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分化区别那么严重,看着是这里面的食金兽和外面的食金兽的样子,那里面的存在的东西肯定就是掌握这里的管理大权的存在了。

    那狐媚走之前跟我交代要我杀的食金兽头上是有闪着光亮金属的食金兽,但并没有其它的食金兽是否有她们所需要兽丹的样子,不过狐媚她们应该也都没真正的看过这里的东西,要不然给我的描述就不会那么模糊了。

    看着这里十几头的东西,之前其中的那一头就给了我很大的压力,现在就更别说这里的这么多奇特食金兽了,而且要在这里动手的啊,一不小心被发现了那迎来的就是十几头的食金兽。

    看着这一堆的东西,目前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它们逐个离开了,再去击杀那单个的,所以现在不管怎么样还都是先回复自己身子里面的灵气比较重要。

    看着它们一个个都在哪里吃着东西我也不敢打草惊蛇,自己窝在这么个小地方也是不停的恢复着灵气,不过先在随着阶段的增多,这回复起灵气也是得越来越多了,毕竟现在的灵气种子可是之前的好几倍不止。

    这些的家伙就像是根本吃不饱的样子,一直都在哪里进食个不停,不过看着这幅的场面,食金兽食金兽,叫做食金兽果然很对。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为何感觉它们这自身的变化跟它们吃的些金属有很大的关系,毕竟看着那些食金兽所吃的东西,几乎都是一类的食金兽吃着相同的东西,而另一类吃着另一种的金属,看来这里的金属并不平常啊。

    在这里边看着它们也是边恢复着灵气,这一转眼都不知道几个时辰的时间过去,这些的食金兽也没说丝毫要离开这里的样子,似乎它们的生活除了吃就是吃。

    它们不动我也不能随意的出手,毕竟这一个弄不好迎来的可就是这一堆食金兽的进攻,先不说其它的那两种食金兽,光是那种头上能射出能量的食金兽就不是我能应付的了的,要说一个行了,但这几个根本挡不住它们的攻击。

    一晃在这里的时间都不知多去了多少,身上的食物都让我吃下去了很多,但根本看不到这里的食金兽有动弹的模样,等有的时候终于不吃了,这趴在这金属堆上面就呼呼睡起了觉,一点都不带离开这里的样子。

    在这里盯着它们不知多长的时间,耐心终于是被它们给磨得一点都不剩了,在这里肯定不能下手,因为一下兽丹拿不到不说,这死的还得是自己,外面的食金兽又没有兽丹,所以现在也就只能富贵险中求,朝着那最里面的洞口看去。

    身子朝着哪里慢慢移动,这里的食金兽不停的在哪里吃着也没时间注意我,这一会的时间便来到了这洞口的位置,这里和之前的外面一样,尽管这里的金属很多,但却没有一个食金兽靠近这里。

    因为这些的原因让我很容易的到达了这里,从风袋里把冰刃拿了出来开始慢慢的朝着里面走去,这里的食金兽就强的不像话,难免会想得到在这些食金兽上面的东西会是如何的强大。

    朝着这里面悄咪咪的走了一会,走过了一段黑暗的空间之后也是迎来了光亮,这瞬间出现在的白光刺的我不得不说挡住了眼睛,当一会的适应过后眼睛才接受了这股的光亮。

    入眼的是一阵刺眼的白光,可能是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久了,看到这股的白光感觉比太阳的光亮还要刺眼的厉害。

    除了这最为刺眼的白光,这里的地方就像是做梦一样的漂亮至极,这一处处的金属矿石是不断散发着各自的光亮,一股一股的光亮在聚集了无数个之后也把这边变成了一股极为漂亮的地方。

    除了这些的东西之外,那最中心的地方有着一堆的白色金属不断的冒着白光,之前刺眼的东西正是眼前这东西发出来的。

    看着那一堆的东西肯定是不平发的东西,但这东西的旁边却有着守护者存在,一条长大很大还有着双翼的龙一样的东西在那东西的旁边爬着,那东西在那一堆金属旁边也没说吃东西的样子,而且看上去也像是在守护那一堆东西的模样。

    从这出口进来之后也是慢慢朝着旁边移去,眼前的这一东西说是食金兽打死我也不信,说实话这跟我之前见到的食金兽的差距太过的大,以至于我根本认不出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这朝着旁边移动也是准备找一个好的角度去观察这地方,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要是不熟悉这地方,到时候连逃跑的方向都不知道。

    虽然不指导眼前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既然在这里肯定不会弱了,正当在这朝着前面移动的时候,一道的光线瞬间充斥了我的眼神的,在我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感觉身上剧痛,低头朝着身子上看去一个巨大的圆圈出现在了我的肚子上面,不过这圆圈的颜色却是红色。

    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这地上,躺在这里怎么也没线想到就这样的一下就把我打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我的实力已经到达了武王的层次,但这么一下也让我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睁眼朝着那大东西看去,此时的它以也是睁眼看了我一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感知到现在的状态,要是自己的阶段身子再低那么一些的话,估计现在早就有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现在还活着也是还有活着的打算。

    要控制身子里面的灵气换取木气,不过这身子一下少了几乎一半也是连这些的事情都已经办不到了,想要控制都已经没了那些的感觉。

    艰难的伸着手朝着要腰间的风袋摸去,现在动一下似乎都要动我全身的力气,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下一秒会不会活着还是两说,现在我的这状态也就是在跟时间才跑了,毕竟一下秒也许我就会离开这具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