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对身子没了感觉,对这世界没有了感觉之后,现在的自己突然来到了一个漆黑无比的地方,身子虽然处在这个地方,但却并没有什么落脚点,所能感觉到的全部都是漆黑。

    对于这地方的感觉,并不像是什么梦境,毕竟我心脏都碎了,要说现在是死后的世界我都会信。

    看着这漆黑无比的地方,我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也并不知道这地方到底是有什么作用,把我给带到了这里,难道是那黑色的东西不成。

    在这地方待了一会的时间,然后便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触碰了我的脚,低头朝下面看去,那股漆黑的东西有一块在我的脚上,看到了这东西我也是一手抓住这朝着前面扔了过去。

    随着我扔过去的位置看去,那一堆堆的一样的黑色物体也都朝着那个位置爬去,随着东西越爬越多,渐渐地也都聚集在了一切,而这慢慢的也开始形成了东西,等它的面貌什么的都凝结了完了之后我也是看到了他的面貌,一个黑色的,长得一模一样的我。

    “让我等了这么多年的时间,终于让我等到了,林枫啊林枫,困了我这么多年,还是让我有办法离开这里了吧,哈哈哈哈哈”

    “你是谁”看着眼前的那东西我也是问到,“我是谁,老子是魔域最强!”

    看着眼前的这东西,最强不应该是魔族魔神吗,但哪有魔神是它的这样子的。

    “你说你是魔域最强?”,“怎么,你这区区蝼蚁还不信我的话不成”,“可我所知道的魔域最强不应该是魔神吗,而你也是魔域魔神?”

    “哼,那魔神跟老子比起来算是个什么东西,魔神的存在不过就是用来管着那些蝼蚁而选出的头而已,那魔神是能跟老子相比的”

    “好,既然你说你是魔域最强,但你为何被关在了我们人类所在的天域”,“哼,既然老子的事情哪里都是你想知道就知道的”在它说完了之后,瞬间就感觉一道影子出现在了我的前面,然后一把直接抓住了我的脖子给我提了起来。

    “蝼蚁,你的这一生最重要的时候就是要成为老子活过来的养分,为成为老子身体的一部分而感觉荣耀吧”说着它捏着我的手也是逐渐的变紧了。

    它抓着我的力道逐渐变大,慢慢也感觉自己的身子也正在发生着什么变化,伸手朝着是胳膊上面看去,我的身子上慢慢也覆盖上了一层黑色东西,然后再反观那个黑色的一模一样的自己,现在的它显得是越来越模糊了。

    感受到这股力量不断逼近到身子,现在的感觉是要有多不爽就有多不爽,看着这东西侵蚀自己的身子而无法反抗这感觉也是差的不行。

    这一股股的东西不断覆盖到我的身子上面,每当一块的地方被覆盖了之后,那一部分的身子就失去了对身子控制的权利,随着这东西蔓延的多,这逐渐也是逗覆盖在了我的胸口上面。

    感受这股东西不断的逼近,想要挣脱却每有任何办法,在我感觉身上的这东西越来越浓郁的事后,现在的心脏却是很强烈的跳动了。

    现在那黑色的东西已经蔓延到了我胸口的位置,这刚刚覆盖过我的心脏我也是感觉到了心脏哪里传来一阵阵的异样的感觉。

    这感觉并不能谈得上是有多好,但对于这黑色的东西来说并不算坏,随着这动西在胸口的感知越来越强烈,在这漆黑之中,忽然一股白色耀眼的光芒从我心脏的地方射了过去。

    在这白光出现的同时也是听到了一声惨叫的声音“你,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怪不得我之前感觉你身上有着奇怪的地方,没想到你这只蝼蚁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随着他的话落下,它那已经变得很虚的身影也是突然的产生了一股股漆黑的能量在它的身上不断显现。

    它的身上出现在了那股东西之后,现在也是感觉身上那被侵蚀的部分也是正在聚集更多的东西来朝着这上面所侵蚀。

    现在胸口前的那一道白光不停的浮现,而这漆黑色的东子也是要不停的朝着上面侵蚀更多,一场的拉锯战也就这样的打响了。

    看着胸口的那股白光,那白光就是心纯之前第一次吞噬那陨铁苏醒之后所带来给我的东西,在哪之后有时候有反应,而有的时候却又没有任何的反应,以至于让我彻底忘了这东西得存在。

    我现在心脏哪里的白光不停的闪,而那漆黑的我也是不停的再加大力道想要度过那白光以至于把我全部给侵蚀。

    我的那股白光只是小小的,而那漆黑的东西却是那么的多,这场的拉锯战在持续了一阵之后那黑色的东西也是慢慢又有了朝着上面蔓延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我也是听到了一阵的声音“小子,你要是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的话,就赶紧给我动动”,“动动,我该做些什么”,“你现在把双手放到心脏的前面,我会把我的力量全部都转移给你,我现在的能力太过弱小,根本不是眼前这家伙的对手,但你不一样,你是这具身子的主人,要有了你的力量加持的话,要应对这东西不难”。

    听到他的话我也是把双手放到了心脏的前面,一瞬间一股的白光瞬间转移到了我的手上,但这也是导致了我心脏哪里的白光消失殆尽。

    在心脏的白光没了之后这股当然东西就毫无阻留的朝着上面迅速侵蚀而去。

    看着这东西覆盖身子越来越多,我的双手直接抓住了正在朝着我脖子上面蔓延的漆黑东西,而这东西在我的双手抓住了之后,这东西也是再也动弹不了丝毫。

    看着手上的白光再看着眼前的那家伙,此时的那家伙看到我手上的东西之后脸上也出现在了惊慌的样子。

    伸手抓着这无形的东西不断朝着下面抓去,这随着我力量不断的加大,这身子上面的那漆黑色的东西也是随着减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