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顶着这巨大两个手掌顿时间给我的身子震得不行,他这样的力气可是要比我大的多,尽管我可以推动它一只得手掌,但要推动起他两个手掌夹击的力量可是难得多。

    看着眼前的这怪物,真没想到他还有这种的本事,魔人能跟武器合在一起我还是第一次见,不过现在要是不离开这里的话,这一会没准就成为一滩肉饼了。

    体内的魔气朝着五行轮盘里面注入,一股股白色的气息从胳膊上转移至双手上,在这一瞬间那金气接触到了这两侧的大手之后就如同绞肉机一样,不断对着旁边的那两个手掌造成伤害。

    血沫肉块不停的朝着四周乱飞,这双手的力气不断加大但这触碰到我这双手的地方就会削掉一部分的肉,前面的那怪物也是张嘴大叫了起来。

    感觉眼前的这一怪物还每有之前那小型的武皇时难对付,眼前的这东西就是力量强大一些,而那提升了的防御力在我的眼前明显是不够看的。

    金气不断地削掉这双手上的血肉,这一会的时间之后也是有空间离开这里。

    用着聚集金气的双手就朝着它直冲了过去,倒了它面前的事后挥舞着附带金气的拳头就直接撞击到了它的脸上,这触碰的一瞬间那鲜血在不断的飞溅。

    一拳一拳不段朝着他它的脸上打击,它的双手都已经坏了掉,现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张嘴叫喊了。

    伸手掏出了之前凝聚的那把木枪,身子一斜握着木枪朝着他它颈部的位置冲了过去。

    这附带金气的木枪直接撕裂了这怪物的脖颈,而我整个人都到了它脖子的里面。

    运转体内的金气覆盖到了身子的上面,现在不管在这里朝着哪走去都会贱起一阵阵的血肉,这一会的时间过去,这怪物已经没有了站立的能力,双腿往前一跪,整个身子都倒了下去。

    干完了这一切之后伸手抓着这旁边的血肉从这怪物的脖颈里面站到了这上面,解决完了这怪物之后感觉浑身舒爽,它死了,那之前姓方的也死了,现在大有一种报报仇了的感觉。

    这一场的战斗我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体内的魔气到是消耗了不少,看来要回去哪地下在找那怪物也并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了。

    深吸了一口气后,不知道是我的幻觉还是什么的,突然的感觉脚下传来了些许的振动,睁眼朝着下面看去,再跟着这振动朝着那怪物的脑袋上面看去,这振动所传来的方向也就是哪里了。

    此时的哪里的头皮开始有了凸起,然后开始不停的晃啊晃得,然后突然的一股黑红的魔气从哪里面喷了出来,尖尖也是见到了一只黑红色的手臂从哪里伸了出来。

    一只手臂按着这地面不停的往出顶着,终于那上面的头皮高到了一定程度敞开了一个裂纹,一个脑袋从那里面钻了出来,然后再是身子,等全部出来了之后也是看到了它的全貌。

    比起之前热那东西,眼前的这个东西更像是之前的那武皇,不过此时的身子的状态也还是和这脚下踩着的怪物皮肤差不多,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那黑红长着角的样子。

    虽然他的脸上并没有那黑红刀样的痕迹,但它的右手上却有,整个的手前面都是那黑红刀的样子,整个东西包裹了他的手臂,然后那从嘴里面出现在了一只手,也就是那武皇的右手,此时的这右手上面长出了那样的一个东西也感觉这东西有些的厉害之处。

    “果然没猜错啊,在这里能解决掉它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如今为了感谢能把我这状态放出来的你,我决定还是把你吃了才能表达我对你的感谢吧”

    “小儿,如今你对学院造成了这么多的损失,还不快给我停下偿还这一切!”“哼,就凭你个老东西也想命令我”说着他冲着那边说话的一个长老举起了右手,瞬间他右手上面那一个张着角的脑袋从他的手上脱离直接朝着那长老飞了过去。

    他释放的这东西速度是很快的,不过这可多年的长老也不是白当的,双手攥起了两个冰点朝着前面的地上扔出,一闪闪的冰墙挡在了他的面前。

    那怪物的脑袋朝着他直飞过去了之后,顷刻之间与那第一面冰墙撞击到了一起,相比于那面看起来很是坚硬的墙壁,貌似它的那武器更具的神奇。

    那东西并没有把这冰墙直接撞碎,张开了它的两个大嘴吃起了这面冰墙,眼前的这一幕不得不说是挺给我震撼感觉的。

    在哪东西把这第一面冰墙咬开了一个窟窿之后,这东西继续朝着下一面的冰墙冲去,之前那面冰墙开始把它给挡了住,当我以为这第二面冰墙也要被他它给吃穿的时候,它的那头角直接变成了很跟那冰一样的颜色,在那头角和那冰墙撞击到一起的时候,顿时间给那冰墙撞了个粉碎。

    一面冰墙就这样的粉碎,在哪长老不可置信的眼神当中又是一面的冰墙倒下。

    一面又一面的冰墙倒下也是让它他的身子朝着后面退去,边退还边继续的建筑起一面面的冰墙,尽管于他一直在建,但那东西摧毁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到了这最后他建筑的能力还是慢过了它那破坏的能力,在撞碎了最后一面冰墙之后,硬直朝着那长老咬去。

    它的这一下连那凝聚起冰墙都可以轻松撞碎,现在要一口咬碎在它的脖子上面,这后果可想而知。

    在这一张大嘴即将碰到那长老的脖子时候,地面上突然的出现在了一个凸起直接顶着那长老朝着上去升去,而那东西没有了目标却直接咬在了那从地面而升起大的冰柱的中间。

    看到这一幕我扭头朝着四周看去,在哪长老的附近并没有人存在,而能在这么远控制那东西的人,这实力肯定弱不了什么。

    “哈哈哈,真没想到啊,如今这场面还能把您给招出来,看来对于我的实力您还是很认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