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醒来当然意识被这锤了两下也是直接变得再次模糊,抓着我的身子直接扔到了它的肩膀上的位置也事是把我顶的不行,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深,脑袋一低直接再次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事后,浑身的疼痛感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但现在却感觉不到什么冰冷的感觉,每有雪花之类的东西。

    睁开了眼之后,眼前的几根铁棍也是映入了眼帘,用手撑着抬起了身子,脖子上也是感觉到了异样的东西,伸手来回的摸了摸,一个铁圈直接拷住了我的脖子,而铁圈的那一面也是连接着一根粗大的铁链。

    看着四周的这个笼子,自己整个人就像是动物一样被关在了这里,透过这笼子的缝隙朝着外面看去,那一面面的黑布也是挡住了我的视野,不过这虽然眼睛看不到外面的东西,但耳朵却可以听到,四周叫喊哭闹的声音都有的,最为关键的是,这些的声音应该都是人类传出来的。

    听着外面传出的声音,看来被抓到这里的也不只我一个,虽然不知道那样的东西来抓我们做些什么,不过看着样子明摆着没有什么好的事情。

    趁着现在的这时间也是把魔气有缩回到了体内,聚集到了体内的一个地方也并不再去动它,之前那东西当然力量可是非常的大,要是没有这魔气我估计要战胜那一个都很难。

    魔气的退去,那空荡荡的灵气种子又显露了出来,如今虽然已经能很好储存自己的魔气,但被魔气覆盖的灵气种子一没了魔气之后,这里面的灵气也都会消失干净。

    灵气慢慢的恢复,换取着木气来治疗自己的身子,在这时间段当中,有着进来的声音,也有着拉走我旁边那些人的声音随着一个个声音的消失,看来我也应该逃脱不了这命运。

    没一会的时间,进来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接拖着我所在的这笼子就朝着前面走去。

    被这样拉着走了一会,一股的光亮也是顺着这未盖满的黑布照了进来,顺着这缝隙朝着前面看去,一只若隐若现的脚踩在这土地上不停的拉着我,就这样走了一段的距离之后把我给放了下来。

    前面的那脚转了过来,随后布匹直接消失,一股强烈的阳光照在了身上,眼神当中看到的也都是使人睁不开眼睛的光亮。

    一会的适应期过了之后,眼睛也能适应这股的光亮,朝着这旁边看去,满满堆积着的全都是胳膊腿,身子碎肉样的东西,从这东西上就可以看得出,这些都是人类的尸体。

    眼神再睁开朝着更远的地方看去,一个握着两根巨大尖刺棒子的,浑身长着黄色毛发,长得就像是野狗一样的站立生物在我前面十几米的位置。

    随着一声的叫喊有把我的目光朝着旁边拉了过去,这旁边也是有着一个人坐在那笼子里面大喊大叫的。

    这里被关着当然也不止有我们两个人,扭头来来回回的看看,这里同样像我一样被关在这里的人类也是有了七八个之多。

    我们现在在这里的地方,就像是一个大型的斗兽场一样的地方,不过现在的位置被换了换,之前所见到的都是一个人类武修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强大去面对几只的魔兽,而现在那半人半魔兽样的面对的却是我们几个被关在笼子里面的人。

    欢呼声雀跃声从四周响了起来,朝着这四周的上面看去,这一个巨大的东西上面坐着的足有几百个的,类似于我们前面站着的半人半兽在哪里呐喊着。

    看着这一幕我整个人都楞在这里了,我这朝着学院走的路上,到底被刮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鬼地方。

    在这气氛的烘托之下,前面的那魔兽吐了口气之后直接朝着我们冲了过来,不过我们这里的人有好几个,而它却只有一个,所以超我们冲过来的时候也是看到了它朝着我们这里的一个人冲了过去。

    我们这几个人全部被关在这里笼子里面不说,这脖子上还绑着一个巨大的锁拷也是让我们的行动更加的受了限制,看着那东西直直的朝着旁边那人所在的笼子冲过去之后,伸出两只抓着狼牙棒的双手朝着中间挥舞了下去。

    它的那力量真是大的不行,这双手顺着笼子的两边挥舞到了中间,瞬间这笼子四周的铁棍就随着它双手的挥动而砸向了中间,里面那被限制了行动的人瞬间被砸成了肉泥。

    又是一阵的欢呼声在这场中响起,那东西也是伸手举着两个棒子享受这着这雀跃的气氛。

    虽然我对这旁边的人没有多大的感感觉,但如今在这种的条件之下,我们就被当做供它们享乐的东西,一股的气愤心里也是油然而生。

    这第一个人死了之后,它又把目光转向了下一个人转身冲了过去。我们现在被关在笼子,脖子上被拷着一副铐子彻底把我们拴在这里,现在的我们就犹如活靶子一样被这样关着,而那再次朝着冲过去的人下场也是可想而知,一样的被砸成了肉泥,一样的下场。

    一个个的砸,这几下砸死了几个人之后也是轮到了我这里,那野狗握着满是血液的狼牙棒朝着我冲了过来,到了这笼子前面的时候一棒子从上方落了下来,瞬间破坏了笼子朝着中间的我直接砸下。

    看到了它之前的攻击我也早有防备,在它这砸下来的时候身子也是多了活动的空间,整个人朝着上面一跃抓住了这笼子的斜上方,这一击也是被我躲了过去。

    看着我的这样子明显也是前面的那东西没想到的,我的眼神和它的眼神对了上,伸手朝着它挥了挥也是示意它继续的进攻。

    看到我的挑衅之后它大叫了一声,挥舞着另一只手横着就朝我扫了过来。

    在它的那下再次砸碎这笼子的时候,拴着呢我脖子锁拷的那铁链也是被触碰砸了开,而我这没有了那被小空间的束缚了之后身子朝着上面又跳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