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把这姑奶奶也是放在了地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极其好斗还很倔强的性子,真的是我见过最为厉害的,对于用这样脾气的人我都不知我是怎么跟她相处这么长时间的。

    把她这放下之后根本是看不出一点刚才差点死了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那些死亡了的尸体里面也不知要做些什么。

    而我的眼神却是落到了那躺在门前的领头的身上,这没点士兵干点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动手,而找一下能放心的手下又很难,她那刚才的表现却是值得领我欣赏的,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被我所看上。

    抬脚朝着城门一路走去,这些的尸体上不是火焰的燃烧,就是有黑水的附着,这全省的痛感都全部刺激起来,这一般人根本是康不了多少的时间,就算没有伤害,这疼死疼晕的也不是没有可能看着那些还在惨叫的士兵,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几天的时间的。

    挥手一下一下解决了他们的性命,这力量强大了,身上的各部分都能当做武器样使用,我这样一挥手之间,这力量画出的空气都能变成刀一样的锋利,纵使魔族的恢复能力强,这给脖子造成切割也是不那么好愈合的。

    这一路走,一路给了那些比死亡还要痛苦的人魔人一个解放,慢慢的也是走到了那领头的人旁边,此时的他正在用武器割掉自己身上的那覆盖着黑水的地方,我那黑水淋得比较多,这家伙身上大部分都是血林淋的,尽管如此他还扛着自己的身子朝着这大门上撞着,这一身鲜血,扛着身子撞着这大门,这毅力未免也太强了吧。

    我坐在这一边,他拖着那满是伤势的身子就朝着这大门上一直的撞啊撞啊,先不说他能不能靠自己一个人撞开这一扇大门,你说你要我有这能力行了,这本来就没那么大的力量,再加上这负伤的身子,你如何应对这大门,而且就算你撞开了能怎么样,靠着自己的一个人,面子对着未知的敌人。

    看着他那样不停地撞,我也没管他,这过不奇然一会便倒在了这城门上,不是说已经死了,而是鲜血的流失的过多昏倒在这城门上了,来到他这旁边,一股木属性的气息注入到了他的身子里面,那流淌着鲜血的伤口正在愈合,慢慢的这虽然不会很快的醒过来,但是这起码不会流血流死了。

    伸手一挥这城门也是被我直接打开,扛着这具身子就进到了这城里面,先不说能不能看上他,但是毕竟有许多疑问的地方还是想要知道。

    把这家伙扛了回来,枭凛她们都用一种不解的眼光看我,毕竟我这手下没没部队,扛回来这一个人也没什么作用,大概的跟她们解释解释也就等这个家伙醒过来。

    这到了半夜,她们几个都相继睡去,而我一个人还傻乎乎的等着这个家伙,想想也是无奈,不过没一会这人也是醒了过来,这睁开眼看到了我之后也是顿时一惊,不过看着这身上绑着的木藤之后也是不再挣扎。

    “你想要干什么”,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也不好再吓唬他,要不一会再昏过去,我还得守着他,“别人的身上我都会见到恐惧,为何就在你们的身上我看不出来任何的东西”。

    听到了我的话后,他的眼中也不知在显现什么东西,不过看着他那犹豫的表情,我的手上分贝显现了一团蓝火和黑色的液体,在他的眼前晃啊晃啊,不过这家伙到是冷静,也不管我怎样威胁,就一直在考虑自己的事情。

    这想了半天之后也终于有了动静,在不有点动静我这都要睡着了,不过这冷静了半天的他却突然的感情变得狠是强烈,在这直接给我跪下,直愣愣的看着我要我救救他的家人,听到了这句话,也终于确定了这一个个不怕死士兵的原因。

    他在哪一边说,我也在这样边听,大概的意思就是那个城主,捆住了他们这所有出来士兵的家人和亲信朋友,这一场战争派出去,不是死亡就是夺得胜利,要不然的话他们的家人都是死,这种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这样都有了上千人士兵的城市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先不说他那城里面还剩多少,之前那红色怪物再加上我杀的那些士兵已经是不计其数,这么多士兵,把他们的亲人朋友全都困住,这想想也是有一个结果浮现在脑中,可能都被杀了吧。

    这么多的人呢出来一波困住一波太过的麻烦,这么多的时并没有回去,那城主可能都会把他们的亲人放了吗,我感觉可能性非常小,家人都被困住,不管对谁来说都是被捏住了肋骨,这样那些士兵拼死冲锋也不是没有说法,这拿不到胜利,死在了战场上说不定亲人还能被放,但自己如果要逃出去,这亲人肯定是死定了,没想到那大城市的下面,竟然隐藏着这样的事情。

    眼前的这个人的家人也是一样,都被关了起来,听他慢慢的解释,他以前还是个大将军,先不说力量如何,但是这将军的名号肯定不是白被带的,但是自己从那城主的父亲死后,他的儿子就占了城主职位,弄了一个这样的政策,这样的东西一处,肯定是有反对,但毕竟人家是城主,这反对的一拍全都被轰了出去打仗,活着回去的都是灰头土脸,下次再被拍出来,所以说这正面一排的人就不可能活着,而反对那一排人的头领也就是这个人喽。

    说起了家人,这一个看起来在人类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脸的很是刚毅,头发上也已经是黑白相间,这样看上去有些苍老,不过看他这整个人的话,却显得很有一副将军的感觉,那扛着满身伤势的撞着城门都没有说落泪的,此时提到了家人之后却是老泪纵横,看着这样的人,简直是不想帮都难啊,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那座城市迟早也是要去占领的,现在只不过提前了一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