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体内的灵气种子有又比之前大了一圈,现在看着那灵气种子的大小,根本想象不到到了顶层的时候这灵气种子会是多大。

    安顿好体内的气息,顺了顺呼吸,这段时间给的惊喜确实够多,到了现在都没让心情平复下来。

    在我这顺着气息的时候也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戳我的脸,一下,两下,三下...这家伙好像还戳上瘾似的不停地在戳。

    睁了睁眼朝前面看去,映入眼帘的也是一副俊俏的面貌,一副精致的五官好似模子刻上去一般漂亮,不过脸上却还带着些青涩的样子。

    她还有着一头白色的短发,不过这和心纯银白色的不同,她的头发就只是白色的。

    看着眼前的这人,而她看到我睁眼了之后也是收回了手坐了回去,这不看整个不要紧,她这一坐回去我也是看到了她整个的身子,一丝都不剩的,以为我眼前的这个家伙,身上没穿任何的东西。

    说实话,什么大事小事都见过了,唯独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光溜溜坐在自己的眼前看着自己要令我震惊的了。

    看着这女孩的样子,再看她所在的地方,就是刚才我吸收的那一堆冒着白光的金属所在的地方,既然是这样没想到我之前所想的事情还真成真的,这一个人不知生存了多少年的金属,还真成人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给她件衣服穿吧,要是再这样下去,估计自己都不能控制好自己了。

    从风袋里面摸了摸,随便拿出了一件衣服也是直接递给了她,“先把衣服穿上吧”说完了之后我也是把脑袋扭了给过去。

    不不过我血河扭了几分钟的时间,手上的衣服却并没有离开我手的样子,扭头微微朝着她看去,那女孩正在歪着脑袋咬着那衣服用着大眼睛看着我。

    看着她的这样子,她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咳咳,你知不知道你是谁”我这张嘴朝着她问着,她从金属化为了人形,那么人类的语言她总也会吧。

    不过在我说完了之后再看她的样子,我的想象终究还是落空了,她一样的睁着咬着我递的衣服歪着脑袋看我。

    看着她的这样子,她就是一堆金属一直在这里,她不像是木灵那样经常接触人类,在成长的时候也会学习到人类的一些东西,但眼前的这个女孩却是一直都在这地下,根本接触不到人,而且之前也并没有成形,也不会跟那地龙王所交谈什么的。

    看着眼前的这白纸一张的女孩,要把她教会到能交流的样子,光是想象就知道自己的路途还远啊。

    看着她,虽然不会沟通什么的,但智商她是并不低的,比比收拾什么的她还都是能看懂的。

    拿起了手中的衣服到她旁边,现在跟她说话是没有用的,她什么都听不懂,靠的也就是手势了。

    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她也是撑着脚丫站了起来,不过犹豫可能是第一次站起来吧,这双脚撑着她的身子还没到真正站起来就一下朝着地上爬去。

    看到样子我往前一步也是把她给接到了怀里,在这碰到了我之后,这女孩也是的抓住了我的衣服,可能现在的我是她最能依靠的人了吧。

    抱住了她之后,我也是慢慢松手让她靠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尽管这样有些不忍,不过以后她的走路不能总是靠我。

    在我松开了她之后她抓着我的衣服却还是紧紧的,不过犹豫我跟她有了些距离我也是稍稍往后撤了撤又站了起来。

    看到我离开之后她也是又站直了腿,不过这次可要比上回好的多,直起了两条细细的腿站了起来。

    看到这之后我也是抬起了右手,而她看到我的样子后,也抬起了右手,不过当我这刚放下手要去给她套衣服的时候,她却也把手放了下来。

    看着呀她我也是摇了摇头,继续的抬起右手她也随着抬了起来,看着这样子我也是抬着手走到了她的面前,深处一只手去给她套衣服,然后这一面弄好了之后又抬另一只手去掏另一个,现在这花了一会的功夫也才把衣服给她套上。

    套好了衣服之后,她也是低头看看着自己的衣服,不过这衣服我穿起来差不多,不过她穿起来确实要大的多,光是一件的上衣就已经到了她膝盖哪里的位置。

    这样大概的估了估她的身高,大概也就一米四左右的样子,毕竟她现在站直了也才到了我胸口左右的位置。

    看着她的这样子,虽然衣服并不合身,但有总比没有好,伸手扣上了上面的口子,现在不管怎么说不会露太多了。

    看着我给她穿好了衣服,这丫头也是低头不断的朝着是身上看着,抬了抬手因为衣服较大,这一抬手连手臂都看不到了。

    伸手把她的袖子往上弄了弄,最后这衣服的袖子到了她前臂些的位置,伸手小手抓了抓衣服,小脸上也是能看到笑容。

    相比于心纯,她的脸上还是有表情的,虽然没有交,但这都是天生的,看着那大眼睛米起来的样子我也是显得有些好笑。

    教她走路穿衣服什么的,还是比较简单的,但教她说话,这可是最困难的事情了。

    张嘴教她舌头怎么动,怎么发声,毕竟我也没交过别人这教了半天把自己整的说话都说不清楚了,而她也就只能发出“呀呀”的声音。

    教她说话走路什么的在这里估计也都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但这在教说话上面我却没有太多的能力,到现在也不能教出她说完整的话,到现在为止也就能说出些啊啊,呀呀,大概的东西。

    教了她这么一会,把自己教的不行,到现在我才知道教说话是那么的难,想想我是怎么学会的说话,也真辛苦了我娘了。

    在这教了一会之后不知为何她的却有些异常的,我也是问她怎么了,她看了看我然后指了指肚子摇了摇头。

    看着她的这样子难道是肚疼了吗,我的耳朵隔着衣服贴在了她的肚子上,瞬间也是听到了“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