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他的话后这橫慧也是陷入了沉默,或许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可以毫无犹豫的去拒绝,但她还有冰冷她们,她不得不为那些人所负责。

    伸手抓住了她的手,一瞬间她页数扭头又看向了我,“如果再加上一个人我呢”。

    听到了我的话后那家伙也是一笑“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放心,用不了多长的时间我们就会再见面的”说着那人也是直接转身朝着后面走去。

    看着那人的样子,之前到是装的挺像的,现在看到我弄倒了他那么多的小弟之后也不说跟我打了,放下两句话直接跑了。

    看这前面这一桌子的菜也是可惜的不行,“龙毅,我有事要回去跟冰姐她们商量,所以我先走了”说完之后横慧也是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

    之前一直都在忍气吞声,现在已经撕破了脸,这即将又要面对新的一部分的敌人,这要是不着急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这人家都走了,我一个人也不想再在这里吃下去,付了一些雪点之后我也是跟着朝着外面走去,听着那人的话,现在冰冷她们的敌人很多,这个时候再不去帮忙的话,那也就太不是我龙毅的性格了。

    从这吃东西的地方出来,我也是要朝着冰冷她们的所在的地方走去,但这走着走着,我到现在好像都还不知道冰冷她们住在哪里。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后,这接下来的几天就没有之前的那么平静了,每每朝着我窗子外面看去,总是能看到传着各色衣服的人影不断闪动,而且那一走动就是几十的人,这平白无故出现这么多的人,这要应应对的应该是就是那样的大战了。

    在这天早晨的时候,外面一声声震动的声音也是把我从这梦中拉了起来,睁眼朝着窗子外面看去,这天都还没怎么亮就看到一堆堆的人朝着外面走去。

    看到这一幕也就知道这群人所去的地方要发生些什么,不过那还着外面那么多的晃动的人群,这冰冷她们要面对的人也不是一般的多,但能把这么多这么杂的各别小派团结起来,也足见这人的强大。

    扭头看了一眼金灵之后,下了床之后也是悄声声的朝着外面走去,不过这这要到外面的时候也是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一堆的肉干给她放在了这桌子上,这么多的人,这一次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这要是一晃好几天的时间过去,这要是把金灵饿着就不好了。

    出了这门之后,控制着体内的木气朝着这门上一挥,虽然从这外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但这里面却是被我封上了一层的木板。

    换了一身雪白的衣服也是好在这地方隐蔽,跟在这群人的后面悄咪咪的走着,到了这门口的时候那守卫还是像之前一样并没有任何说要阻挡的样子。

    跟着这群人朝着那一个方向走着,这起初我还并没觉得什么,但这越走越是感觉这路像是走过一样。

    转眼间一天两天,四天的时候过了去,看到眼前的哪一副景象我也是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走的额什么熟悉,因为前面就是我之前救冰冷她们所在的那冰刺林。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地方我也是觉得很奇怪,毕竟这地方和冰冷她们所在的城并没差多远的距离,这是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又或是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随着他们来到了这冰刺林里面之后,这爬上了旁边的一颗冰树,抬头朝着前面望去,这里拿穿着各色衣服的人也足有二三百人之多,虽然不知道那学院里面到底有多少人,但这么一大帮的人肯定也占那学院里面的人当中很大的一部分了吧。

    出了这面这么多的人之外,对面也是出现在了一堆几种衣服颜色的人,不过这其中还是那白色的衣服较多,而看着他们那最前面的些人当中,就有着那冰冷芸兰橫慧几个存在。

    这一眼望去,这其中全部都是武王级别的存在,不过大多数也都在武王级别二三段的样子,高的也就只是四段,但并不排除这么多的人当中有着实力更强的存在。

    反观这么多武王级别的人,冰冷她们那几个不到武王级别的人就异常的扎眼了,要说这么大的争斗,冰冷她们几个人跑到这前面就太不冷静了,这么一大群的人,越是前面的人就会越容易卷入争斗,也不知她们是在想些什么。

    这一面两百多,三百人的样子,而冰冷她们那面也就只有一百七八的样子,这差了足足一百个人啊,虽然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干这么就出来应战,但这肯定有她们的道理吧。

    这场的争斗并没有多少的前戏,这么多的人,几乎在下令之后就一股脑的直接朝着对面的人冲了过去,这四百多人的争斗,密密麻麻的看过去真的是全是人,这里的人就占了那学院里面的一大部分,这场的战斗过后,这死伤肯定得有一半以上,尽管学院都报以“散养”的状态,但要死去那么多的人,学院里面的人就不管的吗。

    一瞬间这争斗开始了,鲜血,一瞬间就染满了这个地方,冰刺冰装的武器几乎人手都是,但这里面有着自己武器的却都很少,不过难免也有着一些用着自己的武器强大的存在,而这当中最耀眼的那个就是单手握着一面红色盾牌的那个人了。

    那个人就算只是单手,但他的实力却不低于任何人,阻挡进攻,一手的红盾玩的是要有多好救有多好,而且这个人我还跟他打过交道,就是之前杀欧阳余人的时候,但他的那空荡荡的手臂,我们之前的对决有这么严重的吗。

    此时的他挥舞着盾牌打击着一个又一个冰冷她们那边的人,他的这盾牌的坚固程度我可是知道的,这一般得人还真应付不了这一面的红色盾牌,强大的防御力加上他的那股力量,光是这一个人就打倒了不知多少人,看来冰冷她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