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的距离离它越来越近,它的这后脑上的东西也是渐渐形成,本是一堆的碎骨,而如今它的后脑上面却出现了一张的面孔,一张长得极为凶悍的面孔。

    一瞬间,我手中的灵枪就和眼前的这东西撞击了起来,之前我的力量大我那么一些都可以击溃它的一只手臂,而如今这注入了龙凤印记的灵枪也是比之前的伤害高了不知多少倍,而能背眼前的这东西给挡住也足以说明它的坚硬程度之高。

    看着眼前这张着大嘴的东西,又让我想起了之前所看到了那些冰刃上面又或是其它什么东西上面所看到的那些远古野兽样的面貌,有着这样面貌的东西都并不简单,而如今这样的一个东西守护在了这里,这也是在间接说明了那对拳套的不简单,眼前这个东西的实力越强,那守护的东西也就让我感觉越是的兴奋。

    眼前这样的对抗,这东西虽然坚硬但我的这聚集龙凤印记的灵枪也不是吃素的,这样的僵持没多长的时间,眼前的这东西上就开始有着裂纹的出现,虽然很小,但这也总比没有要好。

    右手捏着灵枪不断的用力,而这巨人的全部精神似乎也都放到了这防御的上面,我们僵持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见它再有其它的东西来骚扰我,而它那空着的手也没来进攻,看来为了防御这下它也是用着不少精力。

    它没有了再来防御的东西,但我却有,捏着是左手金气不停地朝着上面注入,一个白色的光团也是把我的左手给包了住。

    看着手上的这一团气息,五行的气息,各种的气息都是多样的,不停在变化的,要不然也不会从五行分出来那么多的旁支,寒冰诀控制一方的寒气可以创造出那么多的东西,气息虽然固定,但使用的方法却并没有固定的。

    控制着这股的金气,捏着拳头把这股的金气朝着那小小的裂缝中退了出去,随后控制那已经离开了自身的金气不停地朝着它的身子里面钻去,一会的时间这金气就覆盖了很大的一个范围。

    如果不是五行阴阳诀,再加上这么长时间对气息的运用的话,这气息出体还能继续控制是非常不简单的,之前的木气出体,那是因为我运用的木气最多,再加上木气的温和才弄成的,如今这么强大的金气我还是第一次尝试,但不得不说有了之前的那些基础之后,者运用起来也并不是很困难。

    那些的金气冲到了它的体内之后,金气也是在不断地破坏着它里面的那些骨头,金气的威力就是这样,根本不需要什么的控制就可以对四周造成切割一样的威力,如今被我控制到了它的体内,这也是发挥那金气最大的用处。

    这样不停地破坏再加上我在外面不停地进攻,前面的这面孔也是越发的变得没有之前的那么结实,而如今到了最后的这一步,身后隔空朝着它的后脑位置捏着,随着我的左手一合,里面的金气瞬间开始混乱,开始造成更大的伤害。

    里面的造成的伤害可要比和外面造成的伤害要大的多得多,这随着前面这东西防御力下降的更大,这张大脸也是坚持不住开始迅速的开裂。

    可能是知道了抵抗不住了吧,它的那单个的手也是开始动弹了,挥着那剩下的一只手就朝着我这里打了过来。

    本来就抵抗不住我这灵枪的威力,如今再加上这精神的松懈我这前面的防御程度也是变得更加的低了,在它这胳膊离我只有那几米远的时候,瞬间力量的蹦碎炸得它后脑上的骨碎不停地四溅而起,握着灵枪也是直接朝着它的脑袋里面冲了进去。

    这东西的体积很大,这脑袋里面也并不小,握着灵枪踏入了这里之后挥舞着不停地打散这四周凝结起来的骨碎,等到差不多到了这中间位置的时候,一塔这地上的骨头自己握着灵枪也是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一把无法阻挡的灵枪在这里不断地穿越,破碎了一段又一段的骨头,直到应该是到了这最前面的位置了吧,一块并不怎么大的红色东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四周的东西都是用骨头所造成的,而这东西却出现在了这骨巨人的脑袋上面,要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我是很不相信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灵枪也是直接朝着这东西扎了过去。

    握着灵枪空空的进来,但这出去的时候枪尖之上却是带着了一个红色的珠子,带着这东西离开了这骨巨人的脑袋之后我也是朝着地面上跳了下去。

    一声的落地声也是带起了不少的灰尘,扭头朝着后面的那骨巨人看去,此时的那东西脑袋的位置已经被我给窜出了一个大坑,现在也是直愣愣的在那里不动了。

    就这样呆了一会的时间,那些的骨头也是开始掉落,从头上到脖子,一步步的掉落,一步步从眼前的这骨巨人变成了之前的那一堆碎骨。

    看着眼前那东西的逐渐倒下,我也是终于松了口气,这次要是没有心纯帮助的话,我也许早就死在哪里了,不过这心纯带来给我的白色气息也是不一般的神奇,恢复起伤势是真的快的不行。

    这东西完全倒下了之后,我也是扭头朝着前面的这枪尖看去,那红色的东西一直居在哪骨巨人的头部,而且也没看到它动用过,那么这东西到底是有什么用处呢,说着我也是伸手把这东西从枪尖给拿了下来。

    这红色的东西来来回回的看了看也是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索性先放到了怀里面等着以后再去研究。

    看着前面那一个石像,如今再走到它的面前这东西也没再有什么其它的表现,伸手抓住了它胳膊上面的两个带着灰尘的拳套,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也是直接把它给拿了下来。

    吹了吹这双的拳套,这上面的灰尘消失了之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看着这上面的文印总觉得这东西并不那么的简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