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又一次的被摔在了地上,尽管我的体质强大也抵不住它这样的摔,体内的伤势已经不用再看了,简直是要多乱就有多乱,而且身上的骨头裂痕也被摔得更大,直到现在都没死靠的还是我这副身子的强大。(书屋 shu05.com)

    在这一阵的玩耍之后,我现在的感觉也是要多差就有多差,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要是我之前魔气还在的时候肯定能与之抗衡,但是趁着我这虚弱的时候突然出现这也狡猾,这么大的一个身子直到我被打的时候才察觉到它的存在,这个东西也是够厉害的。

    也许是玩闹够了,它那一阵长着尖尖指甲的手指直接朝着我的心脏这里戳来,感受着胸口上面的压迫感我现在也是无可奈何,身上的善事太过的严重,双手也是被它这几次的摔在地上给震的动不了了。

    随着它的手指不断地用力,鲜血从胸口上流了出来,而它的那尖锐的指甲也是朝着我的心脏慢慢逼近,直到戳碰到了心脏之后,这感觉就像是一只脚已经踏入到了抵御。

    胸口所进入的东西变得更多,我胸口上的伤势也就越大,突然的一阵用力,它的这根指甲也是直接贯穿了我的心脏,穿过了我的背部直接插在了地面,心脏处的缺口再也补不上来,血液也是不停的朝着地面上流失着。

    要是平常的人类的话,可能还感受不了这种的感觉,毕竟心脏都被贯穿了七七八八,早就已经死了,而我现在还活着还是身子的不凡,不过这样的不凡也只不过是躺我等死罢了。

    它的手指也不拔,看样子也就是让我这样慢慢的流血而死了。

    血液的流失,意识的模糊也都表明着我的生命依然到了尽头,当身上的感觉都依然消失,而意识也逐渐的消失了。

    在眼睛闭上的那一刹那,自身又仿佛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不知道我是多少次来过了。

    要说从死神的手里逃脱的次数多的人里面,我相信应该会有我一个,也不知我是怎样的气运,能让我现在还没死。

    一次次的被救,一次次的死亡都把我再次拉了回来,看着眼前的这一副光景,看来我貌似又是死不了了。

    踏着步朝着前面走去,踩在这地面上就如同踩在水面上一样,很是的透彻。

    这样漫无目的走,也不知走了多长的时间,一个女孩模样的人坐在这里不停的摆动着双脚。

    来到了他的旁边朝着她看去,那一副能看清的面貌基本都已经被一层白色的光芒给挡了住,不过尽管是这样,眼前的这女孩却有着让我熟悉的感觉。

    伸出了双手,朝着眼前这个女女孩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心纯,好久不见.”话语落下,一道刺眼的白光忽然闪起,瞬间把我整个人都给遮盖了去。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飘落的雪花,胸口上的痛感还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伸手捏了捏,一把金属装的东西停落在了手里,聚集起五指使劲的捏了住,一股几感觉极其特殊的能量从右手直接涌入到了自己的身子里面。

    在这股能量的注入,身上的那些伤势在这股能量穿梭的中途就开始不断的修复,这全身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势,除了心脏哪里有着什么东西在哪里不让我修复之外,身上那么重的伤势现在就已经好了。

    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穿透我心脏的这根手指了,双手朝着这上面抓去,这看到了右手之后,这右手也随着这灵枪的出现又发生了改变。

    现在的这右手已经变成了银白色,里面所充斥的也是一种异样的力量感觉,现在我的右手直达右面的肩膀都依然变成了这副银白色。

    右手虽然有着异样的感觉,但有着什么作用我还并不清楚,伸手抓起了灵枪,横着直接朝着这手指扫了过去。

    之前的灵枪就不是一般的锋利,而现在的灵枪锋利程度更是上升了一个档次,在我这灵枪横着朝着它扫过去的时候,瞬间一阵的血液喷涌而出,那雪兽的手指直接断成了两半。

    没了手指的限制,现在的活动的能力也是变得很强,捏着灵枪直接朝着它的这只手臂扎去,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被我这灵枪刺穿了。

    现在的这只雪兽头领也是吃了很大的亏,一只手被我刺穿,但它也没去管那只手,而是伸着另一只手直接朝着我打了下来。

    有了这灵枪所带来的气息治疗,现在我的身子早以恢复到了极好的状态,抓着手中灵枪的枪柄朝着侧面移去,而这被我刺穿了的手臂伤也是逐渐加大。

    它的力量很高,但在这灵活成都上面我这个“矮人”明显有着很高的灵活程度,再配合上我手中的这把锋利的灵枪,它的身子防御程度根本挡不住我灵枪的伤害,每每灵枪在它的身上挥过都会留下一道大大的口子。

    有了灵枪的存在,我的战斗力所上升的可不止一个两个阶段,有称手武器武修和没有的根本就就是两个样子。

    之前那快要杀死我的雪兽巨人,如今在我的面前也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数都数不清,尽管有时候能打到我,不过在我有灵枪的抵挡也给我造成不了那么大的伤害,如今它的死亡已被定夺。

    一把灵枪的挥舞,它腿后面的两个筋被我断了去,而它也是直接跪在了这地上。

    眼前的这个东西丝毫没有了之前的那副样子,看着它惨叫的样子和之前杀死我的样子差了太多,伸手转了转灵枪,从它后心的位置直接刺入到了它的脑袋。

    灵枪的拔出,血液的喷涌也是象征了它的死亡,直愣愣的身子顿了一会之后,直接朝着前面倒了下去。

    看着这尸体的倒下,自身也是呼了一口气,不过也就在这尸体倒下去的瞬间,那巨大的身躯突然的直接化成了点点的白光瞬间的消失了,而且不只有它,在它消失的时候,四周的那些雪兽的尸体也是一样随即化成白光消失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