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它的话我也是没挺下脚步继续的走,“我不需要你的帮忙我也可以找得到那食金兽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你我还都是要靠着自己的实力去拿那食金兽的兽丹,那我为什么还要去跟你合作”。

    听着我的话之外家伙也依然每有要停地意思,“先不说别的,你下来的位置应该是从我们哪里的下来的吧”,听着它的话我也是看着它,“怎么,从你们哪里下来还要留下过路费不成”说着我也是捏起了我手中的冰刃。

    虽然说我现在体内的灵气消耗了很多,但以现在的状态应对这老鼠还算是不难的,虽然这老鼠的实力不低,速度也很快,但我手中的这把武器也不是吃素的,而且要是实在不行,我风袋里面的那几大缸墨江也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我要拿出冰刃的样子这老师也是往后退了几步,看得出它还是有些惧怕我的实力的,毕竟我一个人能冲进那么多的食金兽堆里面杀了它们的头头还能出来,肯定不会这点的伤势就没了手段。

    “不是,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哪里的通道很是复杂对不对,哪里要是没有我们的同类领头要找到你回去的路是想都不要想,你想想到时候你就算一个人拿到了那食金兽的兽丹,但你要该怎么回去呢,没有我们领路你连回去都回去,所以就不再考虑考虑吗”。

    看着那老鼠的样子也是让我更加的气愤,虽然我不知道回去的路,但就这么想他它妥协还不如杀了我。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没有找到回去的路方法,我既然有办法找到那些的食金兽,那么要找到回去的路也难不到我,而且也并不需要你的帮忙”说着我也是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我这次再走那老鼠并没有追上,看样子应该也是放弃了吧,虽然说这回去还真是的个困难,但要好好的找起来应该也并不算是个难事。

    在这走了一会来到了另一个的洞口我也是钻了进去,从风袋里面拿出了几块发亮的石头放在了我当然四周,再次的拿出一些的食物也是大肆的咀嚼了起来,既然没有好的恢复灵气的手段,也就边吃东西边往回补了。

    吃饱了之后拿出个毯子也是在这里眯了起来,像是这种的地方根本不敢真正的睡去,现在也就只是让自己的身子放松休息罢了。

    在这里待了不知多长的时间,在灵气慢慢恢复的同时自己的身子也是朝着好的方面不断的调整,不过在这时候却是感觉着什么东西在朝着我逼近。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也是在这里继续的撞谁,不过体内的灵气也是朝着是五行轮盘注入了进去,一股股的土气停留到了我得身子里面,这是为了应对不急而不让自己受到更大的伤势。

    随着它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握起了手中的冰刃直接朝着它砍了过去,不过这东西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虽然我认为这一下的速度很快,不过还是被它给躲掉了。

    为了应对这靠近过来的家伙,我可是早就做好了防范,挥舞着冰刃再次朝着它追了过去。

    虽然说我的速度跟不上眼前的那东西,但其它的东西却可以,控制着地下的木气瞬间窜了上去,在哪东西退后的时候也是直接绑到了它的身子之上。

    这一下是它并没想到的,趁着这机会我也是握着冰刃迎了上去,虽然这冰刃在没往上滴血的时候并没有那种的效果,不过紧靠这锋利程度就不是一般的金品武器可以与之相比的。

    就在我的冰刃快要砍到它的时候,一声的“少侠是我啊”也是让我的冰刃停在了眼前这生物的前面,朝着它仔细的看去,没想到是之前的那只老老鼠。

    看着它我也是双脚落到了地面上,不过在这时突然的一根木刺从地面窜了上了,直直的扎进了我前面那只老鼠热屁股上,顿时间一阵的哀嚎声不断。

    从风袋里拿出了一颗发亮的时候拿到了面前,仔细看着眼前的这家伙果然就是之前的那只老鼠。

    “我说你这时候来找我是要干嘛,来刺杀我吗”说着我也是动了动冰刃“不是,当然不是少侠,我来使是要跟你谈东西的”。

    “谈东西,你我有什么好谈的,我不需要你帮助我依然可以找到那食金兽,依然可以靠着自己去取那食金兽的兽丹,依然可以自己找到回去的路,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跟你谈条件”。

    “少侠,我知道你不需要我,但我有着能让你心动的东西”,“心动的东西?你又没有食金兽丹,你还有什么让我心动的”。

    听到我的话之后,这老家伙也是用眼神看了看我绑住它的木藤,看着它的那样子我也是松开了那些的木藤。

    再没了困住的东西之后这老鼠也是靠近着我在我的耳边说到“我把我们族最漂亮的介绍给你怎么样”。

    听着它的话,这几句话还没让我反应过来我便感觉到前面有着几个身影在靠近,等到了一定的程度靠着手中的这发光的石头我也是看到了又是几只的老鼠,不过这些的老鼠长得和那只老的或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些不一样,这些的老鼠长得比较胖,这走着走着身上的肉也是跟着在动,这些的老鼠身上看不到什么肌肉,什么强大的样子,那些的菲肉到是充满了身子。

    看着这几只老鼠我也是转头看着那只老老鼠,而它看到了我之后也是用胳膊顶了顶我“怎么样,相中了哪一个老夫去给你说到说到,等你到时候回来的时候老夫保证就可以给你们办亲事!”

    看着它的那样子我也会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直接抓住了这只的大老鼠按在地上就是一阵的乱捶,而这老家伙也是被我打的嗷嗷直叫。

    “这时候来打扰我睡觉就是来糊弄我的啊!是不是不让我你知道我的厉害就觉得我龙毅好欺负了!”,说着我也是一拳又一拳打在了它的老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