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打中一头野兽,这同时它的爪子也是拍在了我的身上给我的留下了几道爪印,当然它的这一下肯定是没有那遇到的怪物的力量大,这后退了两步也是朝着它又冲了上去。

    那女孩我还是让她在一旁训练体能,现在我的魔气什么的都被封住,要是真有个什么意外我也不好去救她,所以我这也没让她来跟野兽战斗。

    不得不说现在干的这些事情还是很有用的,把自己放在这个地方,把一切自己的优势几乎都封闭起来,不断的在生死之间磨炼,这也是除了提升魔气外最好的办法了。

    这样的时间过去了两天,当我们这晚上吃完了东西再次入睡的事后,没一会的时间我就又感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在质只指引我去一个地方,顺着这指引走了两步,这回的方向果然还是通往那个地方。

    再次的来到了这个地方,还是一样的平静,这次并没有那大量的野兽,但是那个四米多高的怪物还是准时间的出了来,这几天的训练也不是白训得,虽然知道尽管这样跟它的差距还是很大,但是要直接走了,这几天的训练不就白训了吗,拿出了灵枪也是朝着它跑了过去。

    一顿的攻击之后,我还是让它大得不行,虽然我这几天的训练还是有些成果的,能偶尔的多躲过两三次的攻击,不过这也没什么大用,前期还能抵抗,后来完全就是被吊起来捶,这打到了也是实在忍不住朝后面退去,它还是像上回一样,没有任何的阻拦,直接转身朝后面走去渐渐消失。

    往回走了一段的时间,又走到了那棵大树下身子就已经撑不住,不得不下来休息,这次的我并没有去修复自己身上的伤势,因为我想看看这真的是不是幻术,在这里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起初这身上的伤势让我感到剧烈的疼痛不过这样熬了一会还真的在这里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又是感觉到身脸上传来了微痛,睁开了眼睛朝前面看去,果然那个小妮子还是用手不断地朝我的脸上打着,妈的,我这老脸还要不不要了,第一次,这都是第二次了啊。

    伸手又是抓住了她的手臂,“去,今天给我背上两块那样的石头跑十公里去!”这妮子也是老实,转头也是朝着回去的地方走了。

    “我说你啊,是不是三天两头的就要出来睡一觉啊,每次都得害得我们找你”,那枭凛也还是气汹汹的跟我说,不过我的眼神却是放在自己的衣服上。

    我这看了一会再次朝枭凛看去的时候,我还没说话,她就先开口了“喂,你别用那种眼神盯我,我可没碰你”,说着也是抱着胳膊靠在了一旁的树上。

    看着靠在树上的枭凛,不得不说我碰见的那些女人的身材都是那么好的吗,眼前的这一个魔族的女人也不算例外,想想这可是魔族啊,有很多的人长得都是认不认,野兽不野兽的,像是这样的普通的没多大变化的女人很少,再加上容貌这么好看的,真的太少太少了,没想到这么小的概率都能让我碰到,难道我天生桃花运吗。

    “枭凛,你最近是不是长胖了”,我这话一问出,她顿时也是一惊,“有么”,说着也是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前看看,后看看,果然这女人的体重在这枭凛的身上也是一大关心的东西啊。

    说着我也是伸手指了指上面,又指了指后面,果不其然的脸上被狠狠踢了一脚,直接把我的脑袋都印在了这木头当中,把头拔下来的时候枭凛已经走了摸了摸脸,虽然她很实用力,但并没有附带魔气用力一踢,所以我这除了一些的疼痛之外,也是没再有其它的伤势,身上的衣服还是完好无损,这也就说明了,那东西真的只是幻象。

    在朝着山洞走回去的这一路上,我也是想了很多关于这件事的东西,它一次次的把我往哪引,明明有着实力却不置我于死地,一次次的把我引到哪里,一次次让我与它战斗,这也就说明了想让我打败它,但是那东西不给我致命的伤害这一条就又说不准了,那难道说,是想锻炼我吗。

    次次的让我与之交手,但不致我与死地,每次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就说不想打扰我旁边的人,那么这一切也是接近乎与答案了,妈的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一个与我无缘无故的人,这平白无故的想要提升我的实力是要干什么,再说了,他都已经了有那么一个厉害的物种了,再去花费大量的时间慢慢的等我成长,那么到底是多大强的怪物能让他们扥这么长的时间呢,不过虽然不知道好坏,那也是现在最容易提升实力的方法了,所以说不管危不危险,这一种特殊的训练还是要我不断尝试的。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也是呈现在了一种循环当中,晚上不断的去哪个地方去跟那个东西战斗,想来也是再次的出现在那棵树下,然后再去不断地训练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样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两个多月,尽管我在不断增强,大事要达到能打过它的层次真的是太过的缓慢了。

    这一天,我还是照常从这一棵树下醒了过来,右脸上还是传来些许的痛感,妈的我就纳了闷了,这小妮子一直都在打我的右脸,而且看着意思还是上瘾了,一当我醒就在打我,再次看到这妮子也是给我气的不行,朝她伸来的手抓去,没想到这妮子也是料到了我的这一招,到了一半的时候把手收了回去。

    睁眼看着她的那一副架势,明显就是想要跟我练练啊,我这大晚上的挨那个东西欺负,现在还能再让你个小妮子欺负了不行,妈的我怎么说都是你的尊啊,时不时的不漏两手,还真当我好欺负了,站起了身之后也会朝着这妮子摆了摆手,今天非得给你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