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自身调动的魔气越来越多,四周浮现的黑色气息也就越来越多,浓郁的魔气充斥着现在的身子,此时的力量也是在不断的增加。

    武修靠着灵气的加持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而魔人靠着魔气的增加也一样会增加自己的身子力量,先在体内魔气的不断充裕让自身的力量再次增加,撑着这爪子的双臂血管也是开始暴起,咬牙用着自身的全部力量去推动这爪子也有效果。

    脚下的裂纹不断的在增加,自身扛着这巨大的爪子也是向着上面退去,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很不容易把这爪子撑了起来,但是要再继续把这爪子提高的话自己的身子就要离开这地面了,而现在能撑起这爪子除了自己的力量还有这地面的助力,现在要离开这里的话那简直太不可能。

    既然现在不能离开这里的话我也是把眼神转向了伸手的那对黑色的翅膀,控制着两个翅膀不断的挥舞,一股股的强风也是在自己的挥舞之下不断产生。

    对于这新长出来的东西我也很好奇,虽然小时候有想过像鸟儿一样有着翅膀飞在天空是多么的自由,而现在真正的有了却都是不适应的感觉。

    自身无法估计出这翅膀的力量也就只能拼尽全力去闪动挥舞,一阵阵的狂风吹的头发飞起,慢慢也是也是感到了一股托力正在拖着自己的身子不断上升。

    看到这一幕也是高兴的很,控制自己后背上的东西不断加着力道也是让自己的身子离开了地面,扛着这爪子飞了起来。

    对于这第一次真正自己飞起来并没有太多的高兴感觉,因为现在面对的这生物实力实在强大,现在也不没时间去想那些东西。

    推着这手臂到了这空中的位置,伸手狠狠地一顶这爪子被顶了起来,而我也是趁着这机会直接闪动着翅膀朝着它飞了过去。

    聚集身上得了魔气不断注入到胳膊上的龙凤印记当中,现在的这阶段这魔气力量在注入到之外右手的龙凤印记当中,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龙凤印记传达到了手上。

    现在实力的增强,魔气的增强让自己的这血脉印记的力量都产生了一个质的变化,朝着右手上看去,现在都能略微的看到胳膊力量上有着虚龙和虚风凤在哪里不断地缠绕。

    果然只要自己的实力阶段提升了上去,那么自己的全面都会有着很大的变化,现在能有这样的改变靠的还是这副的身子。

    捏着拳头直接朝着它打了过去,而它却在看到了我血脉的力量之后却好像有了点兴趣什么的把头抬了起来。

    看到它的这一样子也是让我没想到的,不过趁着这机会我也是捏着拳头直接一下轰击到了它的脸上,一阵的冲击波动把我的手臂都震得生疼。

    在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几秒之后,睁眼朝前看去也是看到一副很大的眼睛也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看着它现在的这样子,这没想到我现在的力量还是奈何不了它,这一拳打在它的脸上一点的事情都没有,就像刚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呀它突然的样子也是朝着后面退去,不过我这刚煽着翅膀朝着后面没退两臂也是让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捏住了身子。

    看着捏住我的这身子就是它那只爪子了,之前有翅膀煽动能给自己力量顶开这爪子,但现在被捏的死死的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这样被攥着,就算自己如何的动用自己的力量都无法改变些什么,毕竟这爪子的力量太过的大,打到让我感觉不到能挣脱开的希望。

    “一个区区的魔人怎么会有我龙族的血脉和凤凰那族的血脉,你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得来的这些东西”就算它没张嘴当我还是能听到它的声音,而且在它说完了之后这捏着我身子的爪子也是变得更加的用力,瞬间感觉骨头都被捏碎了一样。

    “这血脉就是我身上流淌的血脉,我就是我,我龙家一族的血脉!啊!”,“你放屁,你个魔人身上怎么会流淌这样的血脉,既然你不肯说实话就让我杀了你之后慢慢研究你的血脉”说着爪子的力道瞬间加大,而我自己身上带我骨头瞬间被捏了个粉碎,一大口的鲜血也是忍不住的喷了出来。

    “喂喂喂,要在这么下去你就什么也都知不道了”一句话声的传出也是让捏着我的这爪子停了下来,要是再这样加大些力道我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听到这句的话我也是扭头朝着后面看去,我的那把冰刃现在在地上不停地闪啊闪的,那么刚才的话就是它说出来的无疑了。

    “嗯?这话听着怎么那么的熟悉”自言自语的说着这生物也是伸出了另一个爪子到了我后面的地上,两个指尖伸手一抓,一个蓝色的东西也是被他它给抓了上来。

    “哈哈哈,炎龙王,你如今怎么到那么一个小小的东西里面藏着去了”,“唉,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你现在还是先松手把那个小家伙放开吧,现在的他可承受不住你的力量”。

    随着冰刃里面的话语传出,身子被捏着的力量也是才慢慢松开,而这爪子松开了之后我自身也是没了任何的支点,直接从它的爪子上面掉落了下来。

    看着之外地面离我越来越近我也是做不到任何的停住的手段,现在身上的骨头都被捏碎,就连翅膀都没捏的抬不起来,现在直接一头朝着地面航上掉了下去,瞬间的震荡让自己身上的伤势更加严重了一分。

    “炎龙王你可是越活越倒退了,魔人的那群家伙是怎样的你不知道吗,如今怎么还当起了魔人的冰器”“地龙王,你觉得我是那种的龙王吗,那些的记忆我可是最忘不掉的,这个小娃娃它还真的并不是真正的魔人,而它身上的血脉却是它真正的血脉,但这么一股奇特的血脉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到现在我还没弄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