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了手中的钥匙朝着这屋子里面走了走看了看,没想到这屋子比我住的那屋子还要大一些,留给芸兰她们几个住也足够了。

    伸手把钥匙给了她之后我也是转朝着外面走去,在这出门的时候我也是停了下来看着这金灵。

    金灵在看着我看她之后她也是张嘴说到“是不是又要出去”,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等我把事情都办完了之后再来陪你好不好啊”说着我也是摸了摸她的脑袋。

    听到我的话她的神色明显也不怎么好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跟我说到“要早点回来”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

    “龙毅,你是不是要去找...”“我都说了,我和他之间早晚都会有一战的,而且把你们冰冷姐留着哪里时间长了我也不放心”。

    离开了这屋子之后扭身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虽然说我并不知道那武皇所在什么位置,不过像他那样的人,肯定不会住在跟我们这一样的地方吧,扭头在这地方转了转渐渐也是锁定了一个方向。

    来到了这所极大的冰屋前面,伸手敲了敲,一会一个人打开了这冰门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本来还并不确定这地方现在看到了这人之后也是让我确定了,因为这人就是之前我应对的那三个人,要不是最后的那武皇出现在他们都早就死在了哪里了。

    看到我之后这家伙也是想要朝着后面跳去,不过在这往后跳的时候我也是一踏地面跟着他追了上去,在他在前面凝聚冰盾的时候我的右手也是追上了他,一下穿透了那凝聚到一半的冰盾我也是直接抓住了他的脖子,前脚一踏地面直接给他狠狠地砸在了这地上,一口的鲜血从他的嘴里面吐了出来,溅了我一胳膊。

    收拾完了这家伙之后也是捏着他的脖子朝着这里面走去,不得不说这里面的守卫还是不少的,但我现在的力量就算没有灵气魔气的覆盖都要比一般的武王级别强大,只不过不懂用替你体内的魔气会花费一些的时间罢了。

    这一路走,一路打,这地方打的厉害,果然之外有实力的人在这里的地位就是不一样。

    这一路来到了这前面比之前见过的那些屋子豪华的太多的屋子前面之后,伸手抓着手里面的人就朝着这门直接扔了过去,那人撞碎了这闪门之后也是朝着里面轱辘了进去。

    这抬头朝着里面望去,这诺大的一个屋子,也就只有着几个人,看着最里面的那个大椅子上面也是坐着吗武皇,他的旁边围绕着几个姿色并不普通的女人,一个个在他的旁边任他蹂躏,而且坐在他一侧腿上的却是那冰冷,此时的她身上的衣服早就不是平常的那一身包裹起全身的冰冷色衣服,此时的穿着的却是很是妖艳,而且那衣服穿的也就跟没穿每有多大的区别。

    此时的那人也武皇在看到了我之后他的手也是在冰冷的退上身上游走着,而那冰冷的脸上却没有什么面色存在,不过那红红的眼镜貌似是哭了很久的样子。

    捏紧了双手朝着他大步的走过去,这越走越快,越走心里的愤怒敢也是越来越大,这朝着他直直的跑去,等到跑打他钱卖家一段距离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拿着一把铁扇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就是那个姓方的,也就是他控制的冰冷,也就是他,从开始算计到我之前的。

    看着眼前的这人直接朝着他冲了过去,看到我的接近他也是扇着扇子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紧张的模样。

    在我捏着拳头朝着他打去的时候,这一拳朝着他狠狠地打了过去,不过这一拳直接把前面的那个姓方的至极给打碎了,蹦蹦的几块冰块落到地上的声音也是清晰可见。

    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没想到他还有这个能力,能控制一个冰块做的人来到我的前面。

    在我这寻找人在哪的时候,上面突然传来一阵的声音,当我抬头朝着上面看去的事后,他的双手不停地挥动,一根根细线在他落下来的时候直接困在了我的身上,伸手想要挣脱开这细线,不过这东西确实出奇的坚硬,随着他围绕着我跳了两圈之后,自己的身子也是被他给绑的紧紧的。

    一手抓着那细线一只手挥舞这扇子也是朝着我走了过来,“没想到啊,你被武皇大人那么一下打出去还没死,看来武皇大人还是对你留情了啊,不过你今天又送上门来可是你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了啊”。

    “武皇大...”他的话还没说完我体内的魔气就被释放了出来,瞬间身上充满了力量,破碎了身上的细线双手放在了他的下巴和脑袋上面。

    “你的武皇大人现在可救不了你的命,而且你马上还会死在之外被你算计了不短一段时间的人手里”在他那惊恐的脸色当中我也是直接拧碎了他的脑袋,控制着体内的火气一动,挥手扔到了他的尸体上面整个人也是燃烧了起来。

    他这种的境界就算身子死了魂魄也还是会存活一段时间的,不过着前提是你能安心的活下来才是。

    释放了魔气之后自己的皮肤上面也都开始变换了颜色,从刚才的黄色皮肤现在也是变成了黑色,挥着手捏着拳头朝着他冲了上去,在我的拳头朝着他打过去的时候他也是伸手直接捏了住,抓着我的拳头朝着前面一挥我也是被他扔了出去,再空中翻了两圈之后也是安稳的落地了。

    “之前就知道你也是拥有魔气的魔人,但你的这股魔气好像并不怎么简单啊,难道说,你是我魔族的贵族?不过是不是都不重要了,等之后把你给捏死了,吃了你吸收了你的魔气之后就知道是什么的魔气了”。

    说着他离开了那椅子也是朝着我走了下来,伸手提着旁边的那把黑刀也是朝着我走了过来,看着他那一脸高傲的气势,貌似真的是能把我捏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