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女人与上面的那些男人不同,此时的这些女人全部都在忙着干着手中的事情,或是搬东西送东西,或是拿着锤子砸着手中的金属。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没想到哪看上去只会勾引男人的狐媚竟然还有着这样大的一个地方,这里的人足有四五十个,而且这些人不断的冶炼制造着武器,看着那样子像是工作了很久的样子。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说的果然是没错,要是在表面上看去我还以为她就是个只会靠着一身的外表去勾引人获得实力的人,虽然说这也是人家的本事,但还是会从心里面产生一些的不舒服感觉。

    狐媚带着我来的到了一个长得也是很漂亮的一个人前面跟着她交谈了一会之后那人也是看了看我,又跟狐媚交谈了几句之后狐媚看了我一眼也是示意我跟上。

    上面看着这地方只看到了其中的一部分,这地下的地方才叫是真的一个大,这么多人在这地下,再加上那么多的制造东西的材料装备,这一眼看去也看不出有丝毫小的地方,虽然不知道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是这里的学员,但在这里开这么一个东西我感觉长老他们应该还都不知道。

    跟着她们走了一会的时间也是到了一个地方,来到这之后也是看到了前面的台子上有着断着几截得武器,那就是我的灵枪。

    看着这东西我想要上前,不过被旁边吹来的一股白烟挡住了我的去路,“如果你想带着你的武器离开的话就走”说着也是再次的吸起了她手中的烟锅。

    听着她的话也是让我定在了这里,毕竟如果我现在拿着灵枪走了,那么要我自己把灵枪那可比登天还难。

    看了我一眼之后旁边领着头的那个人也是抓起了旁边的一根不知是什么的绳子,这么狠狠地一拽,瞬间这上面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属,这要砸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我前面的灵枪。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着实是给我吓坏了,这东西落下的冲击力太大,这东西起码有上千斤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小的东西能有这么大的重量,不过要这样砸在我那已经破碎的灵枪上面,估计到时候就只剩下粉末了。

    在我这冲到前面的时候,也是随着巨大的一声震击的声音让我整个人都愣在了这前面,看着前面那巨大的金属块落到那铁台上面的样子也是让我心神一震。

    答应我来修复我的武器,如今却在我的眼前砸碎了它这何尝不让我愤怒,双手捏着拳头心里的愤怒也是越积攒越高,尤其是回头看到狐媚那淡然的表情也是让我心中的怒气上升到了一个程度。

    “对自己的武器这么不了解,又不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这么好的一把武器落到你的手里这真是浪费”说着她再次的么一拉,随着那金属块上升的同时我也是看到了前面那金属台上面的样子,本是一个平面的金属台,被这么一砸之后我的灵枪直接被砸近了那金属台子里面,这一下足以见得上面这金属的力量之大,再一个,我真是低估了我灵枪的坚硬程度。

    看到了这好好的灵枪我也是才松下了捏着的拳头,这时候旁边的那个女人也是再次的张嘴说话了“这一千斤的重量再加上这下来的冲击力都无法动的了你这武器丝毫,就算是武皇阶段的力量也要用上很大的力道也才能奈何的了你这武器,但这武器的伤口明显就是瞬间被折断的,而能这么轻松折断就说明这把的武器之前就收到了很大的伤害,又或是一直不断叠加伤势而造成的,不管怎么说,你连自己的武器都不认真对待,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它的主人”说着这人也是直接朝前一步抓住了我的衣服。

    看着她的那样子,我也真的是没有任何的脾气,被她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也是让我感到很羞愧,她说的没错,可能是觉得灵枪很神奇,又或是很强大就完全没有注意过它是否也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势,说到底还都是我的错。

    “想要你的灵枪修好,就跟我来”狐媚说完了之后也是抬腿朝着旁边走去,而我眼前的这人看着我冷哼了一声之后才放我走。

    这地方真是大的不行,她领着我走的这一路都完全不在一个地方,现在领着我又朝着另一个洞口走动,我觉得要把我扔在这里非得迷路了不可。

    在这有着发亮石头的黑暗地方,再有着美女在前面领路,这一路走着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的无聊。

    一会便来到了一个几米大的一个石室当中,在这里站着两三个带我女人在这里守候着,看到我们来了之后也都低头表示这尊敬,当然这尊敬的对象没有我罢了。

    来到了这中间之后也也是看到了前面有一个井似的洞口,从这里微微朝着那下面看去,除了黑乎乎的一片其它什么都看不到。

    到了这之后狐媚也是转头跟我说到“从这里下去击杀食金兽把它的兽丹带来给我,然后我就帮你修复好你的...”,“行了,我答应了,要不我也不会跟你来这里”说着我也是走到了那井口的旁边。

    站在这里低头朝着这下面看去,真是除了漆黑别的什么都没有,足以见得这口井打得到底是有多么的深。

    “我们只是打开了大概的一定位置,至于这下面到底有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就算能不能到达有食金兽存在的地方我们更不知道,至于你去还是不去,这完全在于你”。

    听着她的话,要是在平常我肯定不不会虎头虎脑的下去这么一个地方,但现在为了救心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就她我也要去啊。

    伸手按着这井口的土地,两腿架在了这洞口里面的两侧也是撑住了我的身子,松开了双手再次撑着这下去的同道四周也是开始一步步的慢慢往下移,看着这下面的黑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