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穿透着身子的一根根冰刺,心里面的怒气越来越大,伸手捏着身上的两根的冰刺自己体内的魔气也是瞬间的从自己身子里面喷发,一股的魔气的直接从体内瞬间浮现了出来。

    一股的魔气让我翅膀背的翅膀再次出现,自己的牙齿指甲身子也是再朝着魔人的方向逐渐增多,到了这一定的地步之后伸手直接砸碎了这身上的所有冰刺,身子也是又恢复了自由。

    体内的魔气不停的释放,双手上面出现在了出现了长长的尖刺,整个的皮肤颜色也都变得更加的深,仿佛这魔身的力量正在迎合着我怒气的增长。

    身上覆盖上了这股的魔气,脚一踏地面扇着翅膀朝着他硬直飞了过去,现在的我比之前强大太多,这朝着我射来的冰刺根本不用我去阻挡,这接触到我身子外面覆盖的这层魔气都会被摧毁个干净。

    面对着那一波波迎来的冰刺我也没有停下自身的速度不断冲着,现在的这战斗也就是我和那院长之间的了,其它的那些长老说实话,我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之前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就都有了伤势,唯一要靠他们能对付我的也就只有团结起来,不过现在这场面他们根本没有团结的时间。

    接连的射过了几波的冰刺之后,那院长也是没再进攻,就直直的站在那里表面也没说做些什么的样子。

    看到这院长得的一幕,随着我越来的靠近,这院长没说有什么着急的样子,但旁边的那些长老却急躁不堪了,转头不停的看着院长,但院长就是不出手也把他们急得不行。

    转瞬间,我的身子直接来到了我离那院长只有几米远的位置,看着那院长还没有出手的样子那些的长老也都聚集起了冰墙凝固在了他们的前面。

    院长凝结的那冰刺锋利程度和坚硬程度都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他们几个人凝出了这样的冰墙也完全抵挡不了我的进攻,身子就这么硬直朝着那冰墙迎了上去,根本不用我出手,我外面聚集着的魔气再加上我这快速的力量直接就把那冰墙撞了个粉碎。

    魔气朝着右手龙凤印记上面注入,强大的力量从印记上涌入到了右手,控制体内的魔气在附着在右手上面,这一股的强大的力量在右手形成。

    伸着右手直接朝着他们抓了过去,看到我这么近那长老也都做好了跟我拼命地打算,用着武器准备迎接我的力量的时候,背部的双翅一扇,身子提高直接从他们的头顶飞了过去,扇动翅膀瞬间加速朝着他们后面热两个人冲了过去。

    起初那两个人看到前面有院长他们顶着他们也并没有慌的样子,但如今看我穿过了院长他们之后,两个人吓得腿都要打哆嗦。

    在我这翅膀的挥舞下,这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他们的面前,在他们那颤抖的身子当中,伸手朝着他们中间抓了过去。

    就在我这右手在他们中间抓过去的时候,一个红黑脸,上面长着两根长角的东西也是出现在了前面,一张大嘴朝着这里吞了过来,而我的有右手也是朝着他迎了上去。

    这只胳膊伸到了他们嘴中之后,向上一番直接把右手的指甲刺入倒了它上面的肉里,翅膀一扇带着它直接朝着前面扑了过去。

    抓住了他之后,捏起了另一个拳头朝着他的这大脑带上就是阵的挥舞,我现在这聚集龙凤印记力量,裹着魔气的右手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拳拳的落下直接把它这本来就大的脑袋给打的更大了。

    伸手掰开了它的嘴,朝着里面看去并没有看到有什么能存储人的地方,它之前吞了那么多的人,难道说它每吞下一个人就把那人带走藏起来了不成。

    伸手抓住了它的双角,“说,你把之前的那个女人藏到哪里去了!”,这东西听到我的话后也是咧着那大嘴说到,“我们鬼族很快便会来到天域的,到时得天域将是寸草不生”在他这说着话,一气之下双手狠狠地一用力,两根角直接被我从它的脑袋上面拔了下来,同时一阵的惨叫也是随即而出。

    看着这大个的脑袋我也是从它的上面站了起来,这东西不说我对她还真没什么办法,只能把这东西先留着,等着之后再去研究这东西了。

    看着手里面的这两个角,我记得之前这东西还是武器的时候只有那一根角,但这后来跟那魔人融合了之后就变两根了。

    看了一会这双角我也是把它给收了起来,再次朝着那东西看去,此时的拿东西明显感觉气色很差很差,脸上的面孔也是很痛苦,然后一声声惨叫的出现,这东西脑袋已僵,整个都化为了碎末掉到了地上。

    看着哪东西之前的样子,我之前打了它那么半天都没说有过那样的痛苦,现在被我拔掉了双角之后就变成了那样子,看来这双角跟它有很大的关系啊。

    这一地的碎末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价值,就跟这怪物碎裂的石头沙子一样,已经没有了任何有用的样子,随着一阵冷风的吹过,这东西直接消失了。

    看着哪些碎末小是多少方向,那曾经救过我的冰雪一样的女人也就这样消失不见了,想到这里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下,纵使她之前那么的利用我,但在这生命的逝世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转身朝着后面看去,一根根的冰刺从我的四周迎了过来,从胳膊庞穿过,从腿部脖子旁边穿过,我整个人就这样被钉在了这里。

    面对着这样的冰刺我也没再去反抗,这些事情的发生现在身子都处于一种疲惫的状态,现在再加上那冰冷的消失,现在的整个人都不是那么的好,松开了提起的心神,意识一模糊整个人便睡了过去。

    在这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开始我从魔域回来的时候,看着了那一副冰冷面庞的人儿,喝着手里面的热水,那一刻却是那么的美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