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都是一块次性吸收两颗能量珠子,而现在一次吸收三颗也是让我顿时间的身子有些难以掌控,不过这种的办法还是还是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灵气上升的。

    身子扛过了一阵的时间之后,身上的衣服也都已经被汗液给浸湿,站起来一个啷呛差点再倒在了地上,伸手扶着墙壁也才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一下吸收那么多的能量,这短时间内身子还是无法好好适应的,现在身子的虚弱就是吸收的太快而造成的,看来有些的事情也是急不得的。

    站着休息了休息,解下衣服都成了困难的一件事,重新躺回了创伤一闭眼顿时间的疲劳感也是直接充上了我的脑袋,直接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也已经到了晌午的样子,身上的虚弱感还是可想而知,不过今天必须得去找那狐媚,如果要拖到明天的话,没准连这次的机会也都消失了,毕竟在这件事上我还是有求于她的,就算他多开条件只要能救心纯我都会去抓住机会。

    站起了有些虚弱的身子,拿起了风袋重新穿上一件好的衣服我也是打开了门准备朝着那冰寒屋找去。

    这地方的大小我是知道的,看着这庞大的地方也是后悔昨天没问那冰寒屋在大概的什么位置,要不怎么说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的找。

    起初我都是找那些比较大,比较豪华的房子,毕竟以狐媚的那本事,要住到一所的豪华的房子并不难,毕竟那一身魅惑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在这里找了半天也完全没找到那冰寒屋的身影,当我想着要回去找风痕问问路得时候,却看到了一所不怎么起眼的屋子夹杂在乐乐两个大屋子的中间,抬脚走到了那下面也是看到了上面的牌匾“冰寒屋”。

    看到了这东西才算是找对了地方,不过为何这地方却是出奇了小,摇了摇脑袋也是走到了这门的前面敲了敲,没一会的功夫也是听到了有脚步声在靠近。

    抬腿往后撤了一步也是等待着这房门地打开,嘎吱的一声,眼前的大门也是朝着里面拉了进去,一个男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这人,虽不知道他和那狐媚是什么关系,但我来只是接任务的而已,张嘴也是要说明我的来意,不过还没等我张嘴他就说了句“跟我来”,然后也是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随手把门关了上也随着他朝着这里面走去,开始看着这地方还以为很小,但是到了这里面之后才发现,还真不怎么大,感觉也就和我之前待的那房子差不多,可能是由于这两边的房子较大才看出这房子的小。

    跟着他走了一会,直到到达了这院子最里面的那屋子前面才停下,这人伸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声的声音才把这门打开我们进去了。

    在外人的口中传着这狐媚很是的风流我起初还没怎么见过,不过去这一开门之后也是才算真正的看清这个女人。

    这屋子虽然从外面看没多大,但到了这里面却有些的空间,此时的这还算是不小的屋子里面有着很多的男人,大概的看了看起码有三十多个在这里打扫着卫生,又或是在最上面的那狐媚的旁边似狗一样的趴在她的旁边。

    说实话,现在的场面也就能用酒池肉林来形容了,在这之前,我以前也见过酒池肉林,什么公子仗着财多势力大,抢来了很多的女性供他玩乐,但要说真正的大还是眼前的这狐媚的范围大,而且还都是男人。

    这人带着我朝着里面走去,这一路上噎也是看到了两排的人在这旁边守候着,当走到了最前面的时候也是到了那狐媚的前面,不知为何看着是四周的那些猫一样狗一样老老实实爬在哪里的人让我的心里很是的奇怪,看着他们的眼神,除了这女人根本看不出其它的东西,能把人影响到这地步,这女人也不是一般的强大。

    到了她的眼前之后也是吸了一口的烟锅看着我说“如果想救活你的兵器的话,就跟我来”说着她也是从哪座子上面站了起来,挺拔的身高,傲人的身材一览无遗。

    随着她的一只手按在了她座子的一角上也是听到嘎吱的声音,随后也是看着她朝着那座子的后面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了之后我也是干忙的走到哪了座子的旁边,一眼便看到了座子后面的一个朝着地下二出来的地下通道。

    跟着她朝着这里面走去,一路上虽然说是黑晃晃的,不过到了咱这境界就算在这黑暗中也是能看清些东西的,不过在这里也就能看着狐媚的那身材了。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有着一副极其漂亮的脸蛋,身材也是好的不行,看着她的那身高,怎么说都有一米八几,跟我顶多差一两厘米,她穿着的是一身紫色的袍子,这下面的就从腿的上面开始分开,大长腿露在外面也是令人遐想。

    她的身高是我所见过的女人是为数不多的很高的一个,而且这身高再加上这贼好的身材,再加上她散发的那种魅惑的气质让人不陷进去都不行,就这样的女人,算是祸国殃民也不过。

    跟着她走了一会的时间,这眼前的黑暗也是慢慢的光亮了起来,不过到了这里也是听到了一声声哐当哐当的声音,听上去像是钢铁不断碰撞的声音。

    到了这也是见到了一个比狐媚低一些,但长得也是很好看的人来到了狐媚的前面,随后叫交代了几句之后这女人也是朝着我们来的方向走去。

    等着再往前走些眼前的视野才变得开阔,光亮也是才出现在了眼前。上面所看到的那些除了狐媚之外全是清一色的男人,而这里却都是清一色的女人,而且这面容身材还都是个个好的不行的女人,先不说是狐媚,我觉得光是这里的任何一个女人拿上去的话,都会引人去争夺,面容好身材好就算了,不知为何这里的人身上都是散发着魅惑的气息。