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这一路上慢慢走着,这里除了士兵也没有其它平民的尸体,这也算省了些事情,尽管我拖了那么长的时间回去,但到了这城堡里面之后也还是见到了令人心跳不已的一幕。

    枭沥枭凛她们几个正在吸收着那缸里面的魔量,要想吸得快,全方面去吸收还是得用全身的去吸收的,这用全身去吸收,要试穿衣服的话那魔量穿透自己的衣服之后会留下些许的东西在上面,等到吸收完了魔量之后,这穿的衣服都是黏糊糊的,所以我这一进来也是看到了几个曼妙的身躯。

    我这看着她们,她们也看着我,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都凝固了下来,这看也不是,不看又想看,这一幕说实话真的是太吸引人了,不过我这也是看得正刺激的时候,一把匕首飞到了我脑门上,我也是朝后面躺了过去,就算这样刚才的那一幕还在我的脑中回荡,久久不能平静。

    这醒来得时候已经到了下午,金黄色的光辉照在了身上,揉揉脑门上还有着微微的血迹,不过伤势早就已经好了,这魔族天生就比人类有优势,这回复能力简直强的不像话,就算胳膊断了,短短的时间内配合魔气就能恢复。

    张开手看了看了自己,现在准确来说我也算是个魔族了吧,撩开自己的,这多半个身子都是被那红黑的魔气能量所组成的,红黑相间的皮肤,早就让我知道我已经不再是个普通人,就算这没被那能量所燃烧组成的皮肤,也都是被魔气所重铸过一边的,比起人类,我早已经是个魔族。

    如果到了拥有那种力量,真正的能回去的时候,带着这一身额皮肤,红黑相间的短发,整个人就算穿上衣服看上去都和人类不搭边,也不知到时是否会改变什么,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回去的,家人还要我去守护,那些仇人还要我真正的去杀,扥这个两件事都解决了之后,也不知我的归属到底属于魔族还是天域。

    这些的事情一想起来一些就会引出更多,各种各样的事情很是麻烦,活着真的是很累啊,这刚刚要躺下,一阵的风声突然划过,伸手一档也是抓住了一块石头,朝着那方向看去,也是看到了枭凛靠在了一边的墙壁上看着我,“该做饭了”,看着她那懒洋洋的样子我也显得很是无奈,这做饭的任务完全就交给我了嘛。

    那些人的尸体都已经被我用火烧了,但是这坐骑的实体我还是留了下来,这弄得有吃的东西是不是,这晚餐也就用这坐骑的肉解决了。

    这吃东西的时候,看着她们一个个都吃的有滋有味的,想想白天的那一幕还让我心跳加速,要是在天域看到了女人的身子,不是被吊起来打,就是已经升天了,而她们一个个的对这一方面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大,现在也就和那平常没什么两样。

    这一天过去,我们几个还是继续的朝着前面的城市进发,前面连着好几座的城池都是很轻松便打了下来,毕竟只有一些士兵守着,这拿下来简直是轻而易举,就算碰到几个还算可以的,枭凛她们都能打过,更别说我了,这短短几天的时间下来,这魔量也是多的不行,要不是抢了几个大缸的话,这魔量还真不好装。

    除了哪第五十小魔域外,这从五十几开始到现在的四十六小魔域都被我们打了一遍,这速度之快也是跟人让人防不住,看着这都快装满了一屋子的大缸魔量,这一段的时间以内还是在这里待着里的要好。

    这些魔量一直都在被我们吸收着,尽管是如此这过了几天还剩三缸多,枭凛她们这几天的成长可以说得上是以前的很多倍了,毕竟以前在那个小城市的她们可没有这么好的资源,不仅每个月给的少,而且几乎还都要留着给自己管辖的人,所以说这根本用不上多少。

    这女孩一直叫着叫着的也会怪麻烦的,问了问她以前的名字,她也明显是不想说,我觉得就是她想彻底的和以前断掉了,所以这以前有名字也不想说,趁着这吃饭的时间,我们几个也是在思考着给她取个新的名字。

    我对这魔族的姓氏也不怎么明白,一个魔族要去了天域那边样的名字,在这魔域里面怎么说也是奇怪,最后也是取了个和枭沥她们一样的姓氏,姓枭,名凌,枭凌这也是想了半天之后这女孩的名字了,她也没反对,这以后都能响彻魔域的名字就让我们几个人给取了。

    姐姐枭沥,妹妹枭凛,女孩枭凌,这三个女的都姓枭,大姐一把长刀,妹妹两把,女孩一把匕首和铁爪还都是我给她的,这三个女的可以说的上是我在这魔域里面最亲近的人了,不过这样子看来,她们也都一样吧。

    来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没找到一点关于婵蕊的消息,唯一能确定的也就是她和我一样都是掉到了这魔域里面,至于掉到了那里我也是找不到一点的消息,最让我担心的就是她掉到了其它前面的小魔域里面,这里的势力都是那么强,就算婵蕊里面的那魂魄实力强横,但到了那里也不一定能横着走吧。

    这大半天,我们几个人还都在吸收魔量的时候,外面的也是传来了一阵的响声,转眼一看视觉也是到了一个正在城墙巡逻的小木人身上,朝着外面看去,一大部队的人马朝着我们这城市靠近。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隔墙跟着对面的那几个人女的打声招呼后我也是懒懒散散的朝着外面走去,这一座诺大的城池,活人就我们四个,像是我们这样情况的,恐怕真没几个吧。

    到了这城门的下面,顺着这城墙就直接跑了上去,也懒得再去找阶梯了,看着那远处的一批人马渐渐靠近,我还真的没什么害怕的,他们现在来也是在我的想象中,毕竟我抢了人家那么多的魔量,不来打我那才叫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