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人的消失,我感觉这里的人数也是逐渐变得少了起来,要是这单个的人消失了之后没准就就会去冒险吃其他人,而我们这里就只有三个人,要是他就样的直接出现在我们的身边那么我们都是会要死的。

    要是在之前的时候被压就被压,被关到那冰塔里面一些的时日我也不会怎么样,但如今自己的安全都保护不了我也并不能就这样老老实实的了。

    这没走出几步去,这扭头看向那一边的时候我却是发现了冰冷的影子,如今她也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哪里看着我,面孔上面也并没有太多的色彩,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让人感觉心痛。

    转头跟我旁边的两个人说了说我想要过去跟她说两句话,被他们拒绝了之后我也是扭身直接朝着冰冷走去,而他们想要推动我那真是太不容易。

    迎面朝着冰冷走去,看着她的那样子我也是感觉很心痛,不过如今那武皇被院长杀死了,这也是让我留下了一笔的遗憾。

    朝着这冰冷走了几步出去,突然的又是那股异样的感觉从前面穿了过来,感觉到这一幕我也是感觉非常的不妙,张嘴朝着冰冷喊着,身子朝着她冲出,不过这地下突然的传出了两跟尖刺从我的腹部两侧穿过,把我给钉在了这地面上。

    眼见那冰冷的背后突然出现在了之前那巨大的东西,如今这距离离得近了我也是能看清它的样貌,整个样子和那张着双角的东西一样,不过此时的它们只有一个脑袋样的存在也是显得非常的怪异。

    一张嘴张的巨大,那一打张的嘴直接扩大到能退吞下一个人的程度,看着那大嘴朝着冰冷落下,我拼命地想要朝前面冲去但奈何这两根的冰刺把我给限制住了这里,而且我身子里面的气息也无法好好动弹。

    在哪大嘴落下去的一瞬间,整个人冰冷的人我都已经再也看不见,而那大嘴吞下了冰冷之后整个脑袋朝着后面一腿就消失在了哪里了。

    看到这眼前的一幕眼睛顿时红的透透的,想起那冰冷第一次救我,再到我就她,再到她最后的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如今却再也看不到了。

    整个人低头顶着这两根巨大的冰刺我也是哭了起来,虽然自己的样子可能很弱,但如今这股的伤痛却是直接传达到了我的心里。

    这一幕不仅我看到了,其它的人也都看到了,我这后面的两个人整个都愣在了哪里,而其它的那些有的朝我看过来的人明显也都看到了这一幕。

    现在的心里越来越痛,而这股的伤痛逐渐转化成了无能,要是我之前去救她的话,如今那冰冷也不会被那东西给吃了。

    睁着眼看着这顶在我身子两侧的冰刺,如果幺妹这两个东西的话,我就可以冲过去,而冰冷也就不会在我的眼前死掉,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怪那院长!

    心里的感觉越想越愤怒,双手不断的用力想要挣脱开这冰拷,但这东西热坚硬程度实在是太高,现在的我根本奈何不了它丝毫。

    体内不停的调动着体内的气息,不过这双手手铐上面的东西一闪一闪的亮着光亮,我体内的魔气也并不能好好动用。

    如今到了现在这样,伤又算什么,痛又算得了什么!用着双脚直接顶在了这插在身子两边冰刺的上面,身子使劲的朝着后面仰去,两臂被这两根的冰刺直直的卡在那上面,而且再被我这样的力道给施加着,两条胳膊的上面也是在承受着挤压的痛苦。

    现在大的痛苦对我来说都已经算不上是什么东西,自己身子的力道用的越来越大,这胳膊上面的疼痛感也是越来越高,一声声咔嚓样的声音也是映入到我的耳朵里面。

    狠狠地咬着牙,双腿的力道用到了最大,自身的也是仰着脖子不断朝着后面仰去,在这样巨大的力道施加着,我现在这双没有任何气息保护的双手也是直接断裂,急剧的疼同意也是不断刺激着我的心神。

    这两条胳膊断了之后我好没有放弃,毕竟我的胳膊虽然断了,但那冰锁却还扣在我的胳膊上面,所以现在的我想要了离开这里就只能把自己的胳膊从自己的身上弄下去。

    我现在的这想法,虽然很是怪异,但在现在的这种心情之下,这一切对我来说都算不上是什么。

    这全身的力道不断地使用着,胳膊上面一股股撕裂的感觉也是让我疼的肩膀出都感觉到了麻木,这样的一直不断地用力再用力,终于在一阵巨大的疼痛之中,我的身子和我的双臂离开了,两股大的鲜血在空中撒着,而自身也是落到了这地上。

    看到我的这一举动我这后面的两个人也是说着朝着我走了过来,睁眼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我那断开的流着血的肩膀两处瞬间出现在了两条新的胳膊,伸手直接捏住了他们的后喉咙直接给他们扔了出去。

    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看着自身现在的两条着血液的胳膊,伸手捏了捏直起了身子也是朝着那院长看去“一切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冰冷也不会死在我的面前!这一切都要由你来承担!”

    冲着那院长不大叫着,捏起了双手朝着他冲了过去,在这一瞬间也是释放了自身的里面所隐藏的起来了魔气,自身从哪普通的人类直接又回到了魔人的状态。

    我这一步步的踏着地面朝着他冲去,不过他的那双手朝着我这里一捏,一根根的冰刺从这地下直接窜了上来,一根接着一根刺入到我的肩膀,我的腿部,我的肩膀,这冰刺出现的速度太快根本不给我作何反应。

    看着身上的几根冰刺,捏着拳头朝着之外上面砸去,院长所凝聚出来的冰刺锋利不说,这坚固程度也是很高的,每每要破坏这一根都要用上很大的力道,刚破坏完这一波的冰刺我还没朝着他冲过去几步又是一阵的冰刺把自己给钉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