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强烈的能量被我从右手扔了出去,而我的右手上那股刺激的疼痛感觉也是在手上不断地蔓延,纵使我创造出来的东西,但这股东西的力量强大程度早就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s`h`u`0`5.c`o`m`更`新`快

    这股的能量直直的朝着它冲去而它看到了这东西之后脸上的面色也是凝聚了,这突然凝聚的面色也看不出它能不能应付,又或是其它什么的心理。

    一瞬间,巨大的爆炸之声在前面响彻了起来,而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一股极为剧烈的气浪也朝着我扑面而来,尽管我用灵枪土气护体,木气在前面凝聚成墙,灵枪在前面抵挡着这一阵的爆炸但还是给我硬生生的震出去几米远,光是力量的波动就能把我震成这样,如果要是在那爆炸的中心的话,这得造成多大的伤害。

    烟尘不断地蔓延,浓重的烟雾随着时间的走动也开始慢慢消失,不过这股的烟雾越来越小,但那烟雾中却有一块的地方却并没有烟雾消失的模样。

    “好啊,好啊,这般年龄就有如此的作为,这等的杀伤力的招式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学的会的,好了,这东西是你的,等出去之后把你的血液滴到这上面就行了,而且你的血液味道那么丰富,相信这东西在你的手中发挥的力量会更加的大,好了快走把”说着它朝着旁边一挥手,到黑色的能量在那里凝聚,一道两米多高的黑色屏幕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而随着它的手一扔,那一双的拳套也是直接落到了我的手上。

    看着手中的手套,再看看前面那给我开通出来的通道,这一幕发生的也太过的迅速了吧,不仅我这次来要找的东西给我了,而且还把我的出去的路给我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肯定有着很大的问题。

    “小子,这机会就只有这一次,要不走的话一会可就走不了了”不知为何,看它的样子比我还要着急的多,你说要是慢慢的来吧,心里肯定不会有这么大的戒备,这一下把所有事情都给你准备好了,难免它会有什么其它的算计。

    看着我这直愣愣的样子,它身子一晃一虚,直接到了我的前面,在我还没做什么反应的时候,一手抓着我的身子,转身就把我朝着那黑色的屏幕方向扔去,不过就在我这直接要进到屏幕里面的时候,一道的刀痕从这屏幕上落了下来,瞬间便把眼前的东西给劈成了两段,而我的身子也是急匆匆的朝着那把突如其来的刀上飞去,不过就在那要碰到的时候身子却突然停在了这前面。

    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便失去了控制朝着后面飞去,直愣愣的从几米高的空中趴在了这地上,顿时也是给我震得不行。抬头朝着前面看去,我前面是之前那红色的影子,而再往前,到了那之前黑色屏幕消失的地方,一个高大的影子也是出现在了那里。

    撑着地面从上站了起来,这一下也是看到了前面那东西的样子,长相很是怪异,应该说长得都不像是这天域的物种,一身黑漆漆带着蓝色的身子,上面的皮肤都带着一个个骷髅的脑袋在那里呐喊一般的文印,右手提着一把半面张着角的大刀,而最重要的是,它的额头上面也张着一根向上窜出的长角。

    看着它脑袋上面的这模样也是让我想起了之前那夺走冰冷时候的那个自称是鬼域的东西了,它死之前所说的话我还历历在目,说它们的大军很快就会降临到这里,降临到天域,想想它之前所说的话,没想到现在就突然地出现在了。

    它出来了之后也是握着那把刀朝着我前面的那红色的影子指着,“能成为我们的养分是你最大的荣幸“,”哼,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域不知道我们的强大了,如今连上古时期,连面都不管露的鬼域都敢来天域放肆了!”说着我前面的那红色的影子身子朝着前面一踏,一股的强风朝着前面那鬼蜮的人就刮了过去。

    实力强大的人一举一动之间都释放着强大的力量,就像是我前面的这人一样,身子一踏,靠着自身弄出来的风都强大无比。

    这股的风迎面朝着前面的那鬼域的人刮去,它那巨大的身子也承受不住这风的力量,身子朝着后面退了几步之后,用着手中的那把黑刀狠狠地插在这地面上之后才控制住了自己的身子,可见这风的力道之大。

    “哼,如今我们的鬼域早已不是千年前的鬼域,如今的我们势要踏破天域,统领各域!”随着它的话落下,它手上的那把黑刀也是瞬间闪出了一道黑色的光亮,而这光亮一出,它前面位置瞬间出现在了一个裂缝,这裂缝看上去就像是从空气中间劈裂出来的一个东西一样。

    那东西出来了之后,一只三个手指得手掌从哪裂缝中伸了出来,然后便胳膊长角脑袋,一个东西从哪里面出来了之后就朝着前面的那红色的影子窜去,不过那刚出来的东西实力也不算大,刚出来就被这股风刮到了后面去。

    在这一个东西出现了而之后,一个又一个的东西开始从那黑色的裂缝中窜了出来,不过这无一例外都是被我前面那红色影子所创造出来的风给刮飞了。

    这自从一个出来,这短短的时间里面出来的东西就有着五六十上下,不过碍于我前面这红色影子的强大,就算它们出来的再多也是一样的效果。

    可能是看着这出来的东西定不上什么用场,那后面第一个出来的东西也是握着自己的左手直接朝着那刀刃上甩了过去,一瞬间那本是完好无损的手臂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分成了两段。

    它胳膊上哪黑色的也许源源不断的朝着那把插在地面上的大刀上面流着,随着血液不断的流入,那刀刃上面张着半个脑袋的东西也是开始散发起了亮光,那短短的角也是开始变得更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