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这身子上面的疼痛也是不断的刺激着心神,看着眼前这口水都要流我一脸的家伙,现在好像还真没什么办法能逃脱现在的处境。

    随着它的力道还在不断增大,我这双手握着长枪抵抗它的力量也就越小,身上受到的伤势根本无法让我有能打过他的力道,随着它的这大嘴的逼近,这上下两排长着尖牙的嘴也是急剧的朝着我落下,不过在这时候这东西突然的惨叫了起来,着这眼见要咬到我的大嘴也是直接张得老大。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这时候帮了我一下,不过这一下倒是真救了我的命,捏起了拳头一拳一拳就朝着这东西的脑袋上面轰击过去。

    虽然我现在的力量不如身子好着的时候大,但我这一拳一拳下去也不是吃素的,就算这东西的防御力不弱,这几下也是被我打得处于蒙的状态,那一副尖牙被我这连续的攻击也根本张不下来。

    连续的打击之后,握起了手中的长枪朝着它的下颚就直接桶了过去,这穿透它下颚的一瞬间,那一股的血液也是直接洒在了我的脸上。

    伸手直接把它的身子给推到了一边,那被我刺穿下巴的东西也是在哪里不断的滚着,用手扒拉着被我穿过它下颚的那根长枪。

    之前都是它压着我,而现在这情况也是翻了过来,骑在了它的身上,双手抓着那刺进它下颚的长枪枪身也是狠狠的一用力,顿时间又是一大股的血液从它上颚上面不停的流进它的嘴里,直至把整个大嘴都染红,它的四肢也都不在挣扎死了过去。

    这接连而上的东西也是都不好对付,要是刚才不知道谁帮我的那一下,估计之前我就被这东西给啃食了,不过说道刚才救我的那人,牛头朝着后面看去那几个人类都锁链拷着脖子,就算他们的旁边有武器他们也拿不了,而且这东西的身上除了我给他造成的伤势也没见到什么利器之类的打击,难道说那些的人类当中,还有着不用那类东西就能给它造成那样伤害的力量不成。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战斗又赢了,不过这次并不敢在那么的大意,毕竟谁知道会不会从哪里再窜上来一个之前那样的东西。

    在我这样的防备,这还没一四周那寂静的座子上都响起了欢呼的声音,转头朝着它们看去,这股的欢呼声看似是从心底而发出来的,虽然不知道它们对人类有多大的仇恨,但对于有能耐的人就例外了。

    看这样子也并不像是再有那样的东西再跟我上来对战的样子,伸手从它的嘴里把长枪拿了出来我有朝着那几个被管着的人类走去。

    再次的来到他们的前面,拿着长要朝着他脖子上的锁拷打去的时候,不知为何脑袋突然的开始发蒙,晃了晃脑袋伸手再把长枪朝着那人的脖子上穿去,不过这手越来越抖,毅力终究还是每有战胜意识,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过了不知多长的时间,眼睛模模糊糊的能睁开了些,顺着缝隙朝着前面看去,几个人类的女人在咋了我的旁边弄着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想再往下看去,此时的意识又不能再次的控制,眼前一黑又躺了过去。

    再次有了意识,现在的精神情况好了多,不过还是感觉脑袋有些胀胀的感觉。

    控制着身子动动,感觉还是都能控制,捏了捏手,不知为何去感觉到了一股软软的感觉。

    睁开眼朝着前面看去,几个姿色较好的女人也是在我的旁边看着我,其中的一个人还双手捂着自己。

    扭身朝着身子上看去,之前那些所受到的伤口都已经愈合了很多,那些伤口所在的地方都感觉到一股热热的,痒痒的感觉。

    那些的伤口并没有被布匹什么的包扎,唯一有的东西就是覆盖在伤口上面风那一层绿色的亮光,虽然很小,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得到的。

    看着这几个女人,不知为何在她们的身上都能感受到一股,略微熟悉的感觉,并不只是样貌,主要让我感觉熟悉的还是他们身上的那股气息。

    “大人,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听到这女人的话我也输直接坐了起来,而我这么一坐起来也是给她们吓得往后退了退。

    伸着手再次看了看身上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了”,“大人,您身上之前受到了那么严重的伤,现在还是等身上的伤势更加恢复一些还是起来比较好”。

    听着她的话,我现在的身子条件我还是知道的,我的身子这回复恢复能力我还是知道的,再加上她们给我覆盖的这层绿色的东西,等灵气回复一些再用灵气去修复修复,根本没什么大碍,不过既然现在有休息的世间,还是让身子恢复恢复。

    身子朝着后面仰了过去,这旁边的一个女人也是拿起了旁边的枕头给我垫在了背后,身子往后一仰也是直接能靠在这里。

    看着她们几个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副听我安排的样子我也是指了指肚子“我饿了”,“对不起大人,我们现在就去把食物端上来”。

    现在身子仰在这软软的床上,旁边有养眼的女人来给我喂着东西吃,妈呀,这生活简直不要太舒服好不好。

    在这吃着的时候我也是朝着她们问到“这里是哪里”,“大人,这里是凶兽一族的宫殿”,“我为什么在这里,而你们几个为什么随意我差遣”,“大人,我们接到的指令就是按您所说的东西去满足您”,“就连陪我一起睡觉也做的到吗”。

    听到我的话,明显的感觉到这六个女人当中有两个人的身子颤抖了一些,不过那被我问着的女人并没有张嘴,伸手开始解着身上的扣子并没有什么犹豫的神色。

    她是这样,旁边的也有几个女人也是这样,在解开自己衣服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有过什么犹豫,除了那两个颤抖解着扣子的人,看来她们对这种事情都有些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