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到了这地面上之后,朝着下面去依然能看到里面所冒着的那些光亮,就算没有这些光亮这个洞还是得被堵上的,如果要真的有人下去,真的把那个东西给释放了的话,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s`h`u`0`5.c`o`m`更`新`快

    控制着木气在这最下面的一层弄出了一层层的木藤把这最下面封的严严实实,以防就算被发现了还得过我这木藤一关。

    弄好了木藤之后在朝着之外上面附上一层层厚厚的雪,也不用弄得太多,毕竟这里的雪一直都在下,用不了多长的的时间这里就会被掩埋。

    弄好了这些之后从这里狠狠的一跃直接来到了这上面的一棵冰刺树当然中间位置,在这上面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好没人之后我也是才落到了地上。

    顺着我被扔过来的那个位置不断地跑去,到了那地方的时候除了被飘雪所掩盖起来的尸体之外,这里也是看不到任何其它人的影子,这也就说明他们都已经回到了那雪枫学院里面去了。

    从人身回到魔人的状态只要有足够的魔气供我吸收恢复就行,但现在要保存在着魔人的实力而又要把自己的外表变成人一样这也是得花上一番的功夫。

    把覆盖在身子外面的魔气都缩到身子里面之后,这外面的那层黑色的皮肤也都开始变回了原来的颜色,只不过现在的外面这一层皮肉的防御力力量就下降很多,毕竟这上面既没有灵气的防护也没有魔气的,所以这身子的外面除了靠自身的体制外,没了东西的加护也是变得有些脆弱,比如这温度就感觉冷了很多。

    弄好了之后便开始朝着回去的地方走去,这里的天气几乎一直都处于下雪的状态,所以在这里就很容易迷路在当中。

    之前有着那一堆人领着,而现在要自己一个人往回去还是废了很大劲的。

    回到了门口之后,递上了牌子自己也走了进去,看着这里一样的景色,虽然这外门的人还是像之前那样,但里门却是另一番的景象了,这一座座的房子建筑还在那里摆放着,但在这里的人却不知是少了多少。

    找到自己的屋子来到了这前面,伸手一触碰这大门直接被开了开,想想之前我走的时候可是在这门上封了些的木板用来阻挡,但现在这门轻而易举的就开了,这也是预示了不好的事情。

    推开门后冲到了这屋子的里面,空静静见不到任何金灵的影子,这里并没发生过什么打斗之类的痕迹,能这么把金灵带走的除了那之前和金灵有过想出的橫慧她们也就没别人了。

    现在身子里面的这股魔气就算被我全部都集中到了身子里面,但还是有些会悄悄溜走的,所以要对付那武皇就只有尽快了。

    风袋里面的那些精纯的能量珠子虽然提升我的魔身力量较多,但它并不会不充满魔气,就像是吸收另一种的能量而增长的阶段一样。

    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找到金灵,如果到时候我跟那武皇对战的话,拿着金灵出来威胁我那就真的没办法了,所以现在就只能先去把金灵夺回来。

    抬脚走出了这个地方,虽然我并不知道冰冷她们在哪里,但是有个人应该会知道。

    伸手敲了敲眼前的这个不怎么大的门,一会一个男的出来开了门之后我也是跟着他来到了这里面,睁眼朝着前面看去,并没有看到狐媚,而是之前看到的这下面的一个女人。

    看到了她之后我也是说明了我大概的来意,不过她好像并不能决定这件事然后就开了那一道的通道让我自己走了进去。

    现在我跟她们的关系明显好了很多,要不然开门的时候不用通报,还敢这么简单的直接给我开往连接到下面的路线也足以看得出我们的关系有了很大的进步。

    来到了这下面之后,一声声的打铁声和其它各种锻造的声音也是不断的在这里打响,那些正在工作的人我肯定不回去打扰她们,毕竟她们只是干活的而已。

    在这一个个的屋子不停的找着,随着一声的说话声也是把我给吸引到了一间的屋子,睁眼朝着里面看去,之前看到的那跟狐媚交谈的女人也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抬脚朝着她走了过去,此时的她跟另一个女的也不知是在看着什么武器的设计图,我这眼神刚刚朝着前面看去,这还没看到什么东西一把银闪闪的东西就朝着我直直的逼近,身子往后一仰,双手也是直接抵在了捏着这把匕首的手上。

    “是我啊,是我”,“你,你为什么来到这里”说着她也是把那把匕首收了起来。

    “我是来询问一些事情的”,“什么事”,“你知不知道冰冷她们的住处”,“冰冷,你找他她去做什么的,那个女人靠着那姓方的不知多长时间了,如今也已经跟了那武皇的旁边,你要是看上她我说你还是另选别人吧”。

    “这件事我明白,我找她们并不是为了这件事,你记不记得我上回从下面带来的那个女孩,我出去的几天我怀疑她被冰冷她们给带走了”。

    “嗷,那个女孩啊,话说那女孩到底是谁,我可没见你下去的时候还带个女孩下去”

    听着她的话我示意她过来听,她看到之后也是把脑袋伸了过来,低头也是跟她小声的说到“秘密”。

    随着我的话落下,然后便感觉到了前面突然朝着我挥来一个拳头,还没等我作何反应这一拳就直直的落到了我的肚子上,别看这女人外若柔,但这一拳的力量确实大的不行,这一拳差点再给我捶吐了。

    看着她那去要接着揍我的样子我也是从风袋里直接掏出了一个发光的东西朝着她伸了过去,而她那朝着我打来的拳头也是在这发光的东西前面停了下来。

    伸手一把把这东西夺了过去,来来回回的看着也是张嘴朝着我问到“这是什么金属”,“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