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面对着这些的野兽,短短的一个时辰过去,这里的野兽尸体也是已经尸横遍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遇到的野兽可以说的上是我见过最多的了,尽管是这样,四周野兽的数量也还在不断增加着。

    随着战斗时间的加长,我的体力也是随着被慢慢消耗,摸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看着四周一座座小山般的尸体,脚下的土壤都已经被野兽的鲜血所染红,这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死了这么多的野兽,但是看着这四周还在围着我的更多的野兽,也是感到是事情不妙,不过就算是到时候再不济,逃跑的能力还是有的。

    这些的野兽再慢慢的打下去也是持续的消耗体力,杀了这么多的野兽没有任何的用处,应该说对现在的我没有任何的用处,持有不能吃,用来提升实力,提升实力,对了,天域的那些魔兽的身子还有着魔核这可以提升自己能力的东西,这些的野兽体内同样是蕴含着大量的气息,那么里面是不是也是有那一类的东西呢。

    一拳打碎了这又冲上来的野兽,等真正的解决完了这些野兽再慢慢的去寻找吧,我这也不是被那东西指引来到了这一个什么地方,无穷无尽的野兽也是让我感到心累。

    双手上的魔气还在浮现,控制着体内的那五行轮环,双手的魔气上也是浮现了蓝色的火焰,这些的火焰覆盖在那红黑色的能量上面,把这火之气息,配合着那红黑色的能量朝着自己的四周就扔了过去,一个火圈也是围绕着我而组成。

    我的这蓝色的能我还是有信心的,不过以前我的能力太低,遇到的野兽魔兽的能力又比我前,所这才导致我没能发挥出蓝火真正的热度,现在使自己身上红黑色的能量再加上这火焰,要燃着掉这些比我实力低了很多的野兽来说,太简单了。

    一个火圈出现在我的四周,那四周围着我的野兽不断的朝我进攻,也是不断地从这四周的火焰上经过,只不过这经过了火焰之后,那利爪还没碰到我丝毫就已经被那蓝色的火焰烧成了虚无。

    这些的野兽是真的一点都不怕死,一个个的不停的朝我扑来,一个个的都被我那蓝色的火焰烧的干净,只要身子沾上了一些这火焰之后,那些野兽都被烧的连骨头都不剩。

    我在这里面也是显得无聊,坐在这里面看着外面那一个个不段断冲来,用生命作为代价却也碰不到我丝毫的野兽,我没有逃跑就是想知道这到底是事谁在背后操控,到底是要耍什么花样,让这么多的野兽不断地嵩明,到底是在预谋着什么东西。

    带着我的我也是打了个哈欠,索性直接躺在了这里,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不堪,身上也是有着道道的伤口,最开始的那些野兽的实力还是很低,就算碰到了我对我造成不了伤害,但是后来的一些野兽上来也是却却实实的能够伤到我,所以要是我这样不断的打下去还真的是有一定的危险。

    躺在这里得我也是无所事事,在这里也不知躺了几个时辰之后,这外面的野兽才是慢慢减少直到后面全部消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已经可以想到回去时被训斥的样子了。

    用手一挥1我这四周的蓝色火焰才直接消失,朝那堆积如山的尸体看过去,却是看不到一具的尸体,难道说在我躺下的时候那些尸体都已经被它们的同类吃掉了吗,这想法第一时间在我脑海中浮现却又被我直接的否定了,一是那些尸体不可能那么快的时间就全部被吃掉,或拖走,就算是来了很多很多的野兽来处理那些尸体也不会留不下任何的蛛丝马迹,留下光秃秃一片的树林,而且最奇怪的是,那已经染红了大地的野兽血液现在却看不到一点的红色,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一滴的鲜血都没说能看到。

    这个地方太过的古怪,那凭空让给我指引的东西也是来的莫名其妙,打了那半天之后,那些的尸体又是全部消失,出了四周倒下的树木,没留下一丝的战斗迹象,这地方越想也是古怪,还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吧。

    迈着步子猪呢比离开这里,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草丛中突然使我听到了风声,我这脑袋刚往后转到了一半也是直接被魔种的力道把我打飞了出去,胸口上顿时传来了一阵的疼痛,同时身子身子也是向后飞了出去。

    飞了一会之后我也是用双脚搓着地面,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道子之后才固定在了这里,擦了一下胸口的鲜血朝前面看去,一个只有半翼,站起来足有私四米之高,脑门出一根长长的大角,看起来就像是人和这里的野兽混合产出的物种一样,看上去极为的强大。

    这东西一言不合就朝我打了过来,我当然也是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双手上覆盖起了红黑色的魔气就朝着它迎了上去,一场我变成这样之后的最为强大的困难的一场战斗拉开了序幕。

    它的力量和速度,只比我高,并不会比我低,它这身高比我高了那么多,但是并没有给它带来任何的坏处,每一次的攻击防御都会把自身的条件用得很好,这样的我的在它面前来说真的是太弱了。

    我的这一身引以为傲的实力在它的面前真的是不够看的,再一次被打出去之后也是擦着嘴角的血迹,身上受了很多的伤害,而再看它的身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伤势,我给它那一拳就在战斗中恢复了,面对着这一个全方面比我强大的东西,我也是倍感压力。

    它的力量伤害比我高,恢复能力比我强,连速度都比我快,我现在的唯一优势也就是拥有那属性的气息,不过它那战斗的经验是在太过的丰富,现在要找一个偷袭它的机会还真的是并不简单,伸手掏出了背着的灵枪,这一场的差距极大的战斗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