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武皇说完了之后在胳膊上面咬掉了一块肉下来,血液不停的朝着下面流下,不过那些的血液都被那下面的黑刀给挡了住。

    那血液流进了那黑刀上面之后血液也都被那黑刀给吞噬个干净,吸收完了那些血液之后,黑色的大刀也产生了变化,本是固定的东西现在好像是活了一样黑色的东西不断移动,而且在这血液加入那其中还有了红色的存在。

    红色和黑色不断在哪黑刀上面相融凝结,一会那黑刀的上面也是出现了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面貌,这东西左眼范红光,右眼范黑光,而且在哪东西额头的位置又长上来了一根黑红色角。

    现在的这黑刀那刀柄的位置呈现了一个这样的脑袋,张着大嘴,从这嘴里面出现在了一把长刀,虽然到了现在这样子那把黑刀才算是凝固在了哪里,不过看着那武皇挥舞着这把黑刀的时候那黑刀上面的两颗眼睛却还在泛着光亮。

    挥舞起了长刀朝着这黑团直接落了下来,这巨大的力量再加上那黑红刀的锋利程度,眼前的这黑团顿时间被切成了两段。

    看着眼前这中间空空如也的黑团这武皇也是显得有些惊,让偶遇又挥舞起了黑红刀朝着左右两边的黑团不断地砍击挥舞着,在他这力量的作用下,这黑团直接碎了成一点点小小的黑团,但还并没有说要消失的样子。

    看着这黑团那武皇也是有些气氛的说到“你这以为躲在这东西里面我就没办法对付你了吗!”随着他的话语说完了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张着嘴就要朝着那些的黑团咬过去。

    在哪武皇要咬到最前面的那团黑团之后,他的整个人瞬间也是停在了哪里,握着黑红刀朝着下面看去,一直漆黑的手臂从他心脏的位置伸了出来,而且从那攥着的手指缝当中也是能看到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在他的眼下捏碎了手里的东西,顿时间爆炸出来的血块也是溅的乱飞,随后那武皇反手握住了手中的黑红刀,朝着自己胸口的位置直接叉了进去。

    看着这插过来的一刀我伸手直接握了住,而这刀的刀尖也是定在了我肚子的前面,它这把刀的锋利程度确实高,在我这握住的时候受伤感觉到了满满的痛感。

    抓着他的这把刀朝着后面一用力,这把刀让我直接从他的手里夺了出来,抬起脚朝着他的后背就踹了出去,这一下也是给他踹出去了数十米远。

    把他的这把黑红刀插在了这地上,朝着受伤看去那一刀的痕迹在手心里面清晰可见,而且这刀伤的位置还感觉到了很强烈的灼烧感觉,这阵阵的疼痛也是有些的难以忍受。

    捏着起了全体,一阵阵的木气朝着哪里送了过去不停的在修复那里的伤势,不过这把武器留下的伤势确实厉害,尽管我体内的木气过去修复这一股股灼烧的感觉还在持续。

    抬头朝着前面看去,那被我踹飞出去的武皇整个人也是摊在了哪里,这一脚的力量也是我没想到的,体内那股的默魔气剧烈的爆发了之后,整个身子都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而且那小腹空着的地方,那在被魔气包围的时候也是又滋生出了一个。

    我的这具身体我一直以为只是强化了自身的能力而已,但到了这时候我却发现这具身子的强大之处并不止这一点点,能当上魔神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我魔神所给我的这具身子肯定还有我看不到的能力,也许是我还没到那个程度,又或是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把它逼出来。

    那武皇被现在的我来这一下之后明显也不是那么好受的,整个人在哪里坐着,这样子也是要多凄惨基友多凄惨,而且他的那一刀从他的身子插到我这边,给我造成的伤势很小,但他就不一样了,前面一大到红色的口子显得格外醒目。

    “啊!”他大叫了一声伸手撑着这后面的墙也是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你是第一个把本皇逼到这种地步的人类,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拥有的魔气,但在这之后那都会归我所有!”随着他的话生落下之后,指甲抠进自己的肉中鲜血染红了整个手。

    他举起了手在空中朝着我这边抓过来,在我等待他要放出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的前面地上传来了一声的响动,那被我插在地面上的那把黑红刀硬直朝着他飞了过去。

    这把黑刀直直的回到他的手中之后被他直接攥了住,在原地站站直了身子,心脏那里的伤势也是在慢慢恢复。

    他恢复的速度实在是迅速,现在在我这里朝着他看着,那空着的心脏位置在慢慢滋生出东西,等着哪里的魔气散去了之后,整个的心脏在哪里又跳动了起来。

    要知道我们现在所拥有的魔气都是固定的,每当使用或是恢复伤势的时候都是要消耗魔气的,但现在从他的身上却看到有缺少魔气的样子。

    他修复好了身子,拿起了那黑红刀之后并没有朝着我再次的进攻,举起了手中的那把大刀,伸手反握一瞬间直接朝着他自己那刚生长出来心脏的位置刺了过去。

    一瞬间那把的大刀早穿过了他心脏一多半,那刀所在的为止不停的流着,这也能明白这所刺在位置的重要。

    被这么插了一下之后他也是一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魔气”说着他握着那把刀再次的一扭,整个的心脏都被搅碎在了那黑红的大刀之上,而那大刀也是不停的吸收着这流到上面的血液,然后整个刀都变亮了很多,然后这亮度达到了一个程度之后,那吐着刀的大嘴也是再次张了开,一股股黑红色的东西不停的朝着他吐去。

    这股的东西看上去是一股黑色红色的烟雾,看着那样子也并不像是魔气的样子,而在这东西吐到了那武皇的身上之后,一声声的笑声然后又带起了痛苦的叫声,在这外面也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