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这城墙的保护,现在的城墙对他们来说正好是相反,以他们的实力要从这城墙上往下跳还安让无恙真的是太难了,现在的这城墙把他们包围了起来,我现在又在这门口,纵使他们想要逃跑也完全没有了退路一说。

    打开了城门再次看到了这城里面,那些死了的魔人只剩下一身的白骨,没了血肉,这臭味也是下降了很多,不然的话这些尸体摆在这里,天天闻着这气味,恐怕敌人还没来就已经给自己熏得差不多了。

    我们几个人走进了这城里面,现在这除了后面也是被围了一圈,不管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尽管他们人多,但我还真的不放在眼里,这里的人还没有我原来从这城里面出去时候,杀得这城前面的那些人多,那些人我都不在意,有了力量提升的我还能在意这些人不行。

    看着这一帮的人,我也是不想杀了,如果到时候我占了几座城之后,没人守着还是比较麻烦的,“咳咳,我现在给你们个机会,只要现在你们放下手中的东西,我可以绕你们一死”,枭沥她们也知道我想干什么,也没出手阻拦,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前面的那群士兵根本没有没有说要投降的意思,手里面握着的武器还是紧紧的,就连上面的那些弓箭手也是箭在弦上。

    我记得上一次看到了我这右手的力量之后他们还知道逃跑呢,看来还是觉得我的力量不够啊,魔气慢慢的朝着右手上注入,右手积攒的能量也是越来越多,慢慢的整个拳头上都显现了红黑色的能量环绕,但也就在这时候,一只的弓箭朝我射了过来,转身一躲便躲了过去,当我这回头再朝他们看去的时候,天空上满是密密麻麻的东西。

    本来射出的弓箭力量也没多大,但是加上这魔气之后的力量顿时翻了几倍之多,这满天的箭雨威力也是惊人,在这地面上都留下了小坑,不过这对我来说真的还是太弱了。

    用手一挥,前面就出现了一层黑红色的罩子,这力量的强大,用出魔气制作出的这个屏障也是强的不行,尽管这些弓箭多威力大,但是却奈何不了我丝毫。

    这射来的箭雨把地面上的土尘都溅的飞起,这土烟把我们全部都盖了住,现在的局面对他们来说可以算是非常的有优势了,这满是狼烟就算是我也从中看不到啥东西。

    不过这里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也没有无故的人群,右手的魔气飞转,在手掌当中凝聚成了一个魔气团,五个指头用力捏一下这个东西,直接一股的能量就顺着自己的捏的方向射了出去。

    双手掌心处的黑点慢慢变大,手指捏着这黑点也是一股股的能量朝着外面射出去,由于是看不见我也就是乱射一同,手指一动这爆炸性的能量就朝着外面射出去,也不知射了多久,这外面的弓箭也就没再射过来。

    烟雾慢慢消散,不过我这里的烟雾散去了之后,外面的却又满是狼烟,想想也知道,这也就是我的杰作,现在的这座城市是真的没法再看了,城墙上,地面上满是爆炸过的痕迹,一个个的坑满地都是,贩子也都碎了很多,我也没想到我的力量这么强大,这些房子都这样了,那些的人也就不用多说了,死了个干干净净,本事快要好的城市,现在又是变得比原来更惨,看来想要在这里居住都不行了啊。

    进到了那已经是废墟的城堡里面之后,那魔量也是已经充满了干涸的井,一大缸的魔量吸收完了之后,也是直接被枭沥装到了风袋里面,由于这没点东西干什么都不方便,我也是给枭沥枭凛一人一个风袋,只不过没我的风袋大罢了。

    跳进了这井中,全身的毛孔张开,大量的魔量都朝着自己的身子里面涌入,这次吸收的上线明显是比上次多了很多,不过到了给后来还是得需要压缩才能彻底吸收完这剩下的魔量,右手上也是又积攒了些许的能量。

    离开了这座城市之后,我们也是又朝着这前面的城市进发,由于这前面好几座的城市都被原来的那个人占领,不给他的战败这些城又都被收了回去,没错的话,这些的城也没有多少厉害的人,因为毕竟要占领那么多的城市,哪有那么多的强者去守护。

    离开了这座城市转眼就又朝着下一座进发,这一座的城市也是没有比上一座城市的守卫强大多少,也就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这里面的城市又是死亡了一片,不过座城也并没被我破坏多少,怎么说也是能住的。

    占领了之后我也是让枭沥她们几个先进去了,那么多的魔量怎么说也都不能我一个人独占吧,在她们吸收魔气的时候我再在她们的旁边按着未免也就太不合适了。

    把那些被我杀了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想想杀人的时候那么简单,现在要一个个的聚集起来还是要花费一番的功夫,待这些几百人堆在一起的时候也成了一座的小山,满是血肉尸体堆积成的山,怎么来说还是有些影响心情的。

    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不为别的,手里面慢慢的聚起了一股蓝色的火焰,朝着这堆的尸体就扔了过去,小小的一点火焰就把这些尸体慢慢全部点着了。

    燃烧这些尸体一是为了给他们安葬,毕竟死了之后的尸体躺在这里慢慢腐烂成骨头,那可以说是死亡之后也得不到安息吧,就算生前在过得强大,死后没个安身之所,那么生前的一切荣耀都没任何的用处,虽然我给的不是安神的地方,但是也算是一种出路了吧。

    再是让这些的尸体在这里腐烂,这座好不容易才保存下来的城市该怎么去居住,所以说这些尸体不管怎么都得处理,反正也费不了多大的时间,一群人的死亡,也是表示了这场战斗的结束,今天还是在这里睡个好觉吧,虽然没有士兵什么的守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