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这树林中间的位置,那一个怪物的身影也是再次从那个方向走了过来,拔出了灵枪,握紧了右手就朝着它冲了过去。

    这么长时间过去,现在的我也是能够跟它拼上一些回合,再加上这刚刚被增强过的体质,这与它战斗的差距又能被缩小很多。

    它的一拳打来,我也是用右手去防御,不过这只是给右手造成的伤势有些重罢了,一枪挑在了它的胸膛之上,虽然没多大的伤势,但现在也能划出一道的口子,这就是变化,也是进步。

    开始用着各种的五行气息加上魔气还可以应付,但这到了后来之后真的变得难了很多,体力和魔气的消耗,都使我的各种东西下降了很多,但眼前的那个人是我见过的例外,这么长的时间,也没见它的速度力量下降过。

    这越打我的劣势就越大,这样下去也是着实不是个办法,控制着体内的魔气运转,慢慢的多半身红蓝样的皮肤就被覆盖上了一层的魔气,而右手的上的魔气正在不断的快速上升。

    外协的魔气都被我覆盖在了身子上面,这些的魔气在外面看来就和一身的铠甲一样,尤其是这配上了我那能量灼烧过的组成的皮肤。

    拳脚之间不断的碰撞,左手挥舞着灵枪不断的朝着他打击,虽然能给它造成微小的伤痕,但是要给它造成一定量的伤害还是很难的。

    打了一会的时间,我这一副的身子也是变得伤痕累累,外面的流血外伤都是小事,真正影响我的还是身子里面的内脏和骨头,每次的打击都会把我的肋骨其它地方骨头打断几根,不过这些东西到时候就直接好了也不用担心,但是这些东西断了之后,在与它的战斗中就等于说落下了很大的劣势。

    擦了一口嘴角的血迹,握着灵枪再次朝它冲了上去,用着灵枪迅速的朝它劈了下去,果不其然的还是被它的一只胳膊拦了住,而它的那只胳膊也是直接打在了我的肚子上面,顿时间也是给我打的不行,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不过我也是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握紧右拳就打在了它的脸上,这一拳它并没有躲过,稳稳的打到了它的面门。

    在白天的时候我也是看过我的这一击,那力量可以说是能比以前的那杀手锏的伤害还要高了,不过打在了这哥物种的身上,明显是挫败了我的自信心。

    一拳打到它的脸上,巨大的能量冲击震得我拳头都有些发麻,不过那股的烟雾过去了之后,眼前的这个东西脸上根本是一点事都没有,这他娘的未免而已太过的厉害了吧,还没等我作何反应,它那打在我肚子上面的拳头就再一次的发力,我直接有事被打飞了出去,落到了地上后滚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

    看着朝着我慢慢的走进的那个物种,我也是抬头说了一声认输,然后它也就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和自己的伤势,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现在的伤势根本不容我动弹,身子也是累的不行,虽然意识想让我赶紧的在这里休息,或者直接的在这里睡下,不过要是在这里睡下,到时候枭凛她们该找不到我了。

    看着天空中的星辰,在看着那怪物离去的身影,我和这怪物之间的差距到底是有多大啊,我这好不容易提升一次,它竟然又把我那微小的自信心打破了。

    休息了一会之后,魔气慢慢的恢复了一些,用着这些的魔气催动五行轮盘,木属性的气息点点的产生,朝着自己退步那肌肉的地方就跑了过去。

    它的力量比我打了太多,所以这不经意间的时候就被它打到,而这一打到,要是严重点的话骨头直接粉碎,要是轻一点的话就像这个样子,肌肉被打的动都动不了。

    随着木属性气息的慢慢修复,退步的伤势也是有了些许的好转,朝着那一直去的地方慢慢走近,还有两步到了这棵树下的时候也是直接倒下,现在真的是累的不行,身子上和心理上的双重打击已经让我感到很是疲惫,在这里也就直接睡了过去。

    这一次的昏睡,我也是做了个梦,这个梦很是神奇,直接带我回到了我还是林筱的时候,开始从爷爷那里接过这个黑色的镯子,然后我被杀了之后这桌子带着我的魂魄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了一个家族小少爷的身上的,到了后来屡次见到那蓝色衣纱的漂亮女子。

    那一次次的生命危险,那一次次的出手救我,虽然只能看到她的背景,记忆中她那模糊的样子,但却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因为她我感受到了第一次感动,第一次被人无所需求救助的感觉,每次都想见到她,跟她说上那么几句话,但却好像是上天的计划一样,我和她根本无法好好的相遇,虽然知道了她一只就在这镯子里面,但我不管怎么样也是见不到她。

    想起那蓝色衣纱的女子,我还想起了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心里还小小的发誓一定要娶到她,现在看来真的是可笑之极,还想要娶到她,现在想想都不知识多久没见到过她了,而且人家那么的美丽,有那么的有实力,这样的人放到天域,就算是武王那层次的人都会心动吧。

    深深地思念使我张开了沉重的眼睛,一睁眼远远的看去那前面的树上就是一身蓝色衣纱的女子,她正坐在树上摇摆着脚,虽然只看到她的下半身就感觉她真的是比仙女还要仙女,当仰着头微微抬起的时候,虽然看到了她的容貌却显得很是模糊,眨了眨眼,当再次朝那里看去的时候,那一个地方却是空荡荡的,如果不是那几片树叶的落下,我还真的以为她是我的幻想。

    双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朝着四面不断地看去也是看不到她的影子,“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看到你的样子”,我叫着吼着,但回应我的却是一片的平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