了那木人的身上,这东西就是我白天放出去的那木人的精简版。

    “如果你能战胜它,我刚才的话就算数,如果战不胜的话,也就说明你的实力还不够让我所动容,以后就算有机会碰到的话,我也会弃之不理你的家人知道吗”,这毕竟怎么说都是唯一的机会,现在的他也是狠狠地点着头。

    这给他送了开也是走到了外面,把白天的他身边的那武器有给了他,也是开始了他这生命当,意义最大的一次战斗吧。

    这木人也就和我差不多高,跟那老将军比起来也时候差不过的身高,他的拿武器看上去很是奇特,一把长矛上面覆满了钩刺,不仅如此,这围绕着场面的上面还有着三条长长的带着刃的铁剑似的东西,不过只是展现出了一面,另一面被镶嵌在了那长矛上,三条的那东西从矛尖到了下面的位置,看上去很是奇特。

    他与那木人不断的战斗,这打上了一会的时间也足以见得他是一个纵横了战场许久的老将,想想我那上面的蓝火可是一点都不能粘上,沾上一点的都要用东西迅速的把那块皮肤迅速割下,要不然的话整个人都会被火焰淹没。

    虽然说那木人没用着我控制区战斗,但是这老将应对起来却很是顺畅,每当木人的攻击碰到的时候,都能靠着武器和身子躲过去,这看上去惊险无比,但要不是有一定的把握的话,哪里还能活到这么长的时间。

    这躲了半天之后,找准了机会一茅直接扎进了木人的肩膀处,要知道我这木人就算被普通的武器攻击也是不会改变什么的,但这老将就这样的找准那个胳膊和胸口中间的位置狠狠一刺,再加上他的武器和力量直接把把这木人的胳膊卸了下来,这卸下了一个之后迅速的也是朝后面退,没有说再次进攻的样子·。

    这木人跟他打了半天,两只胳膊都被卸了下来,不过他的肚子上也是被木人打上了一拳,一个被烧伤的伤口还在往出冒着血迹,本来这一击应该也是可以躲过的,不过由于白天的伤势还没好,这能躲过的也躲不过去,不过战争哪有公平可言,你要跟我说有伤势,妈的我回头就给你拍死了,要连这点东西都没有,我要你何用。

    这时间慢慢的过去,那木人除了少了两只胳膊外没什么异样,不过那老将却不行,老伤伤口被撑破,新伤的伤口里面也在冒血,看上去很是虚弱。

    这木人再一次踢着脚朝他而去的时候,这也是宣布了这场战斗的结束,那看上去虚弱到不行的将领左臂上直接显现了很是凶猛的紫色能量,一拳打在这活人提来的腿上也是和它僵持住。

    这木人可不能用一般人的伤势影响来衡量的,这双腿不断的朝着他踢,他也是用右手不断地地方,每一下踢上去都能在他的胳膊上楼下深深地印记,在这连体力了不知多少下之后,他的那另外一只手动了,一把长矛在手里面飞转,紫色的能量覆盖在了那把武器上面,直接钻进了这木人的身子,在接着右手左手一块用力,直接把这木人钻了个粉碎,附带着蓝火的木块飞溅,不过在我的控制下也是迅速的熄灭,看完了这场战斗也是是我鼓起了掌,这场的战斗真是精彩。

    这场战斗完了之后,这人也是伤的不行,浑身的血液能撑到现在也已经是很是不错了,像现在还能用武器撑着站着,这也是让我由衷的佩服,手掌一身一股绿色的能量朝着他的身子里面注入,伤口慢慢的开始融合之后我也是吧一瓶疗伤药扔给了他,他接到感谢之后也是在修复自己的伤势。

    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也是转头朝着枭沥问道“你感觉这人怎么样”,听到了我的话,枭沥也是微微一笑便转身走了,我这还奇怪的朝他看去的时候,她张嘴说话了“你这次捡到了个有点真本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