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的鲜血滴到了这冰刃的上面,不过着血液滴到上面之后,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我现在严重怀疑那炎龙把这冰刃里面之前的主人给弄没了。(书=-屋*0小-}说-+网)

    这滴血无果之后一道的影子也是朝着我冲了过来,看到眼前的这影子我也是挥舞着双手朝着他抓去。

    这家伙的实力高不说,这小心的程度也是高的不行,尽管看着我空手朝着他抓,他也没说要跟我肢体接触的样子,一把的大刀来回的挥舞也是让我头疼的不行。

    一下撞击到我的胸口上,胸口一闷一股的鲜血喷出,第二下,第三下,连着几下的撞击也是把我打得难受的厉害。

    一次次不停的震荡,现在体内的状况也是难受的厉害,光是血吐了一堆不说,这胸口里面也充满了剧痛。

    握着冰刃在这喘着气,现在的他打我就真的跟玩一样,根本不用认真,根本不用费什么脑子,在这么高的实力面前,一切的东西都显得那么渺小。

    现在要是不用这冰刃撑着自己的身子的话,估计现在的自己都已经倒在了这里。

    以他的实力要杀我就跟捏死一头鸡一样差不了多少,他之所以这么久久的没有杀我可能是因为上次他要杀我而被阻挡了,产生的不快吧。

    捏着我右手体内的灵气朝着右手龙凤印记上面不断涌动,这一股股的灵气消失在了里面之后,右胳膊上面也是传来了一阵的强大的感觉。

    捏着右手也是直起了身子,使劲的呼吸了两口起后,捏着拳头也是朝着他跑去。

    看到我的进攻呀他这次出奇的并没使用那把黑刀,他也是捏着拳头朝着我打了过来,不过他的拳头上面浮现的却是一股的红带黑的光亮。

    我们这一拳的触碰,一瞬间我的血河右臂就这直接被他打断,而且这一拳的力道还没有任何阻碍的直接撞击到了我得胸口上面。

    外面虽然看不出什么,但这一拳直接把我胸口上面的骨头瞬间击碎,而且那由于击中的位置又靠近吗心脏,所以这一拳下去,心脏顿时间都骤停了一下,,然后有了反应的感觉就是,红色的血液不断地从胸口上面反上来,一股股的血不停的从嘴角朝着下面滴去。

    一个拳头还在自己的肚子里面停留着,看着我的样子他也是一笑“能让你活到今天是有人救你,看如今还有谁能救得了你”说着他那在我肚子里面的手也是一转朝着旁边一抓,我的心脏直接被他握在了手中。

    他的嘴角不断扬起,而我的生命仿佛就在这时候慢慢流失,随着他的爪子狠狠一捏,顿时间一股异样的感觉充斥了整个身子。

    在这心脏被他爆掉的时候,我仿佛也是听到了后年传来了哭声,再有的就是那心脏上的鲜血朝着下面低落的声音,然后也就在时候,一股冰蓝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在了视野当中,一股急剧寒冷的气息瞬间铺上了我的身子。

    待这股的感觉过去了之后,眼睛噎死能看到现在的状况,我的胸口位置被冻了上,而顺着我这胸口朝着前面看去,一只被冻住的胳膊连接到了他的多半个身子,除了脸以下的位置全都被冰冻上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副场景根本是我意想不到的,抬头朝着下面看去,那平时毫无反应的冰刃现在上面也是凸显了更加深的颜色。

    看着眼前的这武皇,在他的眼神中我也是看到冷啊意想不到的感觉,伸手把冰刃提了起来,双手抓着冰刃直接送入了他的胸口里面,然后用着冰刃在他的胸口转了一圈,这一个大洞也是出现在了他的胸口上面,滴滴当然鲜血也是肉眼可见当然速度正在朝着下面流下。

    做完了这些心里也是觉得很是的爽快,虽然我现在的心脏被捏爆了有点不爽就是。

    看着他现在的这样子,虽然不知道那冰刃怎么爆发出了这么强大的冷气,以至于眼前的这位武皇都被这么一下直接给冻了上,不过现在要等的就是他身上的鲜血流干了,那么我就赢了,虽然我的心脏也被捏碎,但这把冰气直接把我心脏的哪里给冻了上,尽管短世间内还死不了,不过时间长了结果也会一样,但谁叫咱身子里面有着木气能修复伤势呢。

    看着他那除了眼睛其他地放都动不了的样子我现在也是觉得非常的痛快,面对着要杀死我的人还能把他反杀了,这感觉也是不要太好。

    这时间慢慢的过去,不知为何感觉他那大洞的血液不再朝着下面滴了,虽然看着这像鲜血流干净了的样子像是好事,但我的感觉却非常的怪异。

    那即将闭上的眼神也是瞬间睁了开“不知为何,你的身子里面怎么有着我讨厌的气息存在”随着他的话声落下,然后便看到他的隔壁一动,瞬间这捏着我心脏的手变为了碎片,但他的这胳膊没了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担心,伸着那只已经断了的胳膊也是朝着我再次的深来。

    那看似空无一物的胳膊在在转向了我这边之后,突然一阵的红黑色气息迅速包裹在了他那断了的胳膊上面,然后那黑红色的气迅速凝聚,在碰到我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只黑红色相间的手臂直接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睁眼朝着下面看去,看到这只手,感受着这股熟悉的气息我也是才知道为什么他胸口上都破了一个洞还能活那么长的时间,因为他是一个魔人!

    这样掐住我的脖子我也是动弹不了丝毫,然后也是看到了他胸口那得位置,迅速的出现在了一道黑红色的能量直接在那空缺的位置看着上凝聚出了皮肤。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有我魔族的气息,不过你身子里面另存那股气息却让我非常厌恶”说着他也是狠狠地一捏我的脖子,伸出朝着前面的天上直接扔了出去,虽然现在的我无法确定我在什么样的高度,但这高度绝对不会比周围的冰刺树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