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心里真的是痛到了一个顶点,想着之前救她们的那些时候,我现在的心里就像是被一万根针扎了一样的难受。

    “橫慧,你之前的受伤是不是也在他的算计当中”,“龙毅你听我解...”“我现在要听实话!”听到了我的话后橫慧也是点了点头“龙毅并不是你想的...”

    “原来我的一切善心都为了你们的计策埋下了一步步,好了,现在不就是让我杀掉眼前的吗,那我就杀掉给你们看!”

    说着体内的金气运转,两股的白光从双手上面形成,现在的心里真的是要多难受就有多少,这股的被欺骗倒了极致的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

    握着手中的拳头朝着朝着前面安姓庄的疼冲了过去,见到了我之后那人明显也是晃了,在他的脸上一点想要战斗的痕迹都看不出来,扭头转身就朝着后面跑去。

    看到了我现在的那样子那扉冷风和那姓庄的全部都朝着后面跑去,而这留下来垫后的就是那拿着红盾的人了。

    之前看到这人我还有着想要认识认识的心里,不过现在在这愤怒之下一切都变为了虚无,捏着拳头直接朝着他冲了上去,这一拳头朝着他当然红盾上面落下了之后一道道的口子瞬间在哪红盾上面浮现。

    打出了这一拳之后一脚踢在了他的侧腰上,很很肥给他踢飞了出去,随后也是又朝着前面追了上去。

    在我的速度之下哪里是他们能跑的了的,狠狠地几步踏了出去,一拳打在了扉冷风当然身上,这惨叫声都还没传出来就已经死在了哪里。

    往前跑了两步,一步跳起捏着拳头就朝着前面的那人要狠狠地砸下去,不过就在这要打下去的时候,突然的一阵撞击把我要打的那人给打飞了出去,而我的拳头也是落下了一把的大刀上面。

    看着是这把的武器很是似曾相识,再朝着前面看去,那一副高傲的脸色就让我看出了这来的人是谁,这之前就差点杀死我的那个武皇。

    看到了这眼前的人之后身子一跃便朝着后面退去,尽管现在心中的怒气很大,但面对这人要是只靠着一股子的猛劲的话那么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看着他手中的那把黑刀,多亏了那东西让我现在的灵枪都还在哪恢复当中,这笔的帐看来现在就要好好的算算了。

    “真没想到你给人设下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啊,果然这方智将方智将的外号不是白叫的”,“过奖了武皇,在下的智慧在您面前根本是不够提的”,“哈哈哈,好,从今天之后,你就来我手下如何”,“大人的邀请在下肯定愿意,如果以后武皇大人有用得到在下实力的地方,请随意差遣!“,说着那姓方的也是呈现了半跪的姿态。

    “你后面的那几个人女人都还是处子之身吗“听着那武皇的话,那姓方的回头看了看她们之后也是转头说道,“回大人,只有冰冷是,而其它的两个并不是了”,“那好,今天晚上就让她在我的帐篷里面等我,处子的味道可是很浓郁的”。

    听着他们的话我也是扭头朝着后面的那横慧她们看去,此时的几个人在哪里低着头也并没有张嘴说话的样子,而那横慧再看向我的时候,两行的泪水也是从眼睛上面滑下,而芸兰的脸色也并不怎么好,那冰冷也是颤抖着身子朝我看着。

    看着她的哪样子让我想起了她救我的那时候,那时候觉得这样的女人是那么的冰冷漂亮,但现在看起来虽然外貌上还是那样子,不过我对她的感觉却是很厌恶。

    如果要是在没听到那些东西的话,她们这种眼神看我我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去帮她们,毕竟她们是我在这里以来的朋友,和救命恩人,但现在,我对她们的那善心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够了,你不就是想更加激怒我吗,好了,现在你已经完全成功了,不是早就想杀死我吗,现在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说着我也是从风袋当中把冰刃掏了出来。

    看着我的样子他也是拿起了手中的那把黑刀,不仅他的实力我见过,而那黑刀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视,而且在融合了他的鲜血之后,连灵枪都能看砍断也是不得不让人要小心。

    双手聚集白色金气朝着他虫儿过去,虽然说我现在的阶段还并没到武皇的级别,但我现在手中的这金气也并不是吃素的。

    握着手中的冰刃朝着他冲了过去,这一瞬间的触碰也是直接给我手震得厉害,武王级别果然是和那武皇级别差的太多。

    阻挡他的这力量就用出了我八成九成的力量,而再发卡面他,那一脸轻松的样子我感觉最多也就用出了三成的力量,没错,这就是武皇和武王级别的差距。

    现在我还没弄懂这把冰刃真正的作用我也是不敢去跟他硬拼,硬顶了这一下之后我也是抬脚朝着后面退去,不过他的速度确实是比我快了太多,这一眨眼的时间就看他已经冲到了我的前面,挥舞着长刀就朝着我砍了过来。

    面对着这迎面而来的东西我也只能去抵挡,这一下的撞击顿时间给我打飞了出去。

    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直的朝着后面去飞了半天,撞到了一颗冰刺树才让自己的身子停下。

    本来飞出来的时候都很子就受到了饿很大的震荡,再加上这撞到了树上的再次伤害,这一下胸口一闷,一口老血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现在这实力上的差距差的实在是太多太多,现在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动用起魔气,但现在身上的魔量丝毫没有,这办法也是实现不了。

    把希望放在这冰刃上面的话,这冰刃我也不知道怎么使用,不过这最常见的方法还是知道的,张嘴咬破了手指,一股的鲜血就朝着之外上面洒了上去。

    之前和我签订那血契的人因该是那条炎龙,但那家伙离开了之后这应该就成为了无主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