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兄,看着我们现在的场面,要再继续打下去的话,你我都不会好过的,就算一方真的胜出了,但这结果肯定也并不怎么好,不如我们就此别过,那名额等着以后再算如何”。

    “哈哈哈,方兄没想到你也怕的时候,既然是战斗吗,死了那么多的人要是拿不到点东西怎么对得起我这脚下踩着的人”

    说着那人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伸手打了个响指,然后便见到他们上方的那冰刺林的树上有着什么在晃动,然后便见到一道道大的就跟飘动的空气似的从哪上面跳了下去。

    看着那不少的东西,再想想那两头的人之前的样子,看来这又是隐藏了一波的人啊。

    这一波人落地了之后也也都落在了那冰冷她们的旁边,一个个人伸手撩开了自己身上披着的东西也是显露出了一个个人的影子。

    这些来的人实力都在五六段的样子,尽管没有两头的那两个人实力高,但这些人所带来的那将是绝对的优势。

    冰冷前面的那个人看着这四周的人,看着这么多的人他也是拍手笑了笑,“真没想到啊庄兄,为了对付我们你都上他哪里去请人去了,看来这花费的东西肯定不少吧”。

    “花费的东西就算再多,但能杀了你那就全都是值的,看在我们的相识多年的份上,现在投降我能给你个痛快”

    “嗯,你给我个痛快,那我后面的这几个美人呢”,“哈哈哈哈,放心吧庄兄,你的那几位美人的姿色可是要好的不行,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

    “既然你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得不拿出我的底牌了”说着那人也是朝着前面在拉人走。

    而见到他这么一走,那之前以为把胜利捏在手里的人也是朝着后面退了退,看着那人的样子,我也是再想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有什么底牌可以用出。

    他朝着这前面走了走之后,,活动了活动脑袋,张开嘴朝着这冰刺林里大声的喊到“龙毅!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你的冰家大小姐,橫家大小姐,芸兰家大小姐可就要让这个人给抢走了!”

    听着这回档在冰刺林里面的这一句句话,听的我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这家伙竟然把我都算到了这里面,这人的智商到底是高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地步。

    听到他的话,这姓庄的一下也就站不住了,扭着头朝着四周不断的看着,但看了一会没看出个所以然也是开始下令了他的手下开始进攻。

    看着眼下的这一场面,我虽然并不关心这场战斗谁胜利谁负,但我的目标是看着冰冷她们几个不让她们死在这里,到了现在不下去也不行啊。

    抬脚朝着那前面的冰刺树上开始不断地跳跃,一步两步,到了这他们上方的时候,动用起了寒冰诀在手中凝结了几根的冰刺,一小股的白光附带在了那冰刺上面之后也是朝着那下面直接扔了过去。

    一阵阵的声响从这空中划过,被我当成目标的那几个人也听到了这股的声响,一个个伸手直接在手里面凝聚冰剑冰盾什么的防御着我的冰刺,虽然他们能找到我射过去的位置,但我的这冰刺却是他们不可阻挡的。

    尽管我的蛇冰刺闪婚卖你就只附带了小小的一点白色金气,但在触碰到他们用来防御的东西的时候,瞬间金气就破坏了他们用来防御的东西,然后那剩下的冰刺直接射进了他们的身子。

    看到了这一幕那围绕着冰冷她们几个人也不敢再过的去进攻,抬脚直接朝着后面退去

    来到了冰冷她们上面的树木,抓着这树木下去一些之后直接朝着地上落下,溅射起了一阵的雪。

    看到了我之后,这芸兰也是噔噔蹬的朝着我跑了过去“龙毅,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果然还是放不下我们对不对”。

    看着眼前的芸兰我并没有过多的去理她,现在的我被人像是算计了一样,现在的心情真的是并不怎么的好。

    直直的朝着那人走过去之后“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来的,但你的死活跟我没关系,更不要把我算在你的计策当中”

    跟着他说完了之后我也是转身朝着那冰冷她们走去,“现在都跟我回去,私自出来参加这么大的一场战斗,这其中的危险程度哪里是你们能承受的了的”。

    听到我的话,那冰冷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芸兰橫慧她们的动作也是透露着并不想离开这里的模样。

    “龙毅,我说你还是等这场战斗打完再走吧,要不然你这次就要空手而归了”

    “你是在用她们威胁我?”“威胁到是谈不上,但如果我不走的话,你看看她们还会走吗,现在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你看看在她们心中,到底是我这照顾了她们多年的人重要,还是你这半路杀出来的人重要”。

    听着他的话,看着冰冷她们几个的样子,明显就已经知道了这最后的结果,再想到她们有着这么高的实力,在我救她们的那时候的样子,仿佛在很久之前我就被他算计进去了。

    想到了这些心情也是变得极其的复杂,那橫慧走到前面想要来拉住我的手,但却被我扭身避开了“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是不是这场的计谋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了,就像我们之前在哪冰刺林里遇到的那时候”。

    “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告送了你也无妨,本来我们的计划并没有你这一部分,不过你突然的杀出来让我想到了这一切的东西,现在就算把这些东西告送你,我相信以你的人品还是不会走的吧,你帮我解决了这场的战斗,到时候的名额当中或许有你一个,而且你还能回去跟那芸兰橫慧过着亲密的日子,这不是很好吗”。

    听着他的话,我现在的心里简直是气愤到了一定的程度,不过在这气愤的同时也没想到我是那么的傻,原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