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她的话我也不乐意,我堂堂龙毅是被这么亲一下就变成呆子一样的人嘛,“你挡住我了”。

    听着我的话这芸兰顿时间也是一气,伸手直接捏住了我的脸不断地摇晃了起来“好几个白眼狼,亏我这么几天的时间不断地照顾了,你还不如一直就那么睡下去”。

    被她这么捏着,不知为何我却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几天?“芸兰我昏迷了多长时间了”,听到我的话她也是张嘴说到“六天”。

    六天,那金灵在我身边的时候一天怎么也套要吃上两三顿的东西,这一晃眼六天的时间过去,就算那金灵醒了,停在那屋子里面不让外人发现,但这六天的时间都不知饿成了什么一个样子。

    “喂,你怎么了,不会真成呆子了吧”听着她的话我也是伸手要去捏她的脸,不过由于我现在的身子太过的虚弱,这胳膊刚一伸过去变被她躲过去了,看着她的那样子我也是深感无奈。

    她躲过去之后也是掐着腰朝着我说到“龙毅,一般人昏迷这么多时间不好我知道,但你现在的这阶段被本姑娘这么长时间好吃好喝的照顾还不好,是不是因为你去狐媚哪里造成的”。

    听着她的话,看来我去狐媚哪里都被她知道啊,不过她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被那狐媚给怎么样了,我龙毅那有那么弱啊。

    现在看着她那的样子,我说不过她,而且现在还动不到她,只能躺在这里用着自己满是愤怒的眼神看着她,表示着我心里面的不甘。

    “对了龙毅,之前冰冷姐回学院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在不断地找你,所以冰冷姐就给她带来了,不过真没想到,在外面不止和狐媚勾搭,在屋子里面还藏着那么一个女孩,我真是看错你了”。

    冤枉啊,这是活生生的冤枉啊,现在听着她的话,我也是心里有苦说不清啊,不过也就在这时候,这帐篷帘子又被拉了开,一高一低的两个人也是从外面走了进来。

    “龙毅,龙毅!”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从哪里传出,那金灵也是噔噔蹬的直接朝着我跑了过来,看着我的这样子,那金灵的眼睛也是红了,“龙毅你没事,你没事”金灵抓着我的一只手在哪里也是哭了出来。

    这前前后后进来了四个人,进来一个哭一个,这一转眼就哭了三个,不过这样看来,咱龙毅在这里还是有着一些关心自己的人的。

    不过看着这金灵,听着她之前说的那几句话,虽然听上去发音都并不是很标准,但这短短的几天时间离开你就能好好说话了,不得不说这一方面还是她们在行啊。

    “这几天的时间里面又没有好好的吃东西啊”,“嗯,冷姐姐她们都对我很好,你怎么会受这么样的伤势啊”说着眼圈又是红了一圈。

    战斗方面我还是有些办法,但这一个个女人在你前面哭这件事上面我还这么没有好的办法啊。

    “龙毅这次多些你了,要是没有你帮助的话,橫慧可能就离我们而去了”“唉,小事小事,我尽自己的能力救回来个人,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这是我龙毅的福啊”我这话刚说完那芸兰也是捏着我的脸又是不停的摇了起来。

    听着我的话,虽然芸兰橫慧的脸上没太多的表情变化,但那冰冷的脸上却是病那么的好看了“芸兰橫慧,你们带着她先出去”听着这冰冷大姐的发话,那芸兰和橫慧也是都收起了脸上的面色要带着金灵朝着外面走去,不过虽然金灵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被她们所照顾,但这看到了我之后也是抓着我的胳膊说到“冰冷姐姐从我不想走”。

    芸兰和橫慧走了之后这屋子就剩下了我们三个,那冰冷在风袋里面掏了掏,一个盒子从里面掏了出来递给我“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这里面装的是一颗千年冰人参,我知道这冰人参不过你损失那些东西当中多少,不过这也算的上是一些的补偿了”。

    看着这眼前的东西,这虽然不知道前年冰人参有多么的珍贵,三肯定不会比普通的前年人参差多少,毕竟在这世界想着终于的东西存在了前年,这里面的效果所增长的不止多少倍了。

    看着这东西我也是不好意思不收,伸手把那盒子收下了之后我也是朝着她说了声谢谢,“我叫芸兰她们去给你准备些东西吃”说完了之后那冰冷也是走了出去。

    看还着那冰冷走出去之后这金灵也是直接爬到了我的身上“龙毅,我不想离开你”,听着她的话我也是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怎么可能让你离开呢,放心吧”说着我也是摸了摸她的脑袋。

    “我现在虽然帮不上你,但以后我也会好好学习东西来帮你的”,看着她那一副坚定面色我也是一笑“好好好”。

    这些天的时间里面我也就在这样的休息当中过去,每天都被芸兰橫慧她们喂着好吃的也是好的不能再好,不过这次消耗的实在是有些的大,这精神身子双重的使用过度让现在的自身都没有那么好恢复,这一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了去,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是能下地走走而已,要等身上的力量恢复到原来的那时候也是需要再休息上一段的时间。

    现在犹豫着离开的时间有些的长了,现在也就只能回到那学院里面休息了,现在我们的这一群人也是朝着那学院里面走去。

    这到了这学院门口的时候也是需要每个人都刷上自己的身份牌,不过这金灵却没有这东西,伸手用着木气在她的身上全身给覆盖了一层之后,这从外面看上去也是和一个木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是什么东西”,“这是用我的能力所造出来的东西,算是傀儡一样东西”,看着那人半信半疑的样子我也是从风袋里面拿出来了一颗绿色珠子,然后伸手一捏这珠子直接粉碎,然后在我的控制之下形成了一个比这木人小一些的木人,确定了之后才放我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