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手上流着的血液,现在自身的轻敌成分未免也太过的多了,可能是那武皇死掉的原因,认为这地方没再有威胁自己因素而导致自信太过的膨胀了。

    在他这样一直手抓着我的同时,他的身子一侧一面冰褐色的盾牌映入到了眼中,随后的瞬间的撞击也是直接把我给撞飞了出去。

    自己的身子被印在了这冰屋前面的墙壁里面,感受着身子上现在的疼痛,果然只有疼痛才能让人的心神冷静下来。

    想想这自身的膨胀已经有过很多次了,果然实力的提升会使人膨胀,尤其是战胜过比自己更加强大的敌人的时候,再面对那些看着实力不怎么高的人会让自身会太过的低估。

    把我打倒在了这里之后,那两个人也是笑着朝我走了过来,到了这一定距离的时候,那冰褐色的爪子和盾牌一起朝着我迎了过来。

    在我这还没防御反击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旁边窜了出来,朝着他们的武器上迎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这不高的身子,她举着双手聚集起了白色的气息不停顶着那冰褐色的盾牌和利爪,看着她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也是他是用着自身很大的力道,双手颤抖的样子也是说明了此时的她是在硬撑罢了。她能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面把自身的气息运用到顶住这两个人攻击的地步,不得不说她的天赋很高啊。

    “龙毅,我也要保护你!”一阵稚嫩的声音传出也是映入了我的心神,扶着这墙壁站了起来,走到了金灵的旁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已经在保护了”。

    控制体内的木气直接朝着这地下注入,在哪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根木藤从地下穿透而过,直接缠绕住了他们的身子,十指聚集起了十股的金气就从这里窜了出去。

    自身来到了他们中间的位置,双手朝着旁边一挥,他们这两个人侧腹的位置直接出现在了五道半米长的伤口,接着这十指到了他们眼前的位置停在了他们的眼睛眼睛前面。

    “如果下次在让我见到你们,我敢保证到时候的你们就不再是这么的完整”说完了之后抓起了他们两个的肩膀,挥手朝着前面扔了出去。。

    这一扔直接扔出去了十几米的距离,掉到了那地上之后两个人转头看着我一眼也是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回头朝着那金灵看去,此时的她也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来之前阻挡的那下已经是她的全力了。

    扭头看着那从屋子里面出来的两个女人,现在她们的面色可是要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差的太多太多,看来冰冷的死也是给她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回到了这里之后,自己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平静了下来,几乎没有任何的争斗,现在在这里每天要做的就是过着这属于学员的生活,每天除了那冰点就是冰点,要是不去多学习一些的武学的话,自己所会的东西也就太少了。

    现在的每天也是都和横惠她们住在一起,咳咳,但并不是在一个床上,之前没仔细的看,但现在再看看这抢来的地方也还是挺大的,每人住一个屋子的话都可以住的下。

    时间这样过去,在两个月后的一天那院长也是宣布一件事情,一个关于之前听到了那百院大战的事情。

    百院大战正如字面意思的所说到时候那参加战斗的就是上百个学院,而这么多的学院之所以聚在一起争斗,这所为了的就是加入到那最为顶级的地方,武修们所追求修炼的地方顶点。

    那样的战斗想想也是有些的激动的,毕竟参加那样战斗的,不是说谁上都行的,那么多的学院去的人实力肯定都没有低得,虽然没有很少的人数限制,但你去的人各自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还是两说,要是再拍的多了,拖了人家的后退就得不偿失,所以说这一般派去的人不能多,而且实力还不能弱。

    想起那样的百院大战,最让我高兴的是,会不会到时候碰到我的那些老熟人,那月火学院的人。

    不知不觉间我离开哪里已经有很长的一段的时间了,哪里作为我的起点让我来到了现在的阶段,哪里陪我一路走来的人也是让我很怀念,那么多的学远,不可能少的了那月火学院吧,不过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能碰见的会是谁。

    想起那相聚的时候,心里面也不面有些的激动,每每的去夺得那冰点也是更加的有了动力,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去接触到他们,才能让他们在陷入到困境的时候去帮一把。

    距离那百院大战开始的时间,还有两年多些的时间,这两年多说实话真的不长,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要把自身的实力提高到很高的一个境界,以这里的条件我感觉是有些的慢了,要说现在能最快增加自己实力的方法我感觉还是得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天域。

    出了这学院的大门之后我也是又朝着那冰刺林的地方,以我现在的生命力要是再耗费生命力去一次魔域的话,那我估计我也没多少的年头能活的了,所以这次去救就是看看能不能让那个东西带我回到魔域去。

    来到了这大坑里面之后,扭头看看四周起身直接跳到了这大坑中间的位置,伸手摸了摸,分开了这里的雪也是看到了那一层被我用木气给挡住的地面了。

    伸手控制着金气朝着这上面划去,几根的木条直接被我给切碎了开,还没等我往里面跳去,一根的触手直接从上面窜了上来,捆住了我的身子之后又把我给往下拖,看着这样的触手我也完全没有挣扎,毕竟这东西的出现还是听和我意义的。

    再一次的被拖到了这下面,脑海中的意识感觉也还又变得开始有些模糊了,感受着这东西,想想我之前掉到这里见到那一模一样我的应该也是被它给影响了,不过现在的我比之前强了可不止一星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