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它们造成的伤势虽小,但这总比没有好,一根根冰刺的凝结朝着它们射去尽管挥舞着粗大的胳膊能挡掉一些下去,但挡不住全部。

    一根根的冰刺擦过给它们身上留下一道道的口子,而有的冰刺更是插在了它们的身上也是给它们造成了一些的伤势。

    这样的伤害虽能给它们造成伤害,但要给它们造成致命伤害还是并不可能的,而且要是这样一直的用冰刺去消耗,那么等我体内的灵气消耗一光就只能再想别的法子了。

    在这样的消耗了一阵之后,那些起初还想要冲过来的雪兽现在也都护住了身子,以防我的再次进攻。

    看着它们的样子现在无疑不是个进攻的好机会,捏着拳头直接朝着它们窜了过去。

    等我到了这一个雪兽前面的时候它也是发现了我,挥舞着拳头就朝着我打了下来。

    看着它的进攻我的身子朝着旁边一侧,捏着左手朝着上面一窜在它的这只手上也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等到身子跟它一般高的时候,捏着拳头直接打在了它的脑袋上面,顿时间这雪兽朝着后面退了两步之后直接倒了下去。

    解决完这一个还没等我再作何反应,一个雪白的拳头映入眼帘直接朝我打了过来,尽管护着双手抵在了身子前面,这一拳也给我飞出去几米远还在地上滚了滚才停下。

    这一拳给我打得真是疼的不行,现在的胸口上面都是传来了一阵阵的疼痛,不过这时候也并不是休息的时候,本来防御着的它们现在也都迈着步子朝着我跑了过来,还没等我体内的震荡稍做恢复,一只大脚就从上面踏了下来。

    看着这粗大的腿翻着身子朝着后面褪去,不过我这刚还没翻多远出去,突然的身子上面就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困住了我的身子,低头朝着身子上看去几根粗大的手指也是完全抑制住了我的行动。

    身子被这几根手指头给抓了起来,慢慢它的手指不断用力,我身子上面的骨头也是吱吱作响。

    体内的金气运转,一股股的金气从体内涌现到了身子外面,然后便看到抓着我的这手指一股股的血液不断的开始往出喷气去。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现在最不怕的应该就是这样了,毕竟我体内的那金气可不是用来吃素的,只要一下捏不死我,这一阵阵的锋利那你可要抗的住才行。

    虽然这家伙一边嗷嗷叫一边还不愿意撒手,但它的手指却扛不住,本来挺大的手指头,一块块肉血的飞溅也是让它握着我的这双手变得松了下来。

    捏着右拳朝着它的手上面打去,这没了力量之后这手也是变得没有了那种的防御力,这狠狠地一拳下去,一阵碎裂的声音直接从这手里面传了出来。

    一阵的疼痛嚎叫,它的手一放松我有了脱身的余地直接跳了下俩,握着左手朝着它的肚子上面冲去,一道的白光一闪而过,它的肚子上面一道长长的口子开始喷涌鲜血,没有了肚皮的阻挡,里面的那些东西也随之留了出来。

    对付这几头的雪兽也是花费了一番的功夫,看着地上一具具的尸体自己的身子现在也是受了不小的伤势,身子外面的伤没什么,但里面的内脏都收到了一定的震荡,而且体内的灵气也并没剩下多少。

    坐在这雪地里面大口的喘着气息,而我周围躺着的都是一具具流着血的尸体。

    从风袋里面掏了掏,一个小木壶被我拿了出来,打开了这盖子也是狠狠地喝了几口酒,这股酒流淌到胃里面也是感到了一阵阵刺辣的感觉,不过这时候越是这种的建酒,越能起到暖身子的作用。

    坐在这里还没休息多长的时间,这四周又是感觉到了有气息的靠近,收起了酒,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不断看着四周。

    现在我的状态真是差的不行,体内的伤势并没有多大的恢复,体内的灵气也所剩无几,如果现在再来上两个那样的雪人的话,那么我真是很难抗的住。

    随着气息不断的的逼近,感觉这气息很是的浓重,这也就说明了,这来的并不是一只两只。

    现在我的情况要面对这样的东西简直就是找死,拔起了腿,迈开了步子不停的朝着后面跑去。

    随着速度不断的加快,距离之前那地方也就越远,不过这时候朝着前面看去,一阵的风雪不断的刮似乎挡住了我前面的视野,等这股风雪消失了之后,顿时让我整个人都呆在了这里。

    我之前来的那条路我还是记得带我,而如今前面哪里,也就是我的退路哪里有着很多的雪兽,这已经让我数不清楚,就前面的一排我感觉就有着十几只的样子,更不用说后面的那些了。

    看着这些雪兽,看来我也真是闯进了雪兽窝里面了,脚步开始了后退,但这还没退后几步就感觉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挡住了我的路。

    扭着头朝着后面看去,一个充斥着肌肉白毛的东西也是立在了我的后面,一只大手的挥下,我的身子再次被抓在了手里,而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的我并没有多少的灵气去动用金气。

    之前看到了那么多的雪兽,而通过抓着我的这雪兽朝着它的后面看去,一排排的雪兽也是数不清的存在,转头朝着四周看去,此时的我已经被包裹在了雪兽的堆里面,这好几层白茫茫的东西让我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看着眼前的这个大东西,它的手指不断地用力,身上的骨头也是都被凝结成了一团,随着力道再次的加大,整个人都感觉要被它捏死了一样。

    看着这天上的飘雪,感受着身子外面的力量,脸上慢慢感觉到了东西,一股黑色的东西依然是顺着脖子爬上了我的脸。

    低下了头朝着它看去,“这一切都是你们要的”说着一股的黑色的气息涌现而出,身子用着现在的力道也是能把它捏着我身子的手指给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