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沉浸在那梦中也是根本不想醒过来,不过这也就只是我想的罢了。(书^屋*小}说+网)

    身子上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冷气,眼睛一张一张的就醒了过来,有了意识感官也是感觉自身冷的不行,睁眼朝着这四周看去,现在的我被关在一个貌似四周都是封闭的并屋子里面,身上被一根根穿着的冰刺给架着,比起之前架着我的那些冰刺似乎现在变加更多了。

    伸出胳膊撑撑这四周架着我的冰刺,果不其然的用不上力量,现在我的身子还是处于魔身的状态,如今连这东西都弄不开,看来在这回来的时候又把我的力量给封住了。

    回想起来,那冰冷的消失仿佛还在上一幕,死亡的来的太快,那东西一口就把冰冷给吞了也是我意想不到的,如果不是有那院长阻挡说不定还能救,多少年这一切总不能都怨在他的身上。

    这一场大的那武皇和那一直如同一把锁链缩着橫慧她们的人都死了,这一场战斗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意义。

    这一段的日子,我整个人都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被关在这一个冰做得屋子里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期间想要谁上那么一会,这里面的冰冷的温度就直接给冻醒了,最关键的是,这一个被冰围的严严实实的屋子,时不时还要刮伤几股风也不知是要干什么。

    现在我体内的魔气被封住了,而这身子又被那冰刺给架了住,现在要想逃脱这里也是想都不要想。

    在这被关了几天的时间,院长来过了之后问了问我这身的魔气从何而来一类的问题我也是大概得讲了讲,虽然我那些的细节并没有提过,不过这也就足够了,而且看院长那样子,仿佛真的跟魔族有什么过节似的。

    被关了半个月的时间放出来了之后,也是很严肃的告诫我不要再去动用那股的魔气,至于这为什么,肯定是怕伤到其它的人喽,把自身的魔气全部都吸收到身子里面藏起来还是可能得,毕竟这学院我还并不算是很熟悉,再加上外面那冰刺林的下面还有着那东西的存在,要是没点力量的话该拿什么去跟人家对抗。

    在哪出来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也是来到了这里面,挥手之间那刺的我紧紧的冰刺就被他给打碎了,看着眼前的这人,虽然同样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但这个人却能让我认出来,就是之前那拦住武皇的人,如果那次要是没有他的话话,也许我的这条小命就搭在哪里了。

    跟着他离开了这个人地方,走过这一截截的阶梯也是朝着这下面走去,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幕,这也就还是那冰塔里面了,不过我这次被关的那位置都接近到了这冰塔的顶端了,想想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惹出来这么多的事也才把我关在哪里,那被关在顶端的人该是烦了多大的错。

    跟着他离开了这里,到了这门口的时候那黑衣人手一挥,前面的那面冰墙中间直接开开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冰门,看着他那随手就在这冰墙上开上一个冰门的样子我也是在想,这冰塔是不是他们想作何改变就作何改变的呢。

    除了这大门,来到了这外面扭头看去,此时的哪里有着几个黑衣人的存在,再扭头朝着之外冰塔上面看去,那一个个的小缝里面仿佛都有着眼睛在盯着我看。

    摇了摇脑袋离开了这里朝着这外面走去,那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想想之前那么实力强大的武皇都有些害怕那个黑衣人,不管是那群人的势力还是他的实力都引人深究啊。

    走过这一棵棵的冰树,看着这地方貌似有段的时间没这么好好看过了,从开始踏入这学院,再到这后开发生依一系列的事情自身仿佛就没怎么停下过,如今该死的都已经死了,就连那武皇都已经死了,这人学院应该没有更大的麻烦存在了吧。

    走了一会走出了这冰刺林才算是真正的离开了这属于冰塔所在的位置,看着前面的那些房子,看着哪里拿一个个人,现在的感觉仿佛就是离开了很久的样子。

    摇了摇脑袋走在这街道上,没有了那冰刺的束缚着感觉就是要好的多啊,高高兴兴的回到了自己印象中的屋子前面,看着这一片的废墟感觉还是那么的怀念啊。

    看着这些东西看着看着,这东西还是之前的那些东西,不过这本来还是高着的房子,如今怎么就变得那么平了呢。

    看着那一堆的废墟,再看看旁边的那些建筑,这还真他娘的是我屋子!看着这一幕我也是气愤不已,想想之前我的实力这么说都露出来了吧,这我被管着这才半个月的时间,我的屋子就让人家给拆了!

    扭头朝着旁边看去,那橫慧她们的房子还是好的,不过那大门却像是被拉开样子我也是有些的奇怪。

    抬脚来到了那橫慧她们的屋子前面,睁眼朝着是里面去看去这里的摆设感觉都是乱糟糟的,再往里面走一些也事听到了一阵打斗的声音。

    顺着这这声音我也是直接来到了这屋子的里面,看着我这里的也是发生了很多战斗的样子,此时那橫慧芸兰两个人都在那墙边的位置,她们的身上也都受到了些许的伤势,而这对面逼着她们的是两个人未曾见过的人,之所以把橫慧她们逼到了那角落还没冲上去,这是因为在橫慧她们的前面,一个低低的,白色的女孩也是控制着周围一股股的白色东西跟他们抵挡着。

    那两个人的实力并不低,但这每每的想要上去,那一股股的白色东西都会挡在他们的前面,尽管他们动用了冰盾去抵挡,但凡是触碰到那白色东西的都是被削的粉碎。

    一段时间没见那金灵都有了这股的本事也是让我很是的欣慰,不过这欣慰归欣慰,这两个无礼之徒还是要解决的,毕竟这哪里是他们两个可以闯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