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这时候跳起也是刚好它的那狼牙棒从我的下面挥舞了过去,这情况要是慢一点的话,我这所迎来的都是一股巨力的打击。

    身子刚刚落下,它的另一只胳膊又朝着我挥舞,转身不停躲着它的这挥舞的攻击,随着它的双狼牙棒竖着朝着我落下,尽管我躲避了开也是被它的这力量的震荡给震得滚到了一边。

    伸手拍了拍身子,伸手从风袋中掏出了一把长枪,如今我这身上的伤势虽然恢复的七七八八,但灵气的缺少也是让我不能再拖。

    面对着它再次的进攻,一股的灵气朝着龙凤印记注入了进去,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印记上涌入到了右手上面,握着灵枪就朝着他它的这一棒子打了上去。

    它的力量很大,不过这被我注入了一些灵气的印记力量也是能挡住它的攻击,随后松开了长枪身子朝着前面一挺一拳直接击打在了它的肚子上面。

    它的皮肉很厚,被我这打了一拳也就只退后两步的样子,不过这两步对我来说也是足够了。

    身子朝着前冲,这大块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也是挥舞着长枪朝着它的身上划了过去。

    我这握着金品的长枪,这样的一下划在它的身上也就只留下了那么一道浅浅的口子,这防御的大小一眼就看得出来。

    被我这几次的进攻也是把它的愤怒点了起来,双手挥舞着狼牙棒不断朝着我挥舞,虽然并不能很好的击中我,但这光是砸在地上所传来的震荡都让我吃了不少的苦头。

    现在的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体内的灵气也是消耗下去了很多,要是这种情况再跟它拖下去的话,那么就真没赢得机会了。

    体内的灵气大量朝着右手的龙凤印记注入了进去,在它那一个狼牙棒再次朝着我挥舞下来的时候,伸出胳膊直接捏住了这根棒子。

    抬眼朝着他看去,手上的血液也是不停的从手上往下流着,虽然我挡住了它的那棒子,但棒子上面的那些尖刺却狠狠地扎进了手里面。

    看到我的这一下它也是一愣,不过这转眼间又挥舞着另一个棒子朝着我砸了下来。

    我的右手有这力量,但左手没有,伸着右手狠狠捏着它的这棒子直接横着朝旁边打了过去,一瞬间的撞击,两个棒子直接撞到了一起,而且这一下也把那朝饿哦砸下来的棒子给打碎了去。

    趁着现在的这机会,捏着拳头上面覆盖着一层的金气直接朝着它腿上打了过去。

    在它这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一拳直接击穿了它的膝盖顿时传出了一声声的惨叫。

    扎完了这一下把手从它的膝盖中拔了出来这东西直接单腿跪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这玩弄人类的家伙,我也是没有丝毫的怜悯可言,抬脚跳到了它那个半撑着的腿上,再次的跃起捏起了拳头就朝着它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随着我的落下,这只之前那么享受杀戮,享受击杀手无寸铁的毫无反击之力的东西也是直接倒了下去。

    转身再朝着它看着,这生物的防御力果然不是盖的,被我这么一拳击中了脑袋还在睁着眼活着。

    伸手翻成了掌,一股金气的凝聚横着朝着它脖子上扫了过去,一阵血液的飞出,这东西也是没在咽几下气也是直接死在了这里。

    一幕幕的出现惊着了在场的所有人,之前那一阵阵欢呼雀跃的声音也是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刚才一直紧绷着的心神稍稍放松了下来,这一股疲劳的感觉也是让我坐到了地上,不过这时候的后面也是传出了人类的声音“兄弟!干得好,真给我们武修出气啊,哈哈哈哈哈”。

    扭头看着后面的那几个家伙,现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之前那股绝望的感觉,有的脸上带着笑,而有的脸色也是变得并没有那么的差了。

    看着他们我也是明白这希望的重要,人不能没了希望,如果连希望都没有了的话,那就只有坐以待毙了。

    这距离我杀了那个家伙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会了,现在的场上还是和之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声音。

    站起了身子朝着那些被关着的人走着,路过这些尸体的时候伸手从这旁边那起了之前的那长枪。

    走到了这前面的人面前,伸手把这长枪插进了这笼子的前面,双手使劲摆着这笼子上面的铁棍也是把这地方开上了一个口子,不过要是不把他们脖子上面的那锁拷打开还世救不了他们。

    一股的金气朝着长枪前面注入,伸着长枪要一下朝着那东西刺去的时候,身前突然溅射起了一阵的土,随后也不知出来的什么东西直接顶着我的身子带着朝着后面飞去。

    被它这压着朝着下面坠落去的时候我也是看清了它的长相,不过它这长相长得实在太过的奇特也不好去怎么形容,不过那两排又尖又长的牙给我的印象却是很深刻。

    张着大嘴朝着我使劲的叫喊,身子呗撞到了这地面上之后两排的牙直接朝我咬了下来,不过我手中的长枪也不是没用的,伸手挡在了面前这一张的大嘴也是直接卡在了这上面,两排的尖牙就在我面前几厘米的位置,但就这几厘米的位置被我用长枪定住了它的嘴。

    它的力道还是很大的,要是在我完好的时候要再这样战胜它并不困难,但在这时候却显得是那么的困难了。

    它的牙不停的想要闭合下去,但被我这金品长枪枪身当中了嘴也是让它无法落下。

    它这越着急越咬,越咬也就越着急,它的身子并不怎么大这脑袋疼后面的身子几乎都趴在了我的身上,在它这咬不下去气氛的同时这四肢也是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抓着,想想以她它的力量在我现在的身子上面抓哪里是我能承受的住的,这每次带我爪子挥舞都会在我的胸口肚子上面留下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它这一时半会咬不到我,但这来来回回不停的在我身上爪也是让我受伤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