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力的在这树林里叫着,那若隐若现的蓝色衣纱还在我的脑中浮现,但是她的那个人我都无法的好好看到。看着带在左手上的手镯,我显得很是气氛,直接用力的脱下来便给她扔在了地上,但看着手镯落地的那一刹那,心里面又显得很是难受。

    蹲下把手镯又捡了起来,从新戴在了手上,要是真的算起来的话,这手镯也是跟我时间最长的东西了,从我死前就跟着我,一直到了现在,也学不让我见到也是有她的理由吧。

    扭着脖子看了看,除了离我三四十米外有两三只已经死了的野兽之外,这天还是处于半夜的状态,想想这些天的时间里面没有遭到野兽的攻击,也许就是因为有她的存在吧,靠着旁边的树又躺了下来,一个女人能无声地为自己守护,这种的感觉,还不错...

    再次有了感觉到时候,还是那脸上有着微微的痛感,看都不用看就是那丫头,一直被教训,还一直打我的脸,对于这脾气这倔的女孩来说,我也是显得很是无奈,睁眼看了眼前面的两个女的,这新的一天也是正式开始了。

    坐在这一块大石头上,看着那正在与野兽战斗的女孩,看来这魔量还真是个好东西啊,这女孩在吸收了微量的魔量之后,那全身的力量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越,果然要提升身上的魔气,现在最好的办法也就是这东西啊。

    除了这女孩之外,枭沥和枭凛吸收了些许的魔量之后也在旁边适应新的力量,虽然她们极力要把这些魔量都留给我,让我有尽快能回去的力量,但是要是我到时走了之前,她们就已经死了,那么还有何意义,让别人的死完成我的意愿,虽然能让我尽快回去,但我还没那种的想法。

    捏了捏手,感觉了一下自身的力量,虽然我感觉差不多了,但是要距离那个怪物来讲,还是差的太多太多了,每当我的力量有了提升的时候,它的力量也在随着我提升,仿佛就是一个永远战胜不了的怪物一样,果然还是得把眼光放在那前面的小魔域上面吗。

    这几天的时间,那一缸的魔量就被我们几个吸收个干净,我现在的实力虽然没有见过顶端,但她们几个人的力量再这几天的时间里面增加了很多,枭凛和枭沥的原本力量我还真没怎么见过,只知道她们身后背的那武器都是不寻常的,上次见那枭沥使用那武器的时候,整个的右手上也是覆满了类似咒印的那东西,想想那东西出现的时候,当时枭沥的实力可是提升了不少,如果不是那受了重伤,要应对那个人应该也不算难吧。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的时间这一个月就已经过去,这一段的时间,我也是没再去那个地方,因为我和它的差距不止在攻击的方法招式上面,而是在于力量,和它之间力量差的太多,不管我怎么去适应它的招式,去提升自己和它之间的差距,但是这魔气太弱,力量太小,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伤害。

    这一天,又是到了魔量来临的一天,我们几个又偷偷摸摸的来到了那一个城市,不过此时的这座城市已经被重兵把守着,也许是有了上次,这一次他们这次对这座城的守卫异常的森严。

    看着那森严的情况,我也是摇了摇头走了出去,枭凛她看到了我也是想要抓住我,不过却被我摇了摇头阻止了,倒着往后退也是冲她们说道“你们知道吗,其实我已经不想再躲藏了”,说完也是转头朝着门口的那群士兵冲了过去。

    在我冲过去了之后,枭凛看着我越来越小的身影也是咬紧了银牙,捏住了要抓却没抓住我的拳头,“姐...”枭凛的话还没说完便让枭沥打住了,“到了现在,也不能让他就这样离我们而去吧”,说着枭沥也是拔出了身后的长刀,朝着我离去的方向也是追了过去,接着事女孩,枭凛看到了之后也是笑了笑,“没想到我们还有为了外人去奋力的一天”,说着也是拔刀冲了出去。

    面对着这一群冲来的士兵,这群人在我的面前真的是弱得太多太多,右手聚集起了些许的魔气,一跃而起朝着地上就打了过去,顿时间这地面就因为我这巨力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裂纹,围绕着我一圈的地面就顺着我蹦碎,这些前来的士兵全部都被震翻,左手拿起灵枪窜了过去,落下的也就只有尸体。

    这些人在我的眼中太不够看的了,不过在这个时代,弱小等待的就是被抹杀,以前我也和枭沥她们谈过对这些人的看法,她们的回答很简单,魔量可以随意的制造出来这些人,当这些人跟你无关或是要杀你的时候,你能带多少的感情,在这救人和在天域救人完全就是两个样子,天域的人命就是命,这里的命只需要些许的魔量就可以做出来,杀了这些的魔人,我也并没带多少感情。

    现在一个人屠杀这些士兵真的是要多快就有多快,而且再加上枭沥她们几个,这速度也是又上升了一个档次,我这作为主力朝前冲锋,而她们几个也是担任了起辅助的作用,负责处理我漏掉的那些人。

    杀了这上百的人,只用了少许的时间,没一会便到了这城门的下面,后面留下了一路的尸体,抬头朝着上面看去,能量掺和着箭雨不断的从上面往下放,这些箭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就算射到我的身上也给我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是她们就不行了,拿着武器不断打击着上面射下来的箭雨,我这魔气微微一放,她们的头顶上也是出现了一个红黑色的屏障,箭雨落到这上面,根本是奈何不了这屏障丝毫。

    看着这扇门,一拳打在这门上也是直接给它打了个粉碎,现在的力量已经不是这五十多城市可以驾驭的了,从这做成开始就往前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