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过之前那么多那东西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情况,不知为何再看眼前的那东西我反而并没有了那股他已经死定了的感觉了。

    现在这对他造成的伤害我感觉比之前大了太多,之前死的或许只是外身,像是魔身用着魔气都还是可以靠着身子里面的魔气而修复复活的,但现在的那个已经是全身处于冻住的状态,也就说,整个已经是个冰人了。

    在场不光我是对他的死亡抱有丝丝的怀疑,转头看其他人跟我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每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冰雕看着,仿佛那东西下一秒就会活过来一样。

    这东西的耐活程度是太过的强悍,就算是魔人我觉都没有那种的能力,应该是像是那武皇那样的魔人我并不觉得会有,但这东西却三番几次的复活我感觉靠的全是那个东西,那把武器。

    它之前说的话当中提到了鬼域两字,这世间域众多我知道,但没个域都看上了这感觉最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的天域我就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先是魔族在天域隐藏,再是眼前的来自鬼域的,虽然不知道这天域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但能让那样的域来争夺这肯定有着特殊的存在。

    时间一每一秒的跳着,这一晃将近半个时辰过去,此时的场面还是和之前那样除了四周飘雪的声音这所剩下的也就是人的呼吸声和心跳的声音。

    眼前的那东西生命太过的顽强,顽强到了被封印,脑袋掉,种种的受伤都不带死的地步。

    等了这半天的时间,当我以为一它真的死了的时候,那个冰雕突然发出了声音,“咔”,一声相声的出现,让我的注意力再次提了起来。

    一声声音的出现紧接着也是“咔咔咔”一阵碎裂的声音,不过这冰雕上面产生了裂纹,当我们以为他要活过来的时候,那冰雕却突然的碎裂了,然后一块块的掉到了地上整个冰雕都没了。

    看到这一幕后我们才放下了心,回过神来感觉自己的心跳都一直处于急剧跳动的状态。

    吸了口气了之后,这场上又才有了声音,一个个谈论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那冰雕坏了之后,那边的几个长老朝着院长迎了上去也不知在说着些什么,不过看着我他们那边一边说着还对着我指指点点的样子看来我也是逃不掉了。

    抬脚一踏地面,翅膀带着闪动我离那么院长几十米的距离几秒钟的时间就到了,这看着我当然靠近,明显的能感觉到几位长老的实力有有动了起来。

    落地了之后把自身的魔气都收回到了体内,外面的皮肤那些磨人的状态也都会开始恢复成之前的样子。

    “拜见院长”来到了这院长的前面我也是对着他说到,“我看你的样子,并没有那种深厚的魔族气息,但又有魔族的力量,就算你不是个魔人应该也跟魔族有很大的渊源”,“是院长,我曾经跟着一个魔族的人到了魔族,为了生存习得了一身的魔气”。

    “魔族那地方我虽然没去过,但之前魔族战斗的时候我也听说过,如今没把你身上的事情弄清楚,把你就这么放下去会让这里的人学院感到恐慌,等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你先去冰塔待上些时日吧”,在他说完了之后两个学员走了上来要给我带上一副冰制的手铐,不过那院长摇了摇头,伸手在手上凝结出了一副新的,咬开了手指在上面画了几笔之后也是把那东西扣在了我的身上,这辈拷住一瞬间感觉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把我体内的力量给封了住。

    捆住我的只是这一点的小手铐,而困住那东西的是哪没人一根巨大的冰刺,这两间的差距差的不止一点半点,而那东西还能从哪样的困境出活出来,我越来越想不到那家伙真正的实力是有多大了,那自称是来自鬼域的人现在还只是这一个,要是一下来上一堆的话,估计这里的人全都会死。

    两个人这样压着我朝着一个方向走着,不过这走着走着,感觉有什么异样的是感觉,扭头朝着侧面看去,哪里空无一物并没有什么东西,摇了摇脑袋,果然是让之前的气愤给震慑住了。

    起初还以为这只是我的幻想,但到了这又没一会的时间,那股的感觉再次出现看着那还是空无一物的地方我也是感到很是的奇怪。

    这接连两次的感觉让我产生了极大的疑惑,到了这第三次的时候,看着那又是一个空无一物我也是站住了身子。

    差距我站住了之后后面的两个人也是催促着我赶紧走,不过我这直愣愣的站在这里,他们推我还是并不那么容易就推动的。

    控制体内的一股魔气注入到了那五行轮盘当中,瞬间也是感觉这无形的力量又把我狠狠捏了一把,不过这股的木气还是被我给注入到了了地下。

    弄完了这东西之后我也是朝着前面继续走去,这果然还没一会的时间我的四周就出现了异样的反应,扭头朝着哪里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正在哪里看着我,不过也就在看着我的时候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一张的大嘴从上面朝着他落了下去,整个人就被这么也给生吞了,然后那东西也是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要是不看到这东西还好,这一看到之后我也是淡定了,不过这时候要是跟他们说着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估计谁都不会相信。

    这样继续的走,这一股股异样的感觉不断的传出,每次出现那异样的柑橘这里的人都会消失一个,这里的人站的分散的较多,一个个被吃掉了也并没有人发现。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东西是跟那张着角的东西脱不开关系了,如今它这么一点点的吃着人,要是他通过这样子恢复实力的话,那么这后果可想而知,如今我的双手被这冰锁给拷了住,身子里面的气息想要动用都难,要是它直接那样出来生吞了我,我都没自保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