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了看这东西之后,伸着鼻子又是闻了闻,“这股的气味感觉有些熟悉”说着她也是抱着这东西朝着这屋子外面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书屋 shu05.com)

    看着她的那样子我似乎都有些习惯了,凡是在这一方面,她所关心的事情都是变得急不可耐。

    朝着她走的方向我也是跟了上去,这绕过一个个人来到了她所在的地方之后也是看到了眼前这个很大的一个屋子。

    现在的这屋子并没有关门,抬脚走了进去一眼也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铠甲武器把这屋子装饰的满满的,这么大的一个屋子除了这些武器护甲外并没有其它的动西。

    睁眼看着这些墙上所挂着的武器,不得不说这些的武器实在是漂亮的不行,这武器的锋利程度,这装备的坚硬程度,这漂亮不光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这些的武器虽然看不出它们的品质,但却让我感觉好的不行,要是把这些的东西放到地面上去卖的话,我觉得随便放在一个人多的地方都会把这些的武器争抢干净,毕竟这些的武器是真的好。

    随着这地方往里面走,来到了这最里面之后也是见识到了一套极为完备的打造装备的设备,此时的它正在一个台子上面用着东西在打磨着什么东西。

    来到了她的旁边之后她也没像之前的那时候直接把一把匕首送到我的面前,看着她那极为认真的样子我没去打扰她。

    在这旁边看着看着我都觉得有些的困了,眼睛一闭趴在这台子上面我也是直接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香,而且还做了个梦,只不过这梦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的一声叫声把我从梦中给拽了出来。

    一睁眼便看到一双手直直朝着我抓了过来,双手抓住我的衣服直接给我抓了起来,脸直接朝着我的面前贴了过来,这鼻尖和鼻尖的距离也就只有两厘米的样子,足以见得这离得是有多么的近。

    “你,你,你还有多少这种的东西”听着她的话我也是把眼前这激动的不行的女人给推往后推了推,“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快告送我你还有没有这种的东西”

    听着她的话我也是把一个风袋给掏了出来,看到我的这风袋明显看到了她的眼中闪过了一股精光,看到这精光我也是直接把风袋给提了起来,果不其然的她双手朝着我之前的那位置就扑了过去,不过现在就扑了个空罢了。

    “快了我快给我”说着她也是伸着手上来抢,我这一只手抓着风袋,一只手按着她的脸她还是好不放弃的伸着双手上来抓。

    “把东西给你行,不过你得帮我弄清楚一把武器”,听到武器这个词她的申请也总算是冷静了一些,“什么武器”

    伸手在另一个风袋里面掏了掏,一把的冰刃出现在了我的手上,伸手朝着她递了过去她也是伸手看着这把的冰刃。

    “你帮我把这武器的作用弄清楚了,我就多给你些,而现在的就当是付了些定金了”说着我也是从风袋里面抓了几把之前那样的金属放到了那台子上面。

    抬脚走出了狐媚她们所住的这地方的大门,那女人告送完那冰冷她们所住的地方之后就把我给推出来了,看得出来那女人对这武器冰器一类的是有多么的着迷。

    知道了那冰冷她们所在的地方之后就我也是抬脚朝着她们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在这路上走着的时候,绕着那一个个的屋子房子也是把我转的厉害,这走了半天之后也是不知怎么走的,就把自己走的迷在了这里,就当我想着该怎么走的时候也是听到了一声声吵闹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走了过去,哪里的一个被房屋相交的地方也是显得很是隐秘,而此时的哪里也是聚集了一堆人也不知在哪里干着什么,从这里看不不到什么东西我也是直接顺着这旁边的墙爬了上去。

    坐在了这上面之后也是看到了一堆的人在围着两个人不断的进攻着,此时的那两个女人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很多,这就算不懂都能看到些许的东西,这些并不是最吸引我的,最让我注意的而是那一个人头上的那一头绿色的发色。

    眼下那两个被欺负的女人正是那橫慧和芸兰,要是按道理说的话,她们加入到了那武皇的那边的话,应该不会被到这种地步,连武皇的人都干随便欺负,那可真是不要命的表现。

    看到眼下的这副场面也不得不出手去救,要是眼下的这场面再持续下去的话,她们两个人的衣服都被打光了不说,被这么一群武修围上去,这后果可想而知。

    双手一拍这坐着的地方直接跳了下去,看着下面那一个朝着她们冲过去的武修就直接落在了他的上面,这落地之后整个人也是直接坐在了他的上面。

    我这突然的出现也是把这在场的人都惊着了,看着前面的那些人“我说,你们应该知道我吧,要不是不想像我坐着的这人一样就现在给我往回走”。

    听到我的话后这心中明显也有着不甘的感觉,从这人的身上站了起来,抓起下面这人的衣服直接朝着他们扔了过去,捏着双手朝着等他们慢慢的逼近,看到我这越来越近之后也是抱起了那被我刚才压住的人转头就朝着后面跑走了。

    看着那些的人,要不是现在的我不能随便动用体内的气息我早就把他们狠狠揍了一顿了。

    看他们都逃跑了之后我也是扭头朝着后面看去,一个人的影子突然朝着我扑了过来,,看着这扑来的人接我是不想接,但不接也就直接扑在了这地面上,感受着这扑倒怀里的人,她双手抓着我的衣服也是哭了起来。

    看着怀里的这哇哇大哭的芸兰,再看着前面那也哭着朝我走来的橫慧,先在的她们两个过得明显很不好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欺负到这种地步“说说吧,是怎么造成现在这样子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