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跑一边把魔气朝着右手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强大的能量聚集在手上也是让我有了一些的信心。

    一边朝着它跑,它也是一边用爪子继续的射出那一道道的白光,只白光的威力比之前大很多,要是现在再去硬抗这样的伤害的话,自己的身上肯定是会出现一个血洞的。

    面对这家伙要一直不断地跑动来躲避它的进攻,一道道的白光擦身而过在身上留下了不小的口子,不过这些相比于性命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样奔跑了一些的时间之后自身的距离离他它越来越近,但这随着我距离越来越近也是要更加小心它的进攻,毕竟它之前拍下来的那一爪子可是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就算我不断的注意它的爪子,以防它再次的拍过来,但当它的爪子动弹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速度根本不是我能躲开的。

    看着眼前迎来的哪一副巨大的爪子,捏起了双拳朝着这巨大的爪子迎了上去,不过尽管近了自己全部的力量自己打的身子还是被这爪子向后退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印记。

    这一巴掌的撞击直接给我震出了一大口的血迹,胳膊上,身上个个的地方都疼的不行,这股的痛感就像是自己的身子被碾压了一般的疼痛。

    全力的撑着眼前的这爪子不让它触碰到自己的身子,现在接触的是双臂就已经被震得快要断掉,要是让这股的力量接触自己的身子不死也要变成残废。

    现在就算抵抗它的力量就已经近了全部的力量,而且还并没有多大的用出,现在这样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让自己不死而已,不过这样下去也就是个长短的问题罢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无所阻挡的手臂,自己的性命仿佛都在这上面,不过在这上面却又见到了其它的东西。

    到了现在我的这条性命仿佛都已经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从之前的为了给自己的父母报仇,在到了后来遇到一个个的人,为了那些身旁的人而竭尽全力。

    这一路的走来遇到了很多很多放不下的人,各种各样的原因使我不断地前进,而这样也是让我错过了一个又一个人。

    这样的活着不知还有什么意思,但要是自己死在这里,又不不知那些人之后会变成在怎样。

    要我去寻找的韩玉,要我去凤族寻找的凰心绮,还有着很多很多的人,而且我还有大仇未报,还没有真正的去给自己死去的父母好好的拜拜。

    想到那些的事情,眼睛不自觉有些的湿润,身上的力量已经不够阻挡这巨大的爪子,而胳膊没力了之后前面这爪子便离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近。

    这一切仿佛都要离我而去,但在这时也是想到了之前见到的那蓝色的身影,那托着我下巴的女人,那个曾经救了我不知多少次的女人,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去看她一面,我不甘心,不甘心!。

    这股心里的呐喊也是激起了自己的巨大的情绪,这股的感觉就像是病毒一样疯狂的传递倒了身子的各处,想着那些事情也是让我大吼了起来,一阵的吼声仰天传递,这里面带着自己所有的不甘,带着自己还为去实现的那些东西,最在这一切重要的,自己不能倒下。

    随着自己不甘的声音似乎这具身子也在随着我的不甘而响应着我,本已经伤的种的不能再重的身子有了这股的感觉之后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肌肉是四肢在不停地震动,内脏身子里面也在随着产生各种的变化,疼痛伴随着生长,身子现在正在发生极为强大的改变。

    现在大的肌肉在不停的跳动,而且感觉这速度还在不断加快,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遐想,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因为身子上那层木铠的裂开就证明了正在发生的这一件事。

    身子上这副被木气所凝成得这副木铠在自己肌肉的震动之下逐渐的碎裂,开始一个小口子,然后便是一大道的口子,顺着这一道裂纹瞬间布满了自己大的身躯,随着再一阵的跳动这铠甲顿时间碎成了碎片,一片片带着火焰的木铠掉落到了地上。

    没了铠甲之后也是能看到自己的身子,现在那黑色的手臂上面肌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跳动,可能是跳的太快的原因,之外每跳动一下,感觉自己的肌肉都在有着非常大的成长。

    这点的变化还不止,自己背部得肌肉也显得有更加奇怪的变化,一阵阵的跳动也是让哪里聚集了很多的肌肉,在这些肌肉堆起来的地方也是让自己的背部鼓了起来,然后随着肌肉跳动的增多,这股的感觉用皮肤再也挡不住,随着一真的是疼痛两股的东西从背部窜了起来。

    这新从背后窜出来的东西就像是新长上来的手臂又或是其它得什么东西一样,有了控制的感觉,控制着那东西动了动,眼角也是看到了一道薄薄的肉片出现在了我的视野。

    这从东西出来了之后也是在随着自己的身子不断的成长,身上的肌肉有在不停的跳动,这新长上来的东西也是一样随着不断的在成长。

    眼前这阻挡不了的爪子也是撞击到了自己的身上让自己又狠狠地飞了出去,强大的力量直接让我进到了石壁当中。

    这股的力量拍在自己的身上感觉自己就和死了一样,不过在这打完之后自己还并没有死去,不过现在的身子到是疼的厉害,但可能是因为折腾痛的刺激,自己的身子肌肉跳动的频率更加的快,自己的伤势在这股的振动中就这样的化解了。

    这副的样子就这样不断的持续着,自己渐渐也适应了这股的感觉,凭借着这股的振动让自己的身子不断地变化。

    这样的变化没持续一些时间突然的感觉有些的乏力了,这样的感觉并不是不再发生变化了,而是自己的这副身子貌似是到达了顶点,而这改变还再继续但却继续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