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现在的样子,估计也比我救的这人的面色好不了多少,而我旁边的冰冷她们看着我的样子也明显是有话要说,但却又怕打扰到我。

    这鲜血流的我之外胳膊上的鲜血都不怎么流了,我现在的样子也是吓得要死,我感觉要是我这样再下去一会,我自己也要躺在这里。

    越是虚弱,这控制那灵气帮助修复的控制感觉就越难,现在虽然我还活着,但这自身所消耗的生命力估计已经走了不少了,精神和身子不断地触碰自己极限,让现在身子的感觉都差了很多。

    把她身子里面的内脏都用木气弄活了之后,现在这么多的鲜血也足够她醒过来,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把那些的木气都融入到她的身子当中,在眼前视野消失的那一刹那,仿佛听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脑袋一歪直接朝着前面栽了过去。

    “龙毅!龙毅!”说着芸兰也是来到了龙毅的旁边看着这倒下去的人,翻过身来看着是怀中的就这个人脸色惨白的人,芸兰顿时哭出了声“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勉强你,对不起”哭叫的声音在这雪地里面不断的传出,飘雪的天气似乎更加的寒冷。

    周围的轻微的响声躺我渐渐对身子有了感觉,这一有了感觉,这浑身的乏力从身子的各处不断地涌现,睁了睁眼睛,现在仿佛这简单的睁眼都变成了一件难事,运转了一遍灵气,查看了一下自己身子里面的生命气息,果然这一次真的是少了很多,这一次的勉强差点把自己搭了进去,而且这少了几年的生命气息也是对我这并没有多少生命气息的人来说很是的珍贵啊。

    之前不停的消耗着自身的生命气息,就算现在的阶段有了很多的成长,生命气息也随着成长了,但现在的生命气息要是我不去浪费的话,也就只有二十年左右的活头,想想现在的我才只有二十几岁,但现在的我就算使劲的活,也活不到五十岁。

    甩开这些的问题,睁开了眼睛朝着上面看去,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是在一个帐篷里面,火光的颜色充满了这个帐篷,微微扭头朝着旁边看去,一个女人趴在我的旁边正在哪里睡着觉,大眼睛也是红的不能再红,看样子也是哭了很久的样子。

    尽管现在已经睡着了,那芸兰的眼角还是能够看到泪滴在那里凝聚,艰难的抬起来胳膊,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她眼角的地方一抹,手指上也是浮现了一行泪水。

    可能是感受到了什么东西,那芸兰的眼睛也是皱了皱,然后抬起了脑袋伸手揉了揉眼睛,在她睁眼的一刹那,我们的四目也是对了上。

    看着她现在的模样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早啊”我张嘴跟她说了一声,不过她却是直愣愣的看着我,然后那好像是刚刚不怎么哭的眼睛也是又流下了眼泪。

    看着她的这样子我顿时也是吓了一跳,不过看着这情况我也貌似对这次的结果有了个确定,废了几年生命气息所救得橫慧,貌似真的不行了。

    看着她的眼泪流下,我刚想要说些什么她也是直接身子朝着前面一倾,一个柔软的身子直接压在了我的胸口上面“你没死,你没死,没死”这芸兰趴在我的背上有嚎啕大哭了起来。

    越是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也是越过的自责,毕竟橫慧我没有把她给带回来。

    “对不起,我并没把...”突然我这所在的帐篷前面被撩了起来,一个一米七几,将近一米八左右的女人抬腿走了进来,看着她的这样子我一下就愣住了。

    眼前的这人虽然一头浅绿色的长发,再配合上她的那凹凸有致,挺拔的身材,但她的那面容却是让我很是的熟悉,寻找着印象种的那个人,用着眼前的这人跟她对了对,这虽然面容上有着熟悉的感觉,但这副身子却是差的太多了,不过眼前的这女人在看到我之后眼睛也是有了红润的感觉。

    相比于我身上趴着的这个,眼前的那个似乎还算是正常的,伸手拍了拍芸兰的背部,也是示意她有人来了。

    抬起了哭成了花似的脑袋朝着后面看去,相比于我之前看到她的表情,她张嘴说了一声“慧慧你来了”,而那个高高的漂亮女人听到之后也是点了点头。

    听着她的话,“慧慧”,能让啊她饿叫这个名字的,貌似也就只有那橫慧了吧,看着前面的这个人我也是张嘴说到“橫慧?”,“嗯,是我”。

    这一瞬间的感觉太过的给我惊喜了,看着她的这样子我也是闭上眼睛,心里面之前的那种感觉一下便消失不见了,之前所花费的那些东西总算是没有白费啊。

    “龙毅,谢谢你,如果要没你的话,这次我真的...”听着她的话我也是摆了摆手“好了,回来了就好了,说那么多其它的东西也没用,要是真感谢我地话,就亲我一下”说着也是扭着脸指了指自己。

    看着是我的样子那芸兰也是噗呲的一笑,那哭成了花猫似的两面庞被这么的一笑似乎全都给带的消失了。

    躺在这里看着这上面的顶,现在的心情真是要多好就有多好啊,这种的感觉不知为何比自己从死里面逃生出来还要的高兴。

    在这发发呆的时候也是感觉到脸上有着湿润的感觉,斜着眼朝着旁边看去,一副美丽的大眼睛也是盯着我看着,亲完了之后也是太起了身子站了起来。

    看着她的那样子,说实话,之前所见这橫慧的样子几乎也都是冷冰冰的,而且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严肃的感觉,但现在再跟眼前的这个人比,这两者之间差的真是太多了。

    被亲了这么一下之后,那旁边的芸兰也是看了看我们两个人,然后一伸脑袋直接插在了我看着那橫慧之间的地方,睁着大眼睛也是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喂你干嘛”,“被人亲了一下怎么就变成了个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