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们解开身上衣服,露出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也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停了下来,“怎么了大人,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你们都是人类,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受着那些凶兽们的差遣,你们的姿色都并不差,想必你们在这里生存也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好,为什么还甘愿这样的活着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问出这样的话,不过我感觉这些的女人如果在这里过着天天受凄惨的生活,那么那样的活着我感觉死了更是一种的解脱。

    听到了我的话,她们的神色顿时间也都凝固了,脸上的表情都不再有那么的好,而且有的眼睛也都是开始了泛红,犹豫了一会之后前面的那女人也是张嘴说到“我们不敢死”。

    “有什么话都说了吧,这路又每有什么那些所谓的凶兽存在,我们都是人类,在这里并不需要那样的紧张”。

    听到我的话后,这前面的那人顿时间直接跪在了我的时候前面,而随着她的跪下,后面的那几个女人也都是一同的跪了下来。

    这六个最前面的那女人也是哭着跪着朝着我说到“求大人救救我们的族人!”

    一阵的谈话过后,我也是知道了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在这叫凶兽一族的地方,有着能控制风雪的东西存在,而一旦人类踏入到了一定的范围就能发动像我之前那样的暴风雪给刮到这里来,然后呢,也就随它们处置了。

    来到这里的男人都会送到我之前那里的地方去供那里的人杀害观赏,所以来到这里的男人,都被像我之前那样被关在笼子里面像我这样活下来的还真没几个。

    相比于那些直接被杀害的男人,被带到这里的女人生活才够凄惨,被当作牲畜一样养着不说,这还要听着那些东西的话而肆意的玩弄,当然这种的生活肯定让她们生活不下去,几次的死亡之后那些的凶兽也都下达了一条命令,如果你要自己一个人死的话,那么那些人都会陪着你一起死,如果要真是痛快的死就算了,这样起码一起解脱了,但那些的凶兽却没那么的好心。

    从她们的话语中也是知道,她们在这外面所生活的地方时处于偏僻,并没有她们一族以外人的地方,一个族都被限制在了哪里,这可想而知对很多东西保持的警惕感不够。

    一个受伤凶兽的踏入打破了哪里的平衡,那里几乎所有的东西听她们说都是靠着一根灵木,靠着吸收上面的气息而活的,然而在那个凶兽来到了哪里几天的时间,那灵木就突然的起了活然后被烧的只剩下不到一半之多。

    她们第一个想到的当然就是这头凶兽,不过这群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哪里会有那么警惕,一时间就信了它的话,而且听着她所说,外面它也见到过一棵比那还要粗大的灵木,为了族人的生存,这也是有着很多人跟随这它走了出来,然后这后果就可想而知了,把她们领到了靠近这里的地方,一场的暴风雪后,这些人也都来到了这个地方。

    听着她们所说的话,要真的评论的话,也就只能怪她们太傻,不过那凶兽也实在太不是个东西。

    从床上跳了下来,这几个人也是跪的更加低了,来到这最前面热女人前面,伸着脑袋闻了闻她身上的气味,不知为何她们身上的气息总是让我感觉很熟悉,在这么近一闻就一下清楚了。

    “梦萱你们认不认识”,看着这几个女人我也是冲着她们说,而她们听到了这名字之后也是抬起了脑袋朝我紧紧的盯着“大人,您见过梦萱吗,她现在还好吗”。

    听到她的话,没想到咱的对气味的感觉还真是挺浓的,处了我自身之外,体内蕴含木气那么浓郁的屈指可数,而那梦萱就让我留下了不少的印象,再加上这几个人聚在一堆所蕴含的气息,也难免会觉得熟悉。

    “梦萱她我虽然也有段时间没见到了,不过她哪里的处境肯定要比你们要好的多,至少,那里并不会威胁到她的生命”。

    在这里待上了几天,也是享受着被伺候的感觉,不过犹豫我的时间有限,这两年多的时间并不长,要是不尽大的去提升自身的实力话,那么到时候的百院大战就只有被欺负的份了。

    在她们的带领下,我也是跟着朝着给她们下达命令的凶兽哪里前去,它们之所以对我这么好,肯定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让这么多的女人来服侍我,这么长的时间不来管我肯定也是让我尽可能的陷入进去,这些女人都有着把柄在它们手里,如果我要陷入进去,继续享受这里的一切肯定要乖乖听它们的话。

    走在这宫殿里面,不得不说这地方还是很大很豪华的,不用看什么特殊的东西,光是这里建筑的材料就显得不那么的便宜。

    来到了这大厅之中后,这里面也是有着不少的那些凶兽在这里讨论着事情,而看到我来了之后,上面的那一头狮子样的人也是拍着巴掌迎接着我的到来。

    进到了这里面,之前带我来的那几个女人我也是都带在了身边,左搂一个,右搂一个,前面后面还跟着几个,现在的样子大有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

    为了把自己演成一个已经沉浸进去的样子,个个方面表情之类也是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而且这手还不老实的动着,这也更添加了我在它们心中的形象。

    介绍欢迎什么的,听的耳朵都有些脑袋都有些木讷了,毕竟这些的东西在我看来和之前在斗兽场哪里被我杀掉的那几个人差不多,之所以这笑的这么好,就是因为我还有利用的价值。

    这一阵的废话过后,也是讲起“只有我”才能胜任的任务,在这个地方的东方,有着一所废旧的小宫殿,而我的任务就是去哪宫殿里面取回属于它们一族的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