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着拳头看着是那条龙样的生物,脚踩着地面一步步的朝着在它走着,而它也是爬在里伸着爪子释放着一股股的白光。

    看着它那释放白光的样子也让我惊讶的厉害,没想到之前伤害那么高的一击,却是在它那随意间所发过来的,看来这东西比我想象的要强大的多。

    一股的白光再次的打在我的身上,虽然并未对我造成伤害,但却让我的身子朝着后面又退了很多,但并没之前那么远了。

    一步步朝着它靠近,而它一股股的光亮打在我的身上也并不能给我造成伤害,现在的我不知比之前强大了多少,这点的伤害早就伤不了我,之所以我没很快的去进攻,是因为我还没吃的适应这股的力量,毕竟这突然跳了这么多的差距也是让我一时间适应不急。

    在这样被打了一会之后,渐渐也是能掌握现在的一些力量,在它又一道能量打过来的时候也是完全的能够感应得到它的力量打回来的速度,伸手朝着前面一挥,一股的白光直接被打到了地上,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深洞。

    自己现在的力量说实在的自己都不敢相信,不过事实就是如此,不过变成这样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一般的大,一大缸的魔量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现在的自己朝着它一步步的逼近,而它也就在哪里一股股的通过指尖射出一股股白色的能量,看着它的那样子,我也是开始聚集着自身的气息朝着是手心里面注入,慢慢的一个黑色小球也是出现在了手上。

    看着它再次射来的白光我也是捏着黑团朝着它扔了过去,一股的爆炸声出现,这两股的能量在中间爆炸炸的而开,一股的气浪迎面而来。

    这具身子成长到了这各地步远远是我没想到的,不过有了这股的力量,要击败眼前的这生物应该并不难吧。

    在这股震荡气的烟雾之后我也是一踏地面直接窜了出去,现在的速度比之前快的太多太多,等我从这烟雾中窜出去的时候已经到了这生物的前面。

    它开始的样子就是一副不怎么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而现在就算我到了它的眼前它还是一样,捏着拳头朝着它狠狠地打去。

    本以为我现在的速度就已经快的不行,但我这快要打倒它的时候,突然的一股力量直接撞击到我我的身上给我打飞了出去。

    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地上不停地一撞一停的朝着后面飞着,最后身子在这地面挫出去十几米远才停下自己的身子。

    一股的烟尘从那生物的前面到我现在的时候位置不断的冒着,躺在这地上身上不断的传来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这一巴掌的力量着实强大无比,就算身子强化到现在的这地步,这一下扇下来还是感觉浑身的骨头断掉了一样。

    魔气不断修复着受伤的地方,虽然这修复的速度很快,当自身的魔气是有限的,现在所变成了魔身只是用魔量换来的而已,想要随心所欲的使用这具身子战斗还得是在魔域才行。

    撑着地面停起了身子,但也就刚刚这样,又是一股的白色能量打过,身子又随着这股的力量飞了出去,直直的撞进了后面的墙壁当中。

    这东西的力量未免也太过的恐怖,今天这还真是踢到了硬茬子上面,要是这么下去的话,就算是这具的身子也接受不住它多少次的打击啊。

    控制魔气飞快的修复胸口上的血洞,这东西的攻击太快太强,现在的我就像是任它宰割一样,要是像之前的力量在连续给我来上那么几下,估计就算现在的我也都被打成会了。

    我现在的实力跟眼前的这东西差的太多,就算我现在想要逃跑都一点都不可能,毕竟以它的实力,要是我想要做些什么其它的事情话,估计早就死在这里了。

    伸手把冰刃掏了出来,握了握拳,指甲刺进了手心出来了滴滴的鲜血,而这鲜血滴到了这冰刃上面之后这把冰刃却是半天没有个反应。

    看着手上的这把武器,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你跟我搞这个东西,现在能指望上的就是你了啊!

    “喂,你给点反应行不行,你现在要是再没没点用处的话,我就死在这里给你看信不信!”张嘴冲着这冰刃也是说到。

    跟着血河冰刃说了说,伸手拍了拍这东西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要是说这冰刃只有表面上的那股能力的话,打死我都不信,但现在这个家伙却连最基本的帮助都不给我了,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在我根这东西叫着的时候一股的白光再次飞了过来,看着这股的力量我也是用冰刃直接朝着这东西砍了过去,但这冰刃在接触到那白光的时候却突然被打飞了出去,这留下一脸懵逼的我也没想到现在的这冰刃却这么的不管用。

    现在的我已经陷入了绝境,此时眼前的这人比我之前遇到的人强大多少倍不止,而且实力还是深不见底,这几下就能给我打成这样,要是真的用出实力的话,我估计我到时候生和死就是分分秒秒的事。

    如果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去拼一场,体内的魔气不断朝着五行轮盘里面注入,一股股的气息也是从我的身子李敏涌了上来。

    土属性的气息覆盖自己的身子,木属性的气息在身上发芽凝结成一副木铠,火属性的气息聚集在身子上面增加进攻的威力,而很黑水此时却没有动用,毕竟黑水对付一般实力比我弱的人很管用,但对付强大的人却显得有些无力了,但眼前的这生物就算碰到也没多大的用处吧。

    武装起了自己之后也是朝着它冲了出去,尽管现在的身子上覆盖这多的东西,但面对眼前的那东西还是没多少把握的,毕竟那样的实力之下一切都显得很是薄弱。

    现在可以说是我自古以来最强的时候,把该用的都用上,差的也就时一把武器了,不过心纯现在已经受损,而那冰刃又没什么用出,没有趁手武器也发挥不出最大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