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妮子对于我的挑战从来就没怕过,虽然常常被我教训,但是逮到了这样机会还是一定会尝试的,这次也不例外,挥舞着拳头就朝着我冲了上来。

    她在不断地进步,而我也一样,我的水平本来就比她高,再加上我这断时间的训练,她离我的差距还是很遥远的,遥远到我和那个思米多高的怪物的差距差不多。

    她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我也是直接伸手攥住了她的拳头,她再伸那只手,我也是同时伸出把她给攥了住,她一跳,准备用双脚要锁住我的脖子的时候,我的头也是往后一养并没有让她夹到,不过这时那伸出的双腿没有夹到东西,直接的朝我落下了下来,双脚直接砸在了我的面门上。

    对于这一击我只能给我打个负分,双手放开了她的手,当我的双手托住她的后背的时候,这妮子也是直接不顾自己掉下去的危险,直接挥舞着拳头要再次攻击我的面门,不过我哪里是有那么傻的,托起了她的身子直接一用力给她扔到了天上。

    我这力气仿佛是用的大了一点,这一扔的比这旁边的树木都要高了,赶紧找准了位置来接,一越而起也是直接跳上去抱住了这女孩,在我这刚松一口气的时候,一阵的黑影也是从我眼前闪过,她的一脚也是稳稳的踢到了我的左脸上。

    看着怀里的这个妮子,也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当你跟我一样,从那么高的天上掉下里完好无损啊,顶着她的脚也是扭头看她,握住双手和双脚,从风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绳子就把她的手脚一块绑了起来,从旁边弄了一根树枝是连着绑着她手脚的绳子一起绑在树枝上,直接扛着树枝给她被在身后,任她怎么闹也是下不来。

    弄好了这一切之后,转头超旁边看去,这次竟然稀奇的脸枭沥也是来了,“龙毅,你老实的告送我们,你是不是最近一直在坐着什么训练”,我的面容也是严肃了起来,这女人的直觉也太敏锐了吧,以她们跟我的关系,我也是点了点头,不过这时候后面的那丫头也是又闹了起来,大概的意思也就是说没带上她吧。

    “龙毅我知道你很着急的要回到天域,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些危险性,要是死在了这里,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了你知道吗”,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我最近的特殊训练很多都是未知的,但是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我快速的提升力量,别的对我来说真的太过的缓慢了。

    我朝着她点了点头,这也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信号吧,有些的事情我不得不去做,如果我现在能知道天域我身边人这些时间发生的些许危险的话,那么可能我现在什么都做得出来了。

    我扛着这女孩要转身离去,但这刚走就让枭沥叫住了“龙毅,今天就是给每个城市的魔井注入魔量的时候了,你如果要是很渴望短时间里提升力量的话,那对你来说可以是个好办法了”。

    听到她的话,我也是一愣,没想到这补充魔量的时候到了,听到这我也是兴奋地不行,跟着枭沥她们就朝着一个城市的地方走去。

    我们去的方向肯定是我们原来所在的那个城市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就算那里被有人看着肯定人数也不会过多,而且那个城市也算是靠前的了吧,里面的魔量应该也会多一些。

    我们在这城市的旁边观察,好像是并没有人在的样子,而且那大门还是开着的,从这里一眼望去也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死的那些魔人,不过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尸体也都是渐渐地腐烂了,老远就能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

    这里面死的人都还在那里摆着,但是城门外面的那些被我杀了的士兵的尸体却都一个不在了,看来也是来的那些人把那些尸体都搬走或者处理掉了吧。

    进到这城市里面,我扛着的那女孩也是出奇的平静,毕竟这里的是她的亲人死得地方,来到这里怎么也有点触景生情的意思了吧。

    扛着的转了过来也是直接给她放开,这一下来后也是没有哭闹,走过这满是臭味的人群也是又来到了那个地方,她的亲人早已经被埋在了这城市的外面树林里,这个地方剩下的也只有那几个坏人的尸骨,看到这一幕她的眼神也是了愣住,枭凛她们两个我就让她们先走了,毕竟这里的气味可不是一般的难闻,有我在这里看着她就好了。

    她就这么一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尸骨发着愣,也许是在回忆当初的那一幕吧,毕竟谁的亲人死了也会给自己的心里留下很大的触动,而且这里也是她重新开启新的人生的地方,这里的感情对她来说可不一般啊。

    直愣愣的看了一会之后,她那眼睛中的泪痕也是开始在眼中流淌,然后落下,一滴滴的眼泪划过了脸庞,划过了脸上黑色的胎记,直到滑到了下巴之后落下,这是我见过她第二回哭,第一回在这地方跟我拜师,第二次就是现在这一幕。

    心里的难受只有自己能够体会,这一会的时间让我没想到的一幕也是发生了,她直接转头跑到了我的身边,抱着我的身子,脸埋在我的胸口出就哭了,大声的哭了,哭的很是惨烈很是悲伤,那一个接受了多大苦难,多酷的训练都咬牙坚持下来的女孩竟然看着一幅场景哭了,这足以说明了心中的痛苦。

    她这样一直就抱着我哭,我也是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算是给她安慰,伤心的痛苦只有自己懂,想想说起来我的经历可能比她还要少,毕竟我那全家包括我被杀的时候比她还要大些,而且我之后又变成了另一个人有了新的生活,不过她却不一样了,一座城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这可以说是跟她有丝丝关系的人全部都死掉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