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在这么下去,那魔人要破开这封印也就是迟早的事情,那长老伸着再起凝结起了冰刺,脚一踏地面一根根的冰刺从地下穿上,从后面再次贯穿了他的身子,但奈何这他的生命力实在强大,这几下就算命中了他重要的位置也没奈何得了他丝毫。

    看到这办法对呀他没有什么用处这院长直接来到了他的前面,伸手凝结出了一把冰刀,在哪挥舞下来的一瞬间,一抹的鲜血带起了一个脑袋滚落到了地上。

    在脑袋掉了之后,他那脖子的鲜血也是喷的哪里都是,不过这样他身上的那些魔气也顿时停在了哪里。

    看着撑起来那文印老高的魔气也是心有余悸,这看样子已经撑到了那文印接受的最大程度,要是在这么下去的话,非得爆掉不可

    到了这时候刚要松口气,那远转突然传来了一声“向后撤!”在他那话语传出去还没几秒的时候,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在了这里,一股的气浪朝着我迎面而来也是吹的我头发飞舞。

    这股的气势消失了之后,眼前那魔人所在的地方也是出现了一股巨大的魔气冲天而起,这魔气的丰裕程度根本不是之前的那魔人所有的。

    那魔气散去了一些才能看到哪里的真实面貌,现在他右胳膊上那黑红刀脑袋样的东西已经消失,不过却转移到了它的脑袋上面,现在他脑袋上面的那样子就和我之前大死的那巨人一样,两面不同皮肤的面貌,两个奇特的眼睛,而且它那头上的位置还有着两个头角的存在。

    “哈哈哈,老头你太不相信我们一族的生命程度了”那东西说话的时候说话的语气都变了,现在就好像是有着那魔人身体的另一个人一样。

    他走到了那颗被砍下去的脑袋旁边,伸手把那脑袋托起来之后也也是张嘴跟着它说到“兄弟,我们在一块时间也不短了,不过如今你却等不到我鬼域的崛起了,有你这样的魔人为我域做出奉献,我会记得你的”说着他伸手一捏,那脑袋直接爆裂开来碎了一地。

    他捏碎了那个脑袋之后也是对着院长之前所在的地方说到“人域的蝼蚁们,你们现在这里所有人都会为荣幸的为我鬼域的来临做出奉献,你们的生命就由我来收下了”,说着那东西也是朝着院长哪里冲了过去。

    她他这一股的冲劲震散了围绕他的魔气,从这后面我也是看到了那院长现在的情景,此时的那院长前面有着一堵很薄的冰墙,这一墙直接挡住了那炸裂开来,还没逃跑的那些长老和学员。

    他这一面的冰墙虽然很薄,但这防御力却是那么的惊人,那股的爆炸我站在这么远的地方那一股的爆炸气势扑面而来都刮得我身子生疼,而那离着那么近的院长能顿时间放出这么长的冰墙,保护住这些的人,这院长的强大未免也他太超出我的想象。

    那股剧烈的爆炸虽然挡住了,不过这一下明显也是让那院长消耗了很多,嘴角的鲜血都流到了下巴处的那胡子上面面,整个人的气势都被削弱了很多。

    面对着这再次冲过去的那个东西,这院长也是再次的在前面凝结起了一面冰墙来防御那人的进攻。

    一瞬间剧烈的撞击声响了出来,那一全直接打在了那前面以免的冰墙上面,虽然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但他这力量的强大却是我没有想到的。

    刚才那剧烈的爆炸都没炸开那冰墙丝毫,但他如今这一拳却直接在那冰墙的上面留下了裂痕,随着再次捏起了另一只拳头,一同朝着那冰墙上打去这坚固的冰墙直接碎裂。

    这前面的冰墙就直接这么碎了,而这第二面的冰墙在它当然眼里貌似也并不是那么的坚固了,随着他捏紧了双拳朝着那冰墙落下,这冰墙直接被他被给震得粉碎,而这也是让在冰墙后面的那院长狠狠地喷出了一口血,这一股的震荡立领也是极其的高。

    面对着这东西的接近那长老也是聚集起了不断冰刺朝着它刺了过去,这把之前那武皇打得还不了手的冰刺现在刺在那东西的身上根本给他它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一根巨大的冰刺朝着他的身上词刺去,它的身上没什么事,而那冰刺却事直接粉碎掉落在了地上。

    这冰刺什么的都当不住他的脚步,那院长双手聚集起了一团团的冰点,这冰点的范围也是在他的手上逐渐扩大。

    之前那院长凝结出的冰刺什么的东西都自身动都不带动的就能直接凝结出来,而这下直接用双手聚集起了那冰团看来这院长也是要认真了。

    那一股的冰团逐渐的扩大,直到达成了一个半米长宽的圆球之后,院长才把那东西从手里面朝着那东西送了出去。

    一个冰球朝着那它冲了过去,而它见到了之后也根本没有慌忙的样子,伸出了左手朝着那东西张去,再出碰到那东西的时候一捏,瞬间一股的冷气直接朝着四周冲击而来,站在这么远的我感觉头发都已经被冻了上,而且身前还有着一面的冰霜。

    我现在实力这么强大都被这样的招式给袭击了,而那旁边的长老学员也就更差了,一股的冷气过去整个人的半身都已经被冻了上,而好些的就是是在哪院长冰墙里面的躲着的人了,一股冷气冲击到这他们前面的墙上,瞬间冰墙也都被覆盖上了一层的冰。

    这股的气势实在是太过的惊人,而那在中心位置分那个人什么鬼域的人明显也不是那么的好,之前还很嚣张的人直接被冻成了一个冰雕矗立在了哪里。

    看着眼前这一切这院长也是不停的穿着气,那本来已经苍老的身子,现在那股的气势显得更加的虚弱了。

    说实话,眼前这所造成的景象,我此生都没见人用出过这么强大的招式,我一直认为五行气息就是这气息中的王者,那冰气我一直都没怎么动用就是以为嫌弃它弱,但如今我也是再也不敢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